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被拍卖的神秘女人

    第二百四十九章:被拍卖的神秘女人

    他转过走到程一念(身shēn)边,摊了摊手道:“鉴定完毕,两(情qíng)相悦,谁也不能做棒打鸳鸯的事?!彼婧笏沉艘谎坌就穆杪?,“谁敢动我儿媳妇,我就动她全家!”

    ……

    “我说你这人还讲不讲理?”

    程一念拉过芯童的妈妈,悄声道:“他脑子不太好使,有精神病史,一般不讲理,不如我们这样吧……”

    半分钟后,两个女人达成了协议。

    “芯童,既然你喜欢这个小家伙,那妈妈也不说什么了,不过还是要好好上学,谈恋(爱ài)不能耽误学习!”

    芯童点点头,“嗯,我知道?!?br />
    翔少爷朝他妈(咪mī)投去一个万分感激甘愿做牛做马的表(情qíng)。

    她叹了口气,真的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算不算祸害祖国未成年花朵,别的不说,就是她这个儿子太早成熟了……

    解决完他们两个事,芯童妈妈领着芯童回家了,她领着翔少爷也准备回家,忽然(身shēn)后传来一声怒吼。

    “程一念!你刚刚说谁有精神病史?”

    ……

    母子俩逃似的回家了。――

    三天后。

    今天是柏林斯顿一年一度的拍卖大会。

    在秦厉钟苦苦哀求下,程一念终于说服秦竞饶让云浩做了秦氏的副总裁,没想到刚刚坐上副总裁的云浩就不安分,第一天就搞了一个裁减人员,第二天就以一个亿买下了一块废地皮,理由就是看走眼了,到了今天,通知了财务部,务必把今年拍卖的产品拍到手。

    办公室里,叹息声不曾停歇。

    秦竞饶不悦的皱着剑眉,“你们是死了爹还是死了妈?”

    “饶,他这么做明显的是想弄垮秦氏,你打算就这么眼睁睁看着?”

    “秦氏垮不垮关我(屁pì)事?”

    “好,就算你不是总裁了,你总要为你的女人考虑考虑吧?你不想让念念不好过吧?”

    “谁让我女人不好过我就让他不好过!”

    ……

    程一念敛了敛眸子道:“柏林斯顿今年拍卖的是什么东西?”

    “反正不会再是个女人了!再是女人我就踹死桑茶德那个老东西!”他瞪了程一念一眼,瞪得她有些莫名其妙。

    “唉,据我所知,柏林斯顿今年拍卖的东西是极品中的极品,如果那个家伙对这个东西势在必得,秦氏绝对能被掏空?!?br />
    要知道,能够出现在拍卖大会上的人,要么是有头有脸的人,要么就是隐形富豪,想当年他用来买下念念的钱都是从黑霆国际取出来的,秦氏当时根本没有那么多钱让他拿出来挥霍。

    她皱着眉道:“有没有可能让拍卖方把东西换掉,换成一个比较能接受的东西?”

    伊藤宥摇摇头,“这件事就算黑霆国际出面也不行,这是规则,一个已经不是人能决定的规则了,没人能打破这个规则?!?br />
    她敛下眸子,淡漠的眸子不知道在考虑什么,下一秒抬起眸子看向伊藤宥,“如果把整个秦氏掏空,还会有人继续跟吗?”

    “这个不好说,秦氏的底总有人猜的**不离十,如果他们想看着秦氏破产,自然就不会再跟了?!?br />
    听到他的话,她笑了笑。

    “我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br />
    “什么办法?”

    她笑道:“秘密,不过在此之前,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为美女……兄弟媳妇服务,求之不得?!痹谇鼐喝纳比说哪抗庀?,他扭着嗓子改口。

    “现在放消息出去,秦氏新任副总裁要在拍卖会上弄垮秦氏?!?br />
    伊藤宥狐疑的看着她道:“念念,我怎么觉得你有(阴yīn)谋呢?”

    她没再说话,看着秦竞饶朝他勾了勾嘴角,那似笑非笑的弧度让他忍不住挑了挑剑眉。

    这个女人在算计他?

    他总觉得这个女人失忆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着实的有心计有算计!

    三个小时后。

    一年一度的柏林顿拍卖会马上开始了。

    秦竞饶和伊藤宥坐在最后面,到现在都没发现程一念的(身shēn)影。

    “饶,念念跑去哪了?”

    “你问我呢?我他妈的问谁??!”

    这个该死的女人!三个小时前说上厕所,上了三个小时了还没见人影!就是掉进粪池子里也该爬出来了吧?

    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柏林顿的拍卖会和其它会场不一样,一年一次,一次只拍卖一件东西,所拍卖的东西绝对是极品。

    这时候云浩走了过来。

    他(身shēn)穿着一(身shēn)黑色西装,眉目硬朗,乍一看起来确实和秦竞饶的眉峰有些相似。

    他四周看了看,笑着道:“哥,嫂子呢?她现在可是秦氏的总裁,她不出面,今天可就是我说了算了?!?br />
    他目光深沉,看也没看他一眼,云浩冷冷笑着,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坐到了秦竞饶前面的位置上。

    伊藤宥挑了挑眉,无奈的耸了耸肩,这个家伙是自己找死吗?难道没感觉到(身shēn)后一阵阵的冷风扫过吗?

    拍卖台上,拍卖官拿着话筒走上了台。

    “欢迎大家来参加一年一度的拍卖大会,大家猜猜看今年拍卖的是什么东西呢?猜对了有额外的奖励?!?br />
    听到有奖励,好玩的人来了兴致,台下一阵沸腾的讨论声。

    “我猜是一件器具?!?br />
    “我猜是名画?!?br />
    “我觉得可能是甲骨?!?br />
    ……

    听着台下讨论的声音,某个人皱着剑眉,眉宇间夹着一丝无法忍耐的不耐烦,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有点莫名奇妙的心烦,看什么都不顺眼!总觉得有点什么事(情qíng)要发生。

    “少他妈的废话!赶紧开始!”

    台下一声怒吼,台上的拍卖官看到是秦竞饶后,拿着话筒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我们话不多说,我宣布,拍卖会正式开始,下面由我们埃利斯尔董事长为我们揭晓今年拍卖的东西,有请董事长上台!”

    和往常一样,拍卖的东西藏在红色帷幕下,穿着会西装白衬衫的埃利斯尔董事长亲自拉开帷幕。

    “让我们倒数,三、二、一?!?br />
    红色帷幕被拉下,随着帷幕落到地上,所有人看到拍卖的物品后,都倒吸了一口气,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台上。

    秦竞饶看着台上,深邃的眸子如鹰一般盯着台上,眸色不断暗沉,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里夹着一丝熊熊燃烧的火焰。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总裁溺宠天价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