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夜闯青龙山庄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鱼语雨 书名:侠义清天
    两人吃东西喝酒,眼睛注意着酒铺来往的客人,因为指不定会有青帮的人来采购酒。

    但是客人来来往往,进进出出几波,都不过是一些普通的食客。

    待得(日rì)落,客人皆散去,酒铺老板对冯天玉和时敬迁道:“两位客官,不好意思,小店要打烊?!?br />
    冯天玉叹气道:“看来我们被那店小二骗了?!?br />
    两人便要走,但是却被酒铺老板拦住,问:“二位还没有给钱呢?!?br />
    冯天玉看向时敬迁。

    时敬迁两手一摊,道:“我也没钱了,全都给了那店小二了?!?br />
    冯天玉亦道:“我也没钱,怎么办?”

    酒铺老板道:“原来你们两个想吃霸王餐?!?br />
    冯天玉道:“老板不必着急,我们留下给你干活抵账便是?!?br />
    酒铺老板道:“也好,正巧我刚需要人手,你们两个就留下干活好了?!?br />
    冯天玉道:“不知有什么活要做?”

    酒铺老板道:“你们跟我来?!?br />
    跟着老板来到酒铺里的酒窖,只见有酒层层叠叠摆放了上千坛,整间酒窖散发着浓郁的酒香,令人闻后酒兴大起。

    时敬迁((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嘴唇,笑道:“老板该不会是让我们把酒窖里的酒喝光吧?!?br />
    酒铺老板道:“想得倒美,我是让你们把这些酒搬到外面湖上的船去?!?br />
    冯天玉道:“不知老板这是打算把酒送到哪里?”

    酒铺老板道:“莫要问,你们照办便是?!?br />
    冯天玉和时敬迁互视一眼,他们猜想也许这些酒会是送去青龙山庄。

    两人将酒搬至湖上一条(床chuáng)上,好一会儿功夫才将船装满。

    酒铺老板很是满意,笑道:“看不出你们力气倒不小,这次便算还了酒菜钱,下次吃饭可要记得带钱?!?br />
    冯天玉道:“我们不过搬几坛酒,难道老板就算我们尝还了酒菜钱不成?!?br />
    酒铺老板道:“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冯天玉道:“老板不是要送酒,不知我们二人是否有可以帮忙的地方?”

    酒铺老板暗想感(情qíng)遇到两个傻子,打算替他白干活,心里自然是乐意,当下笑道:“好,你们要既然要帮忙,那倒是最好不过,就让你们跟我走一趟好了?!?br />
    解了缆绳上了船,冯天玉和时敬迁手持撑杆往西划去。

    行了两里,按照酒铺老板指示进入一条小溪,又往前行了十里。

    此时夜已黑,有月光洒下,冯天玉和时敬迁依稀可以看到前方不远处灯火通明,似有人家。

    待到再近些,又可清晰看到有水闸出现在眼前。

    酒铺老板急忙拿起大红灯笼摇了三下。

    但听吱呀声响,水门打开,从里面划出一艘船来。

    船上依稀可见有几个大汉,手持亮晃晃大刀,待到靠前,船头上的一个大汉道:“刘老头,这两个人是谁?”

    想来酒铺老板就是他口中刘老头,但听刘老头道:“虎爷,这两个人是白天在酒铺里喝酒没钱,所以我让他们俩帮我干活抵酒菜钱?!?br />
    “原来是两个吃霸王餐的,竟敢吃饭不给钱,我看我替你将他们一刀砍了算了?!?br />
    刘老头闻言急道:“不必,他们已经干活抵账,不必要了他们的(性xìng)命?!?br />
    “看在你求饶的份上,就饶了他们的命,快让他们把酒搬上船来?!?br />
    刘老头道:“你们还不快将酒搬到虎爷船上去?!?br />
    冯天玉和时敬迁又将酒搬到另一只船上。

    那叫虎爷的大汉看着笑道:“想不到腿脚还(挺tǐng)利索?!?br />
    冯天玉和时敬迁是习武之人,搬一船的酒倒是不费力,很快便将酒搬完,但是为了不让人怀疑,还是装出气喘吁吁的模样。

    船上几个大汉看后笑起来。

    “累死你们两个人,让你们吃饭没钱?!?br />
    与刘老头告辞后,那几个大汉便将装满酒的船划进水门,很快水闸合上。

    冯天玉和时敬迁调转船头往回划去。

    划至半路,冯天玉不(禁jìn)问道:“老板,方才是给谁送酒,那么神秘?!?br />
    刘老头道:“你们可听说过青帮?”

