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乔番外【二】先把你上个月的‘工资’上交了

    容乔番外【二】先把你上个月的‘工资’上交了

    中秋节前一天,乔佳人补习班放了两天假。

    中秋节当天,容城下班回来的时候,乔佳人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去阜大接容天硕回来吃饭。

    之前容城送容天硕来学校过一次,所以他直接把车开到他们宿舍楼下,只是还没等他给容天硕打电话,就看到宿舍楼下,一个男生就抱着一个女生在接吻。

    因为是傍晚,宿舍门口的人不太多,视线也不太好。

    降下车窗,容城歪着头朝男生看了一眼,认出来是谁后,忍不住抿着唇笑了笑。

    他拿起烟盒坐在那抽起了烟,也不急着下车了。

    在车里一连抽了两根烟1;148471591054062,宿舍门口的那一男一女依旧黏在一起说话没有分开的意思。

    这时,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通电话,那边传来乔佳人的声音问道:“回来了吗?”

    容城捻灭手中的烟,咳嗽了一声:“还在路上?!?br />
    “晚饭快要准备好了,你们路上开车小心?!?br />
    “嗯?!?br />
    挂断电话,容城再抬头看过去的时候,宿舍门口的两人已经分开,女孩要走,男孩绷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滴滴——

    容城摁了两声喇叭,正在‘闹别扭’的两人同时回头看了过来。

    天色虽然已经越来越暗,但容天硕还是一眼就看到自己叔叔的车牌号了。

    容天硕像是被揪住了小辫子,有些心虚的看了眼前面的女生,然后走过去,拉着女生的手一同朝容城的车走了过去。

    容城也推开车门下了车。

    容天硕牵着女生的手走过来,有些别扭的叫了声叔叔。

    被他牵着的女生看着容城的脸愣了一下,然后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跟着容天硕叫了声叔叔。

    容城扫视了女生一眼,那女生个头不算低,168左右,站在容天硕(身shēn)旁,到他嘴巴左右的位置。

    女生脸蛋微圆,长相清秀,脾气看着也很好的样子。

    被容天硕牵着手,她有些害羞的想要抽出来,却又被后者紧紧的攥住。

    “叔叔你怎么来了?”

    “今天八月十五,你姐让我接你回去吃饭,学校放假了吗?”

    “放了,我晚上跟同学有约会,不回去吃饭了,你跟我姐还有(奶nǎi)(奶nǎi)他们说一声?!?br />
    说着,容天硕用余光忍不住瞥了眼(身shēn)旁的女生。

    容城将两人的小动作收进眼底,不动声色的说道:“什么同学?集体聚会吗?”

    容天硕支支吾吾的说:“就是……不是集……叔叔你就别问了,我明天上午回去,我们明天还有一天的休息,后天才上课?!?br />
    容城没有回答他,直接问道:“刚刚看你们在那边聊天,不跟叔叔介绍介绍吗?”

    听到他的话,容天硕跟女生都明白,容城估计把两人刚才的动作都看到了。

    女生更加害羞,头低的更厉害了。

    容天硕也有点不好意思,他摸了摸后脑勺哈哈笑了两声,笑完之后倒放的开了,大大方方的揽着女生的肩膀介绍道:“我女朋友,叫杜唯?!?br />
    说完,他又低头向女生介绍:“这位是我叔叔,我爸爸的亲弟弟,叔叔脾气很好,别害怕?!?br />
    女生腼腆的点了点头,似乎还有点拘谨。

    容城若有所思的看了女生一眼,抿着唇笑了笑:“今天晚上你们两个吃饭?”

    容天硕嗯了一声。

    容城微微颔首:“上车吧?!?br />
    容天硕愣了一下:“上车?”

    “与其在外面吃,不如回家吃,你(奶nǎi)(奶nǎi)跟你姐姐已经准备好晚饭了?!?br />
    “我明天回去,今天……”

    “今天中秋节,你明天回去还做什么?”

