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我是个恶棍

    陈逸去年被人灌了两次,所以对那些喜欢在酒桌上灌别人的人都没什么好感。

    去年上半年,他堂姐结婚,她是独生女,他这个堂弟只能顶上去了,在酒桌上,帮忙挡酒,结果,就被新郞那边的亲戚给灌趴下了,难受了一整天。

    第二次也是在婚礼上,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结婚,找他当伴郞,又给新娘家人给灌趴下。

    以前他是酒量差,现在不一样了,骑士级别的(身shēn)体素质是超人的,新陈代谢的能力是普通人的几倍。

    所以,等到有人前来敬酒,他直接拿起用来喝茶的瓷杯,满满倒了两杯,“喝小杯不过瘾,要喝就喝这个?!?br />
    登时,那个来敬酒的人脸都变了,这么大一杯,怎么也有四五两,一般人也就这个量,一口干下去,肯定直接躺桌底下去了。

    年轻男人都(爱ài)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看到陈逸一口把酒给干了之后,也只能硬着头皮把酒喝了下去,回座位的时候,路都走不利索了。

    陈逸这一手,把在场的男人都震住了。

    接下来,他又把三个自认酒量不错的给灌趴下,还面不改,就再也没人敢来自取其辱了。

    “你这是把酒当成白开水在喝啊?!币慌缘闹艹娇吹谜Σ灰?,酒量大的人他也见过不少,像陈逸喝得这么猛的,却是第一次见。差不多干掉了两瓶吧。

    陈逸说,“不这样,镇不住这些人啊?!?br />
    这里有十几个男的,要是轮翻上阵,铁打的(身shēn)体也顶不住。

    “你没事吧?”

    饭桌散了之后,傅婉贞终于找机会摆脱了几个老同学,过来问陈逸,看到他那个喝酒法,她吓坏了。

    前几天她才看到新闻,说有人在酒席上喝酒喝死了。很担心他会出事。

    “我没事?!背乱菟底?,就打了个酒嗝,想要站起来的时候,酒意上涌,(身shēn)体晃了一下。

    傅婉贞赶紧扶住他,碰到他的手时,吓了一跳,“你的手怎么这么烫?”

    陈逸还是低估了酒精的威力,两瓶五十几度的白酒喝下去,一开始还没感觉到有什么,坐了一会后,他的肚子就开始“燃烧“了起来,(身shēn)体越来越(热rè)。(情qíng)况变得有些不对劲。

    傅婉贞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很烫手,心里着急,赶紧跟老同学说了一声,接下来的活动不参加了,要送陈逸回去。

    等人都走了,她到外面找了一辆车,回来叫陈逸的时候,发现他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

    摸摸他的额头,没那么烫手了。她心下一松,想把他叫醒,可是推了几下都没有反应,她只能找来服务员帮忙,一起把他架了出去。加上司机,三个人一起,才将他放进车里。

    “去哪?”司机问。

    这时,她突然想起,自己不知道陈逸住在哪。

    琪琪敷着面膜,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有人用钥匙开门,一看时间,才八点半,心想贞贞怎么这么早就回来。

    门打开后,她看见贞贞(身shēn)边的陈逸,诧异地说,“不会吧,他连开房的钱都不肯出?”

    傅婉贞早就习惯她的口无遮拦,脸上还是有些发红,“胡说什么呢,快过来帮忙吧?!?br />
    那个司机帮她把陈逸抬上楼后,就离开了。剩她一个人可抬不动。

    琪琪过去帮忙,两人合力,才把陈逸抬到沙发上。

    “这家伙看着也不是很胖啊,怎么这么沉?”

    琪琪嘟囔了一句,问好友,“说吧,他这是怎么回事?”

    傅婉贞也是累得够呛,喘着气说,“他被人灌醉了,可是我不知道他住哪,只能把他带回来了?!?br />
    琪琪叹气道,“你们才认识多久啊,就把人往家里带,要是他半夜醒来,狂(性xìng)大发怎么办?”

    傅婉贞说,“要不然,你出去住一晚?”

    琪琪无奈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担心你。你别看他一副老实可靠的样子,男人都是一个德(性xìng)。得防着点?!?br />
    傅婉贞站了起来,到自己房间把被子抱出来,然后帮陈逸把外(套tào)和鞋子脱掉,帮他盖好被子。

    琪琪说,“你的被子给他了,那你晚上盖什么?”

    傅婉贞看着她,说,“只能跟你挤一个晚上了?!?br />
    “我就知道?!?br />
    陈逸睁开眼睛,很快就适应了黑暗,看到了一片陌生的天花板。他吸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被一股好闻的甜香给包围了。

    他脑海中浮现出傅婉贞巧笑嫣然的样子,心里有些燥动。

    他刚才感到非常疲倦,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实际上,意识还保持着一丝清醒。骑士感知是非常灵敏的,哪怕在睡梦中,一旦遇到危险,都能及时察觉到,不会稀里糊涂被人给干掉。

    刚才发生的事(情qíng),他其实都清楚。也知道自己是在傅婉贞的家里。

    他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成为正式的骑士后,他的睡眠时间大幅度减少,每天四个小时的睡眠就足够了。他走到阳台里,点起一根烟,想起了刚才的变故。

    喝了两瓶高度白酒后,没过多久,他就感觉到(身shēn)体里有一团火在烧,越烧越旺,仿佛有一股庞大的力量爆发出来,让他产生了强大的破坏**。

    十来分钟后,那团火消失了,而他也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难道是酒精能够激发我的潜力?让我爆发出比平时更强的实力?”他回忆着刚才的感觉,有了一些猜测。

    要是真是他想的这样的话,这可以成为他的一个杀手锏。就是不知道这样做,对(身shēn)体会不会有什么损害。

    这些都得等回去以后,再试验一下。

    “你醒啦?”(身shēn)后响起了傅婉贞的声音,“是不是沙发太小了,睡得不舒服?”

    陈逸早就听见她的脚步声,顺手将烟头掐灭了,回过头,说,“没有,我一向起得比较早?!?br />
    “谢谢你带我回来?!背乱菟底?,见她穿着单薄的睡衣,抱着肩膀有些发抖,走出阳台,把玻璃门关上了。

    她放下手,说,“总不能看着你露宿街头吧?!?br />
    “我们才见过几面,你就不怕我是坏人?”陈逸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

    “你不是?!彼难劬镉匙殴饷?。

    陈逸用低沉的声音说,“你错了,我不但杀人如麻,还是一个见一个(爱ài)一个的恶棍?!?br />
    ps:下周(裸luǒ)奔了,心(情qíng)不好,求点推荐票安慰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我有一个异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