    “青帮!”冯天玉和时敬迁齐声道。

    刘老头得意笑道:“怎么样?害怕了吧!那就是青帮总坛青龙寨?!?br />
    冯天玉道:“原来如此?!?br />
    将船划回到西湖岸边,冯天玉和时敬迁辞了刘老头,在西湖边游了一圈,寻得一船,便按照方才所划的路线,来到离青龙寨水闸不远处。

    将船划靠岸,冯天玉和时敬迁二人潜入水中,缓缓靠近水门,然后从水门往上爬去。

    门上有几个岗哨,冯天玉和时敬迁翻(身shēn)而上出手将他们制住,然后从梯子下到了地面。

    从寨楼上已可看到不远处山上有一座山庄,房屋灯火通明,当下二人便朝着山上奔去。

    来到院墙下,二人翻(身shēn)入内,潜入黑暗角落,并沿着昏暗处潜行。

    庄主甚大,何况两人不知道各派掌门被关押在何处,摸索一阵,竟是一无所获。

    冯天玉道:“这样找下去只怕天亮都没有找到,还是去抓个人来问问才行?!?br />
    正说话间,忽有一队大汉在院子行走,冯天玉和时敬迁急蹲下。

    待那队大汉走远,二人蹑手蹑脚,鬼魅般跟在(身shēn)后,捂住最后一个大汉的嘴,将他揪到假山暗处。

    待那些大汉走远,冯天玉看着满脸惊骇的大汉,松开了捂住他嘴巴的手,但已夺下他的刀,并掐住他脖子。

    “少侠饶命?!贝蠛壕徘笕?。

    冯天玉冷笑道:“想活命可以,你回答我的一个问题?!?br />
    那大汉道:“少侠尽管问,我知无不言?!?br />
    冯天玉道:“告诉我,各派掌门被关在哪?”

    “各派掌门,什么各派掌门?”那大汉一脸疑惑。

    冯天玉道:“就是这几天刚被你们关进来的那些的人?!?br />
    那大汉摇头不知。

    “真的不知?”

    “我不过庄里的护卫,实在不知道?”

    冯天玉无奈:“那关押人的房间在那?”

    这大汉倒是知道:“从这里左拐右拐左拐右拐便是?!?br />
    冯天玉记下,在他后脑勺一击,将他击晕在地,和时敬迁顺着方才大汉所言来到一个山洞外。

    洞外有几个大汉守着,两人将他们击晕过去,钻进洞里,但见洞里牢房关满了人。

    他二人将牢房都瞧了个遍,但是没有发现各派掌门。

    扑了个空难免失望,但他们不(禁jìn)把注意力放在牢房里的人(身shēn)上。

    时敬迁看了他们,奇道:“怎么有那么多人被关在此?”

    冯天玉摇了摇头,他也不得而知。

    牢房里的人看到他二人,面露奇异之色。

    冯天玉忍不住去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牢房里的人诧异,但是默不作声。

    看牢里人冷漠,双眼呆滞无神,冯天玉无奈,和时敬迁出了牢房,因为他们知道不能久待,若是被发现,只怕他们的下场也和那些人一样。

    出了洞,躲到一暗处,时敬迁道:“难道就这么算了?”

    冯天玉道:“也许我们被骗了,还是快些离去再做打算?!?br />
    时敬迁道:“要走你先走,我可不想两手空空离去,为到这里可是花了十几两银子,时敬迁可没做过亏本买卖?!?br />
    冯天玉道:“那你想怎么样?”

    时敬迁道:“自然是有几件东西再走?!?br />
    冯天玉道:“你知道哪里有值钱的东西?”

    时敬迁道:“到青龙帮金库,想来不少,随便几件足够几个月花销了?!?br />
    冯天玉笑道:“那你又知道那金库在哪里?”

    这时忽的听到不远处的房间有嬉笑声。

    时敬迁道:“问不就知道了?!?br />
    他二人贴着门窗细听,只觉声音熟悉,是方才接酒的虎爷的声音,还有女子的声音。

    两人便待闯进去,忽的有脚步声传来,二人急闪进旁边花丛中。

    只见长廊黑暗处,走出一个大汉,手端着一托盘,托盘上几盘菜。

    那大汉走到那虎爷所在的房门前,便要推门进去。

    时敬迁(身shēn)子一动,从草丛窜出,出手点了他的晕(穴xué)。接过托盘,将那大汉拖入暗角处。

    时敬迁道:“我进去打听金库在哪,你在门外把点风?!?br />
    冯天玉无奈摇了摇头:“快点,别让我等睡着?!?br />
    走到门前,敲了两下门,只听房里有人道:“进来?!?br />
    时敬迁低垂着头,推门而进。

    此时只见几个大汉正各自怀抱着一个妖娆妩媚的女子喝酒嘻戏,全然不注意时敬迁。

    时敬迁走到桌旁,摆放酒菜,便站在一旁看着。

    几个大汉初时不以为意,很快便把目光注意到时敬迁(身shēn)上。

    “你怎么还不走……”当他们把眼光放到时敬迁(身shēn)上后,虎爷奇道:“你是什么人?”