    “可是我走了,杜唯怎么办……”

    余音未落下,叫杜唯的女生就红着脸拉着他的胳膊轻声说道:“容天硕,你跟叔叔回去吧,我室友今天也要聚餐,我跟她们一起去吃饭……”

    容天硕一脸固执的搂住她的肩膀:“不行,今天你必须跟着我,刚才我们都说好了?!?br />
    这时,容城说道:“一起回去,上车吧?!?br />
    “???”

    “你(奶nǎi)(奶nǎi)好久没见你了,很想你,正好带着女朋友一起回去?!?br />
    容天硕愣怔住,反应过来后,随即兴奋的低头看着怀里的女生:“杜唯,我们去我家吃饭!我(奶nǎi)(奶nǎi)做的饭很好吃!”

    杜唯当即摇头拒绝:“不行,我不用了,你们回去吧,晚上我还有事……”

    “明天再做,今天跟我回去,我(奶nǎi)(奶nǎi)他们一定会很喜欢你?!?br />
    “容天硕,你……你别拉我,我真的不去……”

    “你刚才答应我今晚要陪着我的,难道说话不算话了?”

    “可是,可是那也不能……”

    不等杜唯说完话,容天硕就半拉半推的把她推进了后座。

    容天硕(性xìng)格本就(挺tǐng)阳光,尽管苏惠芸去世后,他一夜之间变的成熟了点,但骨子里的(性xìng)格还是没有变。

    一路上,他不停的找杜唯说话。

    杜唯应该是对他强迫她去家里的事(情qíng)有些生气,但碍于容城在,没敢真闹脾气,坐在那板着小脸看向车窗外。

    到了军区大院,下车的时候,容天硕故意不管她,一副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的样子,先开了车门下去了。

    杜唯红着小脸抿了抿唇,下了车,小跑着追上他,主动抓住他的手,羞羞怯怯的跟在他(身shēn)边朝院子里走。

    天色已经黑下来,容家院子里灯火通明。

    听到车响,乔骞越已经趿拉着小拖鞋飞奔出来,手里捧着一块月饼。

    “爸爸!”

    容城弯腰一把将儿子抱在了怀里,问道:“妈妈做好饭了吗?”

    乔骞越点点头,捧着手里的月饼啃了一口:“妈妈说要等你跟大伯还有舅舅回来才能吃饭,让我先吃这个?!?br />
    他伸着手里的月饼给容城看,一小块月饼啃的像小老鼠啃的。

    容城温柔的笑了笑,摸了摸儿子的头问:“大伯还没下班吗?”

    乔骞越一板一眼的点点头:“嗯,大伯刚刚打电话说,有点事(情qíng)要晚点回来?!?br />
    容城笑出声:“你还懂这么多,知道大伯有点事?!?br />
    乔骞越咧着小嘴笑的开心:“妈妈给(奶nǎi)(奶nǎi)说的时候,我听到的!”

    (身shēn)后,听着容城跟乔骞越的对话声,杜唯有些羡慕的望着父子两人的背影。

    这时,容天硕反握住她的手说道:“我家里人都很好的,我爸爸的脾气可能有点古板,你等会儿只要跟他正常打招呼就行了,他不会为难你?!?br />
    杜唯瘪着嘴小声抱怨道:“我什么都没有准备,你就让我过来,我等会儿见了你(奶nǎi)(奶nǎi)他们怎么说话啊?!?br />
    容天硕笑道:“那你等会儿只管吃饭就行了,我来说?!?br />
    杜唯还是有点害怕,“我等会儿要是说错话,你一定要提醒我,不然我再也不跟你好了?!?br />
    容天硕眼睛里像是抹了蜜,点头保证:“放心,有我在呢!”

