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磨练剑术

    河边,陈逸正在清洗剑上的血迹,他洗得很慢,手有些颤抖。

    十三条人命。

    刚才在树林里,他总共杀了十三个人,加上老威利和被他一枪爆头的刺客哈维,至今为止,死在他手上的人,已经有十五个。

    当初决定进入异世界发展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亲手杀人的准备。当初杀那个刺客,是为了自保。杀老威利,是因为他们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

    杀这两个人,他并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

    而这一次,他跟这些人,并没有什么仇恨,也没有非杀他们不可的理由。仅仅是因为,他打算磨练自己的剑术。

    他拥有骑士的实力,实战经验却少得可怜。所以,当他意识到会有很多人追踪过来的时候,就下定决心,利用这些人,来磨练自己的剑术。

    唯有实战,才能快速提高自己的实力。

    当他面对二十几个人的包围的时候,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在那种(情qíng)况下,他根本不可能留手,那是在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

    要么全力出手,找机会将这些人都干掉。

    要么,灰溜溜地逃回中转空间,一辈子也别过来了,守着那一万多枚金币换回来的财富,过完下半生。

    要是他当众使用穿梭的能力,说不定就会惹来强大的巫师,在原地守株待兔。天知道这些神秘的巫师,有没有(禁jìn)锢空间的能力。

    所以,他别无选择。

    慢慢的,他的手不再颤抖,重新变得坚定而有力。

    这时,一头狼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的左侧,冒着绿光的眼睛盯着他,鼻子抽动着,一滴滴口涎从嘴角滴落。

    它在这个人的(身shēn)上,闻到了血腥味。

    他转过头,冷冷地看了它一眼。

    突然,它仿佛受到了惊吓,夹着尾巴,逃走了。不知是发现了他的实力,还是感觉到了他(身shēn)上的杀气。

    他拿起一块干的布,将剑(身shēn)的水滴擦干,抚摸着上面几个缺口。

    刚才那一战,其实很凶险。

    他虽然有骑士的实力,又拥有高深的剑术。但是实战经验太少。噬魂妖留给他的,只不过是记忆而已,并没有连经验一起继承。真要公平一战的话,他多半打不过对方那个骑士。

    这一仗能打赢,一靠的是防弹衣。正是有防弹衣在,他才敢故意用(胸xiōng)口挨一剑,趁机干掉一个见习骑士,从而奠定了胜机。

    二靠的就是这把剑,要不是这把用特种钢打造的剑足够锋利,将那个骑士的剑削断,想杀他恐怕没那么容易。

    他决定将这把剑保存起来,作为第一场真正战斗的纪念。

    第二天,陈逸手里换了一把剑,当初他一共订了五把剑,每一把的造型都不一样?;怂簧偾?。

    “新月城在这时代也算是个大城,拥有骑士实力的人应该有不少。想要得到这一笔钱的势力肯定不止一个。追踪的队伍,肯定也不止昨天那一伙?!?br />
    他一边走,一边思考,突然,他侧过耳朵听了一下,有人正在接近,而且,不止一个。他将所有杂念抛之脑后,慢慢把剑抽出来。

    “找到啦?!?br />
    一声亢奋的大叫从后面响起,他转过(身shēn),看见十几个人涌过来。

    “把金币交出来,不然的话”

    一个领头的人喝道,话没说完,就看见对方冲了过来,狞笑一声,拨出剑来,“杀了他?!?br />
    登时就是一场混战。

    陈逸如同猛虎入羊群,横冲直撞,血(肉ròu)横飞,时不是就有一人惨叫着倒下,再也爬不起来。

    “我砍中他了?!?br />
    “不对,他怎么没受伤?”

    “见鬼,他居然穿了铠甲!”

    “我的剑被砍断了?!?br />
    “小心他的剑,不要跟他硬碰硬?!?br />
    场上呼喊声越来越少,十几分钟后,还站着的,就只剩下两个人。

    “你把他们都杀了?”领头的骑士眼前被血水染红了,声音干涩嘶哑,握着剑的手,微微地颤抖着,“你这个恶魔!”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br />
    陈逸开口了,“你们想杀了我,抢我的金币,就该死。对你们来说,我确实是个恶魔。我不但会把你们都杀了,你们背后的人,我也会找上门去,一个一个杀光?!?br />
    “你你休想!”

    那名骑士怒吼一声,爆发了,一剑劈过去,力量之大,震得陈逸手腕有点发麻。

    当当当

    七八剑之后,那名骑士的力量衰弱了下来,被陈逸打掉长剑,一剑刺穿了(胸xiōng)膛。

    “你”

    那名骑士双手握住(胸xiōng)前的剑,想要说什么,喉咙涌上来的血,让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哧

    陈逸抽出剑,最后看了他一眼,离开了这片修罗场一般的地方。

    这一队人马,比之前那一队实力更强,是真正训练有素的精锐,配合默契,意志顽强。杀到最后,没有一个人逃走。

    可惜,领头的骑士是个没经验的雏。要是对方第一时间拼命缠住他,让其他人在旁边配合,那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

    当然,也仅仅是麻烦而已。

    他的剑见过血之后,终于理解了一些剑术的精髓。就像是开了窍一样,实力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他的剑术,都是传承自噬魂妖留给他的三段记忆中的一个,那个仆役。

    他越来越觉得,这个仆役的来历并不简单,传承的剑术很厉害。他一个刚刚成为骑士,还没什么实战经验的菜鸟,凭借刚入门的剑术,居然能接连干掉两个骑士。

    “尼伯顿?!?br />
    在仆役的记忆中,只有一个姓氏。他想,在西岸大陆,这肯定是一个很不简单的家族。

    傍晚,陈逸碰到了第三队追踪者。这一次,他们没有说什么废话,用近乎偷袭的方式,开始了攻击。

    这一次,他面对的,是两名骑士的围攻。另外几个人,则在一边放冷箭。用的不再是手弩,而是长弓。

    “哼!”

    第三次被(射shè)中头盔的时候,巨大的力量撞得他一个后仰,他不由怒了,“你们这些人,真是找死?!?br />
    他以硬挨了一剑为代价,拔出了腰间的沙漠之鹰。

    ps:周一早上,求推荐票。瞄了一眼,大概差三十票吧?;褂衅钡?,投几张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我有一个异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