第97章 一把火烧个干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沉默似铁 书名:暗枪
    一和纱厂经理办公室内,董茂正毕恭毕敬的向坐在沙发上的南造云子,汇报着他和袁忠武的合作的具体事宜。

    南造云子满意的点点头:“你做的很好,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br />
    董茂:“谢谢廖小姐,这个袁忠武也是真够老(奸jiān)巨猾,要不是我按照您的意思,提出来先出钱买下他的货物,恐怕他还是很难相信我?!?br />
    南造云子:“那很正常,袁忠武和一和纱厂合作,自然是加倍小心。不过,这次给姓袁的下这么大的(诱yòu)饵,我就不信他不上钩!”

    董茂:“廖小姐,我是有点担心先出钱买下袁忠武的货,万一他要是中途醒悟,咱们岂不是损失巨大?”

    南造云子冷笑着:“他要是中途醒悟也已经晚了,只要这批货从他大丰纱厂运出去,他的把柄就已经牢牢抓在咱们手中,到时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们可以随心所(欲yù)的支配他,他要想保住他的这条命,就只能乖乖的把大丰纱厂献出来才行!”

    董茂:“廖小姐,既然袁忠武已经中计,咱们每天往外运货的车辆是不是也可以停止了?”

    南造云子想了想:“不行,不差这最后一天,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你能够博取他的信任,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你的经商能力,迷惑住了他。你如果是一个比松岛还要废物的笨蛋,你觉得袁忠武会放心自己和一个废物笨蛋合作投资生意吗?”

    董茂谄笑着:“是是是,廖小姐神机妙算,这次大丰纱厂必将成为您的囊中之物!以后大丰赚来的钱,都会补充到皇军的军费中去,在这件事(情qíng)上,您是首屈一指的大功臣?!?br />
    南造云子微笑着挥挥手:“去吧,让他们装车运货,这也是最后的两车货,过了今晚,就不需要再演这场戏?!?br />
    董茂:“是。我这就出去让他们装车?!?br />
    董茂来到院子里,吩咐着手下人:“老规矩,车辆要从大丰纱厂门口经过,半夜的时候,再从另一条路运回一和纱厂?!?br />
    ——同一批货,白天大张旗鼓的运出去,为的就是给袁忠武一个人看,让袁忠武对董茂的经商能力心生敬佩。夜深人静的时候,再把同一批货运回一和纱厂,两三天之后再循环一遍,造成一和纱厂兴旺繁忙的景象。

    袁忠武看着自己库存的布匹被装车运走,董茂的货款也即刻结清,他心里是既高兴又忐忑:“高先生,虽然我清空了库存,但是咱们并不知道一和纱厂到底要使用什么诡计,一旦疏忽大意,可就悔之晚矣?!?br />
    高非:“袁先生,董茂和(日rì)本人想要利用这次机会陷害您,无非是在货物中做手脚,或是在那批药品中夹带违(禁jìn)品,以此来要挟您就范。不过您放心,无论是哪一种方法,我都保证让他们绝无可能做到!”

    经过前几件事之后,袁忠武无论是对高非的为人还是他的能力,都是非常信任。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明知道眼前是一和纱厂设下的圈(套tào),还依然听从高非的建议,义无反顾的迈进这个圈(套tào)。

    满载货物的几辆卡车绕着上海市区转了一圈,最后在董茂的指挥下,开进一处僻静荒废的院子。

    院子里已经停放着一辆卡车,卡车上装载的都是南造云子从军队借来的药品,就是为了在陷害袁忠武时,证据确凿的让他无可辩驳。

    这些普通药品中,不仅夹带着大量违(禁jìn)的军需药品,在最药品的下面还藏着一箱子中正步枪,这是(日rì)军在战场上缴获的战利品,被南造云子拿来当做陷害袁忠武的筹码。

    私运违(禁jìn)药品,还藏匿枪械,这样的罪名,会让袁忠武不交出大丰纱厂,就绝无可能保住自己的(身shēn)家(性xìng)命。

    董茂又将一些违(禁jìn)药品,分别塞进袁忠武的货物中,每辆车的货物中都夹带着违(禁jìn)品。

    几个小时之后,药品的车辆和装着布匹的车辆,就会出现在上海的街头。而用不了多久,宪兵队会同侦缉队临检拦截下车辆,意料之中的搜出这些违(禁jìn)物品。

    虽然一和纱厂的董茂到时也会和袁忠武一起被抓进宪兵队,但是那不过是走表面走过场,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逼bī)bī)迫袁忠武交出大丰纱厂。

    董茂:“你们都睁大眼睛看好货物,廖小姐说了,过了今天每人立赏大洋一百块!”

    董茂急于要去大烟馆过过烟瘾,嘱咐完手下人,他自己叫上一辆黄包车,直奔大烟馆去了。

    这处废弃的院子只有一个大门口进出,三面都是院墙,院墙遮蔽着阳光让院子里显得很(阴yīn)冷,加上北风呼啸,待在院子里会让人感到彻骨的寒冷。

    一和纱厂的这些押车人员耐不住寒冷,都揣着手聚在大门垛子底下,晒着暖洋洋的太阳抽着烟扯着闲话,商量着有了赏钱该去哪儿快活快活。

    高非和尹平一路跟踪到这里,他们不知道这些货物里究竟被做了什么手脚,但是在高非的计划里,管他做的什么手脚,总之是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

    两人从墙外跳进院子里,把手中塑料桶里的汽油泼洒在货物上,最后连塑料桶都扔在车上,掏出火柴点燃满是汽油的布匹,再迅速从院墙原路跳出去,绕过这处院子,从另一条小路离开。

    “什么味道?”

    “不好!着火了!”

    “快救火!”

    “没有水,怎么救火!”

    火势借着风势,再加上汽油的助燃,几辆??康暮芙目ǔ岛芸毂淮蠡鹜滩?,最后汽车都在熊熊大火中燃烧着,面对这样的大火不要说没有水源,就是水龙队来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等到过足了烟瘾的董茂回来的时候,他彻底傻了眼,所有的货物都化为灰烬,就连几辆卡车都烧得只剩下一副空架子。

    这就是高非敢向袁忠武保证,大丰纱厂不会受到损害的原因。

    不管一和纱厂用什么(阴yīn)谋诡计,高非都已经想好了这个对策,只需要一把大火,把这些货物烧个干净,什么(阴yīn)谋诡计都会成为无用之功!

重要声明:小说《暗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