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路遇

    “那我是不是得马报警?”

    傅婉贞脸笑意,眼中透着几分俏皮。让陈逸心里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受。

    在他的印象中,高中的时候,她永远都是那么的恬静,满足了男人对于清纯少女的所有幻想。

    几年过去了,她已经褪去了少女的青涩,气质却没有太大的变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觉得,她一点也没变。

    现在,她展露出了自己另外一面。那带着鼻音的声音,撩动着他的心弦。

    “已经迟了?!彼挠锲行┣豳?。然后脱下外(套tào),披到她的(身shēn)。

    傅婉贞目光流转,轻声说,“谢谢?!?br />
    啪的一声,灯突然亮了。

    “我说,你们两个打算这样聊到天亮吗?”琪琪调侃的声音响了起来。

    傅婉贞被吓了一跳,对她说,“你吓死我了?!?br />
    “是你们差点把我吓死?!辩麋髅缓闷厮?,“半夜起来厕所,看到客厅有两个黑影在说话,还以为进贼了呢。吓得我差点报警?!?br />
    她说着,走进了洗手间。

    傅婉贞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陈逸说,“别听她胡说,她在那里偷听有一会了?!?br />
    “???”

    …………

    天刚亮,陈逸就离开了,先回去昨晚的饭店取了车,开回到租屋。在路,顺便买了几瓶不同度数的白酒。

    回到租屋后,他开始用这些白酒,来试验自己的想法。

    很快,他就发现,酒精确实能够刺激(身shēn)体气血的运行,在短时间内,爆发出超越平时的力量。副作用是爆发后会感到极度的疲劳。要一段时间的休息才能恢复。

    “难道我(身shēn)有狂战士的血脉?”

    他心里冒出这样的念头。某些里面,有一种职业喝了酒后,就容易狂化。跟他现在的(情qíng)况有点类似。

    他还发现,不同度数的白酒,起到的效果也有差别。度数越高,他能爆发的力量就越强,相应的,持续的时间也就越短。

    缺点是,喝下酒后,要发挥作用需要几分钟的时间。这让它的价值大打折扣。有时候,一场打斗,几分钟就已经决出了生死。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它完全没有价值,要是这个酒精,对异界的骑士也有同样的作用,那可以当成战略(性xìng)的武器。

    之后几天,他一直在尝试不同酒精度的白酒,对于力量的增幅和持续的时间,并把它们记录下来。

    一周后,他的肩膀的伤口终于完全愈合了,做了些恢复(性xìng)的训练,他又重新踏了异界的征程。

    …………

    陈逸踏布满了枯枝与荒草的土地,闻着混杂着树叶的清新与枯枝的**的气息,心里的一根弦紧绷了起来。

    他辨认了一下方向,离开了这里。

    乌克港距离新月城(挺tǐng)远的,据商会的人说,要一个多月才能到。他对比了一下跟过的那个商队的行进速度,应该就五六百公里的样子。

    在地球,五六百公里,高速的话,开车不用十个小时就到了。但是在这里,不要说高速公路了,连条平整一点的泥路也没有。的交通工具是马。

    这一次,他不打算跟商队了,太慢。他准备到附近的城市买几匹马,轮流骑,以的速度赶到乌克港。

    他可不想把大量的时间花在赶路。

    在新月城的时候,他弄来了一幅王国的地图,虽然很简陋,但是花了他不少钱才买到的。在前往乌克港的路,离新月城最近是黑岩城。大概有五六十公里远。

    陈逸走了一整天,就回到中转空间过夜。现在,他很怀念被他放生掉的那匹马。幸运的是,黑岩城已经不远了,明天天黑之前,应该能够赶到。

    在中转空间休息了一个晚,第二天一早,他继续赶路。

    “这个世界的开发程度真是太低了?!?br />
    不知不觉,中午到了,他坐在一块石头休息,一边喝水,一边想道。

    一路走来,一片荒凉,除了山,就是树,看不见什么村庄。唯一一条土路,还是商队走出来的,因为长时间没有修整过,到处坑坑洼洼,还长满了野草,很不好走。

    “看来,这个世界存在着超凡力量,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彼睦锔刑咀?。

    当个人拥有超凡的力量的时候,并且这种力量可以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的时候,阶级固化就不可避免了。

    在冷兵器时代,骑士的力量太强大了,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是一样的存在。只需要百个骑士联合起来,由普通人组成的军队数量再多也没什么用。

    更何况,还有巫师这种更加神秘强大的存在。

    以尼伯顿大骑士的实力,居然只能在巫师学院里当仆役,地位连里面的学徒也不如??梢韵胂裎资Φ耐?。

    “??!”

    这时,旁边的林子里传来一声惨叫。他把水瓶收了起来,侧耳听了一会,应该是两伙人在厮杀。

    要是山贼杀人的话,他兴许会帮一下??墒翘鹄?,像是两帮人的仇杀,他就不想多管闲事了。

    他站起来,正要离开。突然,听到一个仇恨的声音,“布鲁斯。西恩,我诅咒你,你死后,你的灵魂会堕入地狱,你的子孙后代会……”

    他心中一动,停下了脚步。

    布鲁斯。西恩,难道……

    他转过(身shēn),向林子那边走了过去,很快,他就赶到了事发现场,十几个穿着黑色盔甲的人将一个老人和一个少女包围着。地还躺着几具穿盔甲的尸体。

    那个老者半跪在地,(身shēn)有几个血洞,嘴里不停地往外咳血,显然命不久矣。旁边,一个少女抱着老者的(身shēn)体,用仇恨的目光看着周围的人,发出恶毒的诅咒。

    “把笔记交出来?!?br />
    领头的一名中年男人用冷的语气说道。

    少女恶狠狠地看着他,“杀了我吧,你们永远都得不到我爷爷的笔记?!?br />
    那个男人正要说话,突然,旁边有个声音响起,“你刚才说的布鲁斯。西恩,是不是被称为新月之狐的西恩子爵?”

重要声明:小说《我有一个异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