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奥利佛之书

    陈逸收回思绪,将目光落在眼前的战利品上。

    第一眼看的是那本黑色的书,正是从派恩(身shēn)上得来,那本用汽油都烧不着的书。

    他略了过去,看向另外几样。都是从山迪(身shēn)上搜到的东西。

    一个木盒,一张不知道是什么皮制成的皮卷,两块黑色的石头,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黑色金属片?;褂幸恍┙鸨乙?。

    “这是,魔石?”

    看到那两块鸡蛋大小的黑色石头的时候,他眼睛一亮,将它们拿了起来,仔细观察起来。石头形状并不规则,黑色半透明,看起来有点像是没有打磨过的水晶。

    他调动魔力之源的魔力,沿着手臂,注入到石头内。

    咚——咚——

    透过手掌的皮肤,他感觉到两块石头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跳动着。

    “果然是魔石?!彼成细∠中老仓?*****石是一种天然的魔晶石,里面蕴含着庞大但温和的魔力,可以直接被巫师吸收到体内,也可以用来布置(禁jìn)制和迷锁。

    对于巫师学徒来说,魔石是一种非常珍贵的东西,几乎被正式巫师垄断了,用金币几乎不可能买到。即使有学徒幸运地得到了,也会紧紧地捂在手里,绝不会拿出来卖掉。

    得到魔石的唯一途径,就是拿出有价值的东西,跟别人交换。

    所以,能得到这两块魔石,是相当幸运的事(情qíng)??峙律降弦彩堑美床灰?,最后便宜给了他。

    “这两块魔石,应该足够我突破到二阶学徒了?!?br />
    他心中想着,小心翼翼地将魔石收了起来。

    “不知道山迪还有没有其它好东西?!?br />
    他拿起那张皮卷,将它打开??戳艘谎?,他就判断出应该是一张航海图。而且,上面航行路线的标记,与经过区域的名称,都很熟悉。

    “难道是泰罗大陆到西岸大陆的航线图?”他心里判断着,将它重新卷起来后,收了起来。

    这种东西,现在对他没什么用处,但也许某天就能派上用场。

    最后,只剩下一个木盒。

    他戴上手(套tào),小心翼翼地将木盒打开。

    里面躺着一根透明的玻璃管。

    “看来西岸大陆的巫师,已经将玻璃发明了出来。就是不知道普及得怎么样了?!彼睦锵氲?。

    这根玻璃管有拇指粗,长约五公分,瓶(身shēn)上有明显的凹凸感。瓶口是用一种黑色的软木塞住。

    玻璃管里面,装着一种黑红色的液体,看起来很粘稠。

    他看了几眼,完全没有打开来的找算。直接把它放回到盒子里,盖上盖子。

    巫师的东西都相当危险,特别是药剂之类的,天知道他们往里面加了什么东西。

    当然,也有可能是某种珍贵的药剂或者材料。

    所以,他没有直接扔掉,而是收了起来,等以后学了药剂方面的知识后,看能不能将它辨别出来。

    从山迪(身shēn)上得到的东西,都已经处理完了。

    现在,只剩下派恩的那本黑色书册。有可能,这是他今天最大的收获。

    黑色的封面上,用上古通用文写着三个词,翻译过来是,“奥利佛之书”。

    奥利佛明显是个人名,敢用自己的名字作为书名,这显然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他伸出戴着手(套tào)的手,打开了封面。

    呜呜……

    耳边,出现了阵阵(阴yīn)风,似乎有人在跟他说话,若有若无,让人寒毛直竖。

    他手上的动作只是微微一顿,就将封面翻开了,耳边的声音也消失了。

    这只是幻觉而已。

    每个巫师,似乎都喜欢在自己的笔记或者传承之书上,留下一些(禁jìn)制,用来考验得到笔记的人。

    这个奥利佛,显然也不例外。

    只是,这种程度的幻觉,对现在的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他拿出自己制作的上古通用文字字典,对照着书里的内容,开始翻译起来。

    这本书看起来不厚,记载的内容却多得超乎想像,当他看完一页的内容,想要翻页的时候,却发现上面的文字自动消失了,随即,又有新的内容显现出来。

    毫无疑问,这本书本(身shēn),就是一件魔器。

    几个小时后,他看完页末最后一个词,将目光重新落在书的最上方的时候,发现不再有新的内容出现。

    “终于看完了?!?br />
    他放下手中的笔,揉着发胀的眉心,看着写满了字的本子,还有点不可思议。光是一页纸上的内容,他就翻译出了近十张A4纸那么大的纸张。

    这本“奥利佛之书”总共十来页。也就是说,这本薄薄的书,相当于一本一百多页厚,像A4纸那么大的书。

    “哈啊——”

    他突然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一阵强烈的困意袭来。揉了揉眼睛,顾不得看翻译出来的内容,启动戒指,穿回了地球中。

    …………

    陈逸看到,在黑暗中,一双有着竖瞳的眼睛,泛着幽幽的绿光,在凝视着他。那眼神中的(阴yīn)冷与噬血,让他感到通体发寒。

    “哼?!?br />
    他闷哼一声,猛地坐了起来,目光警惕地一扫,发现自己是在熟悉无比的租屋里,整个人才放松下来。

    “你醒了啦?!?br />
    卧室门口,傅婉贞走了过来,见他满头大汗的样子,关切地,“怎么了?”

    “没什么,做了个恶梦?!?br />
    陈逸伸手将她拉过来,让她坐在自己(身shēn)前,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晚上?!备低裾瓿橹浇?,给他擦汗,“我一进来,就看见你睡在(床chuáng)上,连鞋都没脱。睡得特别沉?!?br />
    “是啊,我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过了?!彼底?,他手往下,揽着她的腰肢,一边对着她的耳边吹气,“这几天,有没有想我?!?br />
    “别这样……”

    傅婉贞伸手挡住他的嘴,不让他作怪,说,“我要去上班了?!?br />
    “那你去吧?!背乱萘盗挡簧岬亟煽?。

    等她离开后,他脸上的神(情qíng)变得严肃起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更别说是恶梦。

    “是诅咒吗?”他想起昨天晚上,翻译“奥利佛之书”的时候,里面有不少是关于诅咒的。

    他怀疑,派恩临死前,对他施展了诅咒。

    PS:票不是很多,还有票的,请投几张,支持一下。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我有一个异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