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童言”无忌

    百余年前,迦南学院还未建立的时候,雷族长老邙天尺路过此地,发现了步入进化关键阶段,异火榜上排行第十四的陨落心炎。

    邙天尺果断袭击重创陨落心炎,并将之封印,并在封印的地方建立起了迦南学院,迦南学院也成了雷族在西北大陆的一个据点。

    异火乃夺天地之力量的恐怖存在,即使是远古种族,也不可能不垂涎,特别是药族和炎族,对异火更是有一种狂(热rè)的追求。

    (身shēn)为远古种族的雷族,由于全族几乎都为雷属(性xìng)的缘故,故而异火对雷族的作用也不大。但是雷族也不愿为他人做嫁衣,因此迦南学院不但是雷族在西北大陆的一个据点,而且还有着掩盖异火的作用

    百余年的时间过去,西北大陆作为斗气大陆的“穷乡僻壤”,雷族也对西北大陆也没有多少关注。这也是迦南学院的第一任院长邙天尺,已经数十年没有出现过迦南学院的原因。

    作为迦南学院的创始人也对迦南学院不甚关注,更何况雷族了。因此,在邙天尺建起了迦南学院后,便从依附于雷族的一个小家族里面,随便找来了一个斗皇强者去帮他管理迦南学院,自己则是做起了甩手掌柜。那位斗皇强者,就是现在迦南学院内院的大长老苏千。

    一脚踏入天焚炼气塔内,云韵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高温,美眸顿时一怔,一股从内而外的灼(热rè)感出现在(胸xiōng)口。

    “这是就你说的心炎吗?”云韵催动自(身shēn)斗气潮水般的涌向那无形火焰,穿过其中,无形火焰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但是自己催动的那股斗气也随之缩小了许多,好像又一次被提纯精炼似的,虚散的斗气拧在了一起。

    “是的,”痕点了点头,凑近云韵耳边低声道:“是陨落心炎产生的?!?br />
    传音入耳,痕没再多说一个字,毕竟此刻塔内人员众多,异火这种词语还是小心点别被听到了。

    听到这里,云韵脑中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迦南学院岂不是在圈养异火!用异火的能量来锻炼他们的学员!”

    “他们是什么人?看起来不像是迦南学院的人呀?”说话的是一位站在天焚炼气塔大门口,注视着正朝下一层走去的黑衣青年和素裙女子的少女,一头极为显眼的银色长发,声音如清冷山泉一般,令得人心间有一种冰水流淌而过的奇异。

    女子(身shēn)后几人,都是清一色的女子,在她们(胸xiōng)口之处都是佩戴者一枚弯月形状的徽章,显然是属于同一个势力。这些女子虽容貌不及银发少女,可这么多人拥簇在一起,也是极为吸引人眼球。

    “韩月姐,”韩月(身shēn)旁一位绿衣少女走到韩月(身shēn)边,轻声道,“我以前在外院的时候,听李欣导师说,当年迦南第一人,宇智波痕,似乎就是背后有个团扇图案?!?br />
    “团扇?”韩月回想起之前自己无意间看到的一个团扇样式的图案,不由的发出了低声惊呼。宇智波痕入学三年即突破斗皇的事迹她也是知道的,按照自己以前导师的话说,那个宇智波痕似乎离开迦南的时候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严格来说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又想到今天天焚炼气塔这边来了不少长老,莫非……

    拿着紫色的晶卡,云韵和痕可以说是在塔内畅通无阻。从第一层走到了最下层,再往下,便是天焚炼气塔的底部了。

    塔底是学院的重地,防守更是森严。是重地,并不是(禁jìn)地,因为也有人要下到此处来修炼的。痕当年就是在这里修炼,突破斗王斗皇的。

    塔底的空间极为的宽广,由于此地靠近陨落心炎的本体,若是实力不济,稍有不慎便会心炎焚心而死,因此,少有人到达此地修行。

    云韵四处观察了一下,发现正中位置露出一个巨大的洞口,黑沉沉,深不见底。再抬头一看,头顶上方那高达近百米的层顶处,有着一个同样庞大的洞口,极为精准的对着下面的深洞,这天焚炼气塔每一层,都是有着这么一个洞口,而且,这些洞口还是互相连着,直通地底。

    “看来天焚炼气塔最下层所蕴含的心炎,不是上面几层所能比拟的。虽然有点危险,但对修炼却有着莫大的好处,我若在此修炼,修炼的速度定然是在云岚宗的好几倍呀,一年内突破斗宗,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呀,”越接近中央处的那黑洞,云韵就越能感觉到心炎散发出来的能量,“看来这黑洞之下,就是痕说的陨落心炎了?!?br />
    感受着底部丰富的心炎,云韵这下算是明白了迦南学院为何从建立到现在,也仅仅才百余年就有如此雄厚的实力。说陨落心炎被是修炼作弊器,也不为过。怪不得苏千宁愿花大力气镇压这已经初具灵智,随时都有暴走可能的陨落心炎,也不愿放弃它。同陨落心炎所带来的天大好处相比,这些付出是完全值得的。

    “你们两个是谁?”就在云韵还在心中感慨云岚宗何时也能有这样一朵异火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在云韵耳边响起。

    云韵转头一看,只见(身shēn)后一个十二三岁的样子的紫发小萝莉正用一双紫瞳,好奇的盯着自己。

    见天焚炼气塔的底部居然会有一个小女孩,云韵也是疑惑不已,正要开口询问时,(身shēn)边的痕发话。

    “紫妍,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个老样子呀?!焙圩⑹幼判∨?,淡淡道。

    “痕,你认识这个小妹妹?”云韵听痕的话,感觉痕好像跟这个小女孩很熟的样子,便走到痕(身shēn)边低声道。

    “云韵,她是紫妍,我当年进入迦南学院的时候就认识她了,严格来说是我的学姐?!?br />
    “学姐?”云韵直接傻眼了,眼前这个小女孩,居然是痕的学姐,这尼玛太颠覆她的认知了。

    “哟,痕你回来了?”紫妍看着依旧如当年那般冷酷,孤傲的痕,露出甜甜的笑容,一脸不正经的说着,“嘻嘻嘻,还带了一个漂亮的大姐姐回来?!?br />
    “我这次回来,主要还是为了修炼,”痕淡淡道,“似乎你现在还是斗王呀?!?br />
    “斗王又怎么了?”紫妍皱了皱俏鼻,小拳头对着痕狠狠的挥了挥,又说道,“你现在几星斗皇了?”

    “我现在是斗宗?!?br />
    “斗,斗宗?”紫妍听到“斗宗”二字,不由得有些心惊(肉ròu)跳了,不过为了维护自己“蛮力王”的尊严,还是强作镇定道,“不过小小斗宗而已,姑(奶nǎi)(奶nǎi)我离哪一天也不会远的?!?br />
    看着如小孩子般撒气的紫妍,云韵也不由得捂嘴偷笑起来。

    紫妍看了看云韵那素裙之下凹凸有致的(身shēn)材和倾国倾城的容貌,又看了看自己那矮小的(身shēn)子,顿时眉毛一竖,“这该死的化形草…”

    看着眼前容貌不得了的大美女,紫妍双眼深处闪过一丝狡黠,便灿烂的从口中吐出一句劲爆的话!

    “痕,你是不是像当年对待雪见那样,也把这个漂亮大姐姐的衣服撕了?!?/DIV>

重要声明:小说《斗破之远方的团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