    ……

    乔骞越跑出去后,乔佳人就知道是容城他们回来了,已经张罗着帮容老太太朝餐桌上端菜。

    当看到容城(身shēn)后跟着的两个人后,乔佳人愣了一下。

    容城走过去放下乔骞越,伸手接过她手中的盘子放到餐桌上,问道:“妈呢?”

    “在厨房盛饭?!彼低?,乔佳人戳了戳他问:“那个女孩子是谁?天硕的女朋友吗?”

    容城点点头:“应该是?!?br />
    说话间,容天硕已经带着杜唯走到乔佳人面前,高兴的叫了声“姐”,然后向她介绍杜唯。

    杜唯跟着容天硕叫了声‘姐姐’,但还是不敢正眼看乔佳人。

    苏惠芸去世后,乔佳人除了孩子和容城外,几乎把所有的关(爱ài)都给了容天硕这个弟弟。

    虽然是同母异父,但终归有血缘关系,那根藤蔓一样的纽带,让她心里多少有点安慰,这个弟弟是自己的亲人。

    听到容天硕的介绍后,她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女生一遍,然后和善的笑了笑跟她打招呼,让两人坐下吃饭。

    容天硕带着女朋友回来,最为高兴的,要数容老太太。

    吃饭的时候,容老太太拉着杜唯坐在了自己(身shēn)边,不停的帮她夹菜。

    杜唯(性xìng)格柔弱,对容老太太的(热rè)(情qíng)有些拘谨。

    饭快吃到一般的时候,容英鹏回来了。

    看到容英鹏,容天硕兴奋的气势明显弱了下去。

    他恭恭敬敬的叫了声‘爸爸’,一听到他的称呼,杜唯也忙站起(身shēn),主动叫了声‘叔叔’。

    容英鹏目光沉稳,面上看不出一点波澜的朝她看了一眼。

    尽管已经离开部队,但他的眼神,依旧给人一种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在苏惠芸去世后,变得更甚。

    杜唯被他看的立刻低下了头,容天硕忙跟着站起(身shēn),解释道:“爸,这是我女朋友,叫杜唯,叔叔今天去学校接我,让杜唯也来家里吃饭了?!?br />
    容英鹏嗯了一声,收回目光并没有再表示什么。

    阿姨又添了副碗筷过来,容城让阿姨取了酒,兄弟两人一起喝了两杯。

    兄弟两人自然而然的聊起了工作上的事(情qíng),容老太太偶尔插几句嘴,说完工作的事(情qíng),容英鹏目光一转,看向一旁的杜唯,问道:“家是哪里的?”

    杜唯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自己,顿时有些紧张和局促的说道:“首都的?!?br />
    容英鹏继续问道:“父母(身shēn)体还好吗?”

    提到父母,杜唯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容天硕接道:“爸,杜唯是孤儿,被养父母领养的?!?br />
    听到容天硕的话,一旁的乔佳人下意识抬头看了过去。

    容英鹏倒没有抬头,也没理容天硕的话,继续问了句:“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这个问题,让杜唯有些不舒服,没等她开口,容英鹏就又说了句:“不想回答就不回答?!?br />
    “杜先民?!?br />
    “……”

    “……”

    听到杜唯的话,不但容英鹏,连一旁的容老太太,面容也僵了一下。

    杜唯本就心思敏感,看到容英鹏脸上微妙的表(情qíng)变化,立刻就察觉到有哪里不对。

    不等她想完,容英鹏就又恢复之前的神色,说了句:“吃饭吧?!?br />
    ————

    吃过晚饭,杜唯没回学校,就在容家住下。

    容城洗完澡出来,看到乔佳人正躺在(床chuáng)上逗两个小家伙玩。

    她(身shēn)上穿着的浅粉色的睡裙,白皙的双腿搁在被子上有节奏的动作,圆润的脚趾头随之动着。

    尽管乔佳人已经二十七岁,但不管是脸还是(身shēn)材,看着还像是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学生一般。

    容城胡乱朝头上擦了两下,把毛巾扔在一旁后,就贴着她躺了下去,搂住她在她脖颈里亲了起来。

    乔佳人怕痒的缩了缩脖子,摊躺在那伸手推开他的头:“痒……”

    容城在她脖子里吸了个小草莓才抬起头,看着两个精神抖擞的孩子,他问道:“怎么不让保姆把孩子抱回婴儿房?”