    时敬迁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只是想跟你打探些消息?!?br />
    虎爷怒道:“跟我打探消息,你瞎了眼,找死,扁他一顿?!?br />
    最后几个字是和(身shēn)边两个大汉说的,但见二人向时敬迁走去,摩拳擦掌便要出手。

    但是时敬迁没有给他们出手的机会,瞬间出手,将他们打趴在地。

    虎爷和(身shēn)边一个大汉见状,推开怀中女人,便要抢门而出,时敬迁早已出手追上去,点住二人的(穴xué)道。

    两个女子惊叫一声,亦被时敬迁点晕倒地。

    一动不动站着,虎爷问道:“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笔本辞ㄐΤ錾?,笑声尖细,令虎爷直打牙颤。

    “就是想打听点消息?!?br />
    “什么消息?”虎爷问。

    “就是你们青龙帮藏宝库在哪?!?br />
    “藏宝库!”虎爷惊呼。

    时敬迁竖指在唇边:“有人来了,别说话?!?br />
    果然,有脚步声走近,在门口停下。

    接着敲门声响起,有人道:“虎爷可在房里?”

    时敬迁早已出手捏住虎爷的脖子,只要他乱出声,便可将他脖子掐断。

    虎爷自然不敢乱作声?!拔颐钦诤染?,你们有什么事?”

    外面的人道:“我们方才听到屋里传来女子尖叫声,只道出了什么事,特来察看?!?br />
    虎爷道:“那是因为我们叫了两个姑娘作陪,你们快滚,别扰了爷们的雅兴?!?br />
    外面的人吓得直赔罪,只听脚步声响,很快便远去。

    虎爷笑道:“高人,你看我回答得怎么样?”

    “不错?!笔本辞ㄊ栈亓耸?,道:“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br />
    虎爷道:“我也不知道藏宝室在哪?!?br />
    “真的?”时敬迁直视虎爷,把虎爷看得惊慌失措。

    “真……的?!被⒁祷安?禁jìn)打起颤来。

    时敬迁心里暗自好笑。

    “你们青帮在江南搜刮那么多钱,范文程怎么会没有藏宝室?”

    虎爷笑道:“我们帮主做人谨慎,就算有手下也不得而知?!?br />
    时敬迁道:“那你们觉得会藏在哪里,说了我就放了谁?”

    虎爷旁边的大汉道:“也许在他的房间?!?br />
    虎爷道:“怎么可能,帮主屋里简朴,哪里有什么宝物,应该是在书房里?!?br />
    那大汉道:“书房里都是一堆书,哪里有宝物,肯定是藏在卧室里?!?br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时敬迁站在一旁不耐烦道:“看来你们两个没把我放在眼里?!?br />
    虎爷和大汉谄笑道:“哪里,我们怎么敢无视高人的存在?!?br />
    “那你们还不快告诉我藏宝室在何处?”

    大汉道:“不是不说,我们是真的不知道藏宝室在何处?!?br />
    时敬迁手摸了摸耳朵:“看来你们不老实,那我可就不客气了?!?br />
    “你想怎么样?”虎爷不(禁jìn)问。

    “你们两个可听说过分筋错骨手?”

    两人摇了摇头:“没听说过?!?br />
    时敬迁道:“这分筋错骨手就是用特殊手法将人的筋骨扭转错位,期间疼痛非人所能忍受,如果半小时不把筋骨挪移回原位,便会变成残废?!?br />
    虎爷和大汉再笨,也能听懂时敬迁的话,两人脸色早已吓得发白。

    “该对你们谁先动手呢?”时敬迁眼睛在两人(身shēn)上游离。

    虎爷和大汉也随着紧张。

    最后时敬迁眼光落在了那大汉(身shēn)上:“要不你先体验一下分筋错骨手?”

    大汉骇然,急道:“不行,还是让虎爷先来?!?br />
    虎爷气道:“好小子,人家高人说了让你先来,你还敢推让?!?br />
    两人这样,一推一让,时敬迁不(禁jìn)觉得不耐烦。

    “我看你们两个一起算了?!彼制氤?,抓住虎爷和大汉的手,吓得两人惊叫起来。

    时敬迁道:“我还没动手呢?!?br />
    虎爷和大汉这才知道虚惊一场,但仍害怕得牙齿发颤。

    时敬迁暗道也许他们真不知道,想了想道:“那你们可知道这青龙山庄(禁jìn)地?!?br />
    大汉闻言急道:“我说?!?br />
    时敬迁松开了大汉的手:“什么地方?”

    虎爷抢着道:“西北的那座阁楼上?!?/DIV>

重要声明:小说《侠义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