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考验

    “老板,所有货都搬上去了?!?br />
    一个谢顶的中年男人抹着汗走到门口,对陈逸说,“按照你的要求,一千个装一麻袋,总共是一百袋。我们现在可以去过一下秤?!?br />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烟来,递过去一根。

    陈逸接过烟,说,“走吧?!?br />
    这是他临时租的仓库,位置比较偏,一来便宜,二来不会引人注目,方便把东西转移。

    这位谢顶的中年男人,是一家加工厂的老板。上一批一万五千枚银币,就是在他的加工厂铸造的。

    陈逸对上一次的合作(挺tǐng)满意,于是把这一次的订单也交给他的工厂,总共十万枚银币。

    数量太多了,陈逸只有一个人,不可能每一袋都打开来数。所以用称的。一枚银币的重量大约是三十三克,一袋一千枚,加上麻袋的重量,就是三十四公斤左右。

    过完秤,没问题了。他把余款打了过去。

    “下次如果还有这种活,一定还来关照我们?!奔庸こУ睦习?热rè)(情qíng)地跟他握手,然后带着工人,开着货车离开了。

    陈逸把仓库门拉上,开始把一袋袋银币,搬运到中转空间。

    这里一百袋银币,总重三千三百多公斤,花了一千万。

    为了筹到这笔钱,他把上次从新月城换来的金币,通过张秀颖开的首饰店,用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出去了一部份。

    扣掉各种费用和税后,最终出手的价格,比当初偷偷卖给首饰店的价还要低一点。但是不会有任何后患,想卖多少就卖多少。几十公斤的数量,引不起一点波澜。

    幸好去年政策变了,进口黄金不再需要中国银行的批文。要是在前几年,这样的((操cāo)cāo)作就行不通了。

    他把一百袋银币都转移到中转空间,计算着(日rì)子,“距离跟亚摩斯约好的三月之期,只剩下一个半月,不能再拖了?!?br />
    他深吸了一口气,走到货架那边,取出一罐黄金神油。

    距离他第二次使用神油,才过去半个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续使用神油,多少有点冒险。

    不过,他敢做出这样的决定,自然有着十足的把握。

    使用神油的时候,能否(挺tǐng)过去,关键就在于能不能保持意识的清醒。

    神油的能量异??癖?,进入体内后,要运用导引法,让这股能量变得有条理。而一旦失去了意识,这股能量就会失控,无序的能量会在体内造成巨大的破坏??梢运捣撬兰床?。

    而每多使用一次神油,造成的痛苦就会倍增。所以,使用神油的次数越多,就越危险。

    而他从“寒冰之书”得到了观想法,能切断(身shēn)体的痛觉,保持绝对的清醒,这就是他的信心所在。

    他找开瓶盖,将手指伸了进去,开始第三次使用神油。

    片刻后,轰的一声,一阵阵的震((荡dàng)dàng)出现了,周围的事物开始崩塌。

    “开始了?!?br />
    他谨守心神,没有一丝波动。

    每次使用神油,造成的效果都是不一样的,第一次是火焰,第二次是撕裂感,第三次则是出现幻觉。

    也就是说,前两次是作用在(肉ròu)(身shēn)上,而第三次开始,就直接作用在意识上。

    这种药油真是神奇无比,每一次使用居然会有产生不同的效果??峙率浅鲎晕资χ?。

    四周全部崩塌后,他就陷入了深沉的黑暗中。到处一片虚无,看不见,摸不着,感受不到任何东西的存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的理智也开始产生了一丝动摇,“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世界,我真的存在吗?”

    看不到,听不到,触摸不到,所有感觉都消失了。他怎么证明自己的存在呢?

    渐渐的,他的意识开始涣散,四周的虚无,一点一点将他吞噬。

    就在他变得浑浑噩噩,意识要消失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一点亮光。

    亮光迅速扩大,轰的一声,他的视觉,听觉,嗅觉,知觉,全都恢复了。

    “咝……”

    他贪婪地吸了一口气,用力握紧拳头,感觉着指甲刺入手心的痛觉,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活着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情qíng)。

    进入异界后,他不是没有碰到过致命的危险。但是从来没有像刚才那样,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正一点一点地走向生命的终点,那种绝望,太可怕了。

    “回地球?!?br />
    他启动戒指,穿越回地球。出现在租屋内,拿起电话,给傅婉贞打了个电话,“你现在在哪?”

    “在公司啊?!?br />
    “我现在过去找你?!彼低?,就挂掉了电话。

    “???”另一边,傅婉贞听出他的语气不对,忙说,“你怎么了?”却发现对面已经挂了,心里有些担心。

    “怎么了?”坐在她对面的一个女生小声问。

    傅婉贞咬着嘴唇,说,“我男朋友,他说要过来找我?!?br />
    “现在?”那个同事看了一下时间,下午三点多。

    傅婉贞把手机放好,看着电脑,却想着刚才电话里陈逸的语气,心里有些不安。

    突然,她站了起来。

    “你去做什么?”那名同事愕然问道。

    “我去跟主管请个假?!?br />
    “不是吧?实习下个月就要结束了,你这个时候还请假???”

    傅婉贞已经进了主管的办公室。

    “廖主管,下午我想请假?!?br />
    “为什么?”廖主管是个严肃的中年女人,听到她的话,放下手中的文件,皱着眉头问道。

    傅婉贞说道,“我男朋友出了点急事?!?br />
    廖主管摘下眼睛,严肃地说道,“你实习期马上就要结束了。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你却要请假?有什么事,不能等到下班后再说?”

    傅婉贞低着头,“对不起,主管?!?br />
    廖主管挥挥手,说,“去吧?!?br />
    “谢谢主管?!备低裾昙泵肟?。

    等她走后,廖主管忍不住摇了摇头。

    傅婉贞到座位收拾了东西,坐楼梯下到一楼,正想给陈逸打个电话,就见到他像一阵风一样冲了过来,将她抱在怀里。

    “怎么了?”

    她感受着他怀抱的力量,原本不安的心也定了下来,双手环住他的腰,小声问道。

    “答应我?!彼谒咚?,“永远,不要离开我?!?/DIV>

重要声明:小说《我有一个异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