    乔佳人碰了碰女儿的脸颊:“晚会儿再送过去,他们还不困?!?br />
    “你老公困了?!彼屯吩谒臣涨琢艘幌拢骸鞍押⒆铀突胤考?,咱们睡觉?!?br />
    因为上了补习班,乔佳人几乎白天就没回来过,晚上回来后也就哄着孩子一会儿,就要做作业。

    难得明天不用上课,乔佳人格外的想看看两个孩子。

    “你躺那边先睡,等他们睡着,我抱他们回房?!?br />
    “灯光这么亮,我睡不着?!?br />
    “……那我带孩子去婴儿房?!?br />
    容城拉住她:“你陪他们,谁来陪我?”

    乔佳人嘴角撇了撇:“你今年几岁了还要我陪?”

    容城脸皮颇厚的说:“八岁?!?br />
    乔佳人嗯了一声:“八岁了,都不尿(床chuáng)了,可以自己睡了?!?br />
    容城伸手将她摁在了(身shēn)下,握着她两只手压在头顶,低头堵住了她的嘴唇。

    自从上了补习班之后,乔佳人的生活就被学习填满。

    再加上容城的工作也忙,夫妻两人已经好久都没有(性xìng)生活。

    被他掀着衣服,在(胸xiōng)口刚亲了没几下,乔佳人就有了感觉,下(身shēn)一股一股的出着水,内裤有了湿意。

    容城的呼吸也渐渐变得粗重了,下(身shēn)的凸起有技巧的紧贴着她的私密处研磨着。

    “啊~”

    乔佳人轻声叫出声,随即就想到(身shēn)边还躺着两个孩子,她又立刻咬紧下唇憋了回去。

    容城抬头在她嘴唇上亲了亲,眼角带着(诱yòu)惑的笑意问道:“要不要把孩子送回去?”

    乔佳人已经来了**,可又多想陪孩子一会儿,一时有些纠结起来。

    见此,容城松开她的手,坐起(身shēn):“我去洗澡,你陪孩子玩……”

    话还未说完,腰(身shēn)就被一双白皙纤细的长腿夹住。

    容城回过头看过去,躺在(床chuáng)上的小女人面颊红润,眉眼里带着(欲yù)求不满的小火苗望着他。

    容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问:“干嘛?不是要陪孩子吗?”

    乔佳人松开一只腿,微微曲起,粉嫩圆润的脚趾头慢慢搁在了他的火(热rè)处——

    “哦……”

    一声男人的低喘省传来,容城一把抓住了那只脚的脚腕。

    看着他动(情qíng),乔佳人忍不住抿着唇笑了出来,反倒不急了,脚趾头活动着撩拨他。

    “小妖精——!”

    容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道:“刚刚不还说要陪孩子吗?怎么,现在舍不得了?”

    乔佳人撑着(身shēn)子坐起(身shēn),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又躺了下去:“先把你上个月的‘工资’上交了?!?br />
    听到她的话,容城呼吸一紧,低头堵住了她的嘴唇。

    半天后,拱起(身shēn)子坐起(身shēn),托着她的(屁pì)股抱着她下了(床chuáng),径直的朝卫生间走去。

    ————

    作者的话:记忆力越来越不好了,上次写完容乔的番外的时候,脑海里面有个完整的大纲,结果过了这么久,全忘了,好死不死的是,哪个大纲都记笔记了,就这个没记,这几天怎么整理都不行。

    因为是重新构思的,所以这章写的不完整,下次更新还是容乔的番外。

重要声明:小说《且以深情共白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