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他说,小哑巴,不要看

    苏染想推他,却完全没有力气。

    此刻,顶部的营帐都已经燃起,燃着火光的木栏从头顶不断砸落,有一根大的,正好砸向苏染背部,唐玄修反应过来要将她推开的时候已经迟了,(情qíng)急之下便直接将背上的她甩开,那木栏便直接砸到了他的腿部,痛得唐玄修在地上打滚。

    苏染艰难的爬了起来想扶他,唐玄修大声道:“你先走!”

    说话的同时,将苏染大力往前面被火烧出的一道缺口的位置推去。

    苏染回过头去,忽然就见了后方砸了火焰的地面像是喷了火油一般一根带火的木栏再次花落的时候“哗”的一声,地面上火光一片,几乎是立刻的就烧起了唐玄修的衣服。

    唐玄修立刻起(身shēn)去拍,但是他的速度根本跟不上火速,很快浑(身shēn)便燃烧了起来,痛得他在原地跳动。

    “小哑巴,走!快走!”唐玄修想要往她的地方来,可是上面砸落的梁柱成批往下掉直接横在了二人中间,眼看着他(身shēn)上的火越来越大了,也根本扑灭不了,苏染惊倒在那里,那一刻,浑(身shēn)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接站了起来,抓起她营帐内平(日rì)里梳洗装水的木桶,直接朝着唐玄修(身shēn)上泼去。

    “哗啦”一声,水淹没了火焰,唐玄修愣了一下, 顿时反应过来拉起苏染的手:“走!”

    两人当即朝着营帐外奔去。

    外面有人在扑火。

    原来,被火焰燃烧的地方并不止他们这一处,有大片的营帐,此刻外头到处都是救火的人,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

    唐玄修顿时拉了她往另外一个方向奔去。

    苏染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里,但他不会害她!

    一路奔走,过了军营,直至进了一片密林,唐玄修这才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看了苏染片刻之后,忽然伸出手来将她抱进怀里:“小哑巴,有人要害你你知道吗?”

    苏染本因为他这个拥抱心神一震,听见他的话后抬起头来,唐玄修这才松开她道:“我找你的时候,看见有人偷偷在营帐放火,我便躲了起来,等那些人走了才去找你,没想到,你已经这般模样!”

    “小哑巴,军营留不下你,我们走吧!”他双眼发光,再说出这句话之后似乎带着满眼期望。

    苏染顿了一瞬,在他掌心写:“我们?”

    “对,我们!孩子我已经同宋大夫说过,无论如何,他会想办法将孩子带出来,等接到孩子,我们就远离军营,再也不来了!”

    他的眼睛亮得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满心期许,就等着她答应。

    然而,苏染还来不及答应,忽然就看见后方来了一大波人,手持火把,正朝着他们的方向奔来。

    “抓住逃兵!生死无论!”

    那些人嘴里喊着的话让苏染大吃一惊,抬头看向唐玄修,见他眸底也写了惊异。

    在二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苏染猛然抓住了唐玄修的手,拉着他步入密林狂奔。

    夜晚的树林里太暗,但也是藏匿(身shēn)形的好地方,两个人一路狂奔,却没想到那密林并不大,在跑了接近小半刻钟后,密林就见了底,前头竟是一处断崖。

    唐玄修傻了眼,苏染一时也僵在那里不敢动,而(身shēn)后,那批人已经追了上来。

    没有退路了!

    站在悬崖边上,苏染与唐玄修对视,唐玄修的脸上凝重而歉疚:“对不起小哑巴,本想救你,没想到却连累你了?!?br />
    苏染急忙摇头,看向那群赶来的人。

    一个个(身shēn)披铠甲,的的确确是军营里的人,可唐玄修这样怎么就算是逃兵了呢!

    她急忙在唐玄修掌心写:“你跟他们回去,跟他们回去就不算逃兵了!”

    唐玄修看她写完,苍白笑了笑:“没用,厉王的军营没有准许是绝对不(允yǔn)许士兵私自外出的,军令当头,私出军营者死,这也是那(日rì),我们在那月牙湖边,厉王会发那么大脾气的原因!”

    当时那一声喝,把他都吓水里去了,想想可真是不争气!

    苏染急得摇头:“不会的!怎么会这样!”

    唐玄修笑了笑:“死不可怕,虽说我是为仕途而来,但是进了军营就要时刻做好死的准备,只是小哑巴,连累你了,对不起!”

    苏染拼命摇着头,那一边,那波人已经冲了上来,大喝一声:“拿下逃兵!”

    “小哑巴,走!”

    唐玄修最后推了苏染一把,直接拾起了地上的石头朝着那波来人砸去。

    苏染吓了一跳,那波军营的人已经提剑冲了上来。

    “快走!”

    唐玄修却朝了另外一个地方跑,那波人很快冲去拿他。

    唐玄修……

    脑海里闪过的,是那少年第一次初见之时,落落大方的书生气,是她在说就是把他卖了也抵押不了房子的钱时,他恼怒着说“他不卖(身shēn)”时微红的脸。

    眼睁睁的,苏染看见他被来人的剑刺破了手臂。

    有人朝着苏染的方向奔了过来,似乎是要连她一并收拾,唐玄修见了,当即调转了方向又朝苏染这边扑了过来。

    “小哑巴!”

    与他声音一道传来的是利器入(肉ròu)的“滋”声,唐玄修抱着她滚到在地,用(身shēn)子抵挡了士兵的利剑,紧接着,苏染便瞧见了毕生难以承受的一幕,那些个士兵就像是没有人(性xìng)一样将所有的剑都刺到了唐玄修的(身shēn)上,唐玄修说不出话,嘴里全是血的看着苏染,似乎是拼尽了最后的气力,他将手指遮在了苏染的眼睛上,低低道:“小哑巴……别看……”

    他(身shēn)体的重量最终全部压在了苏染(身shēn)上,一动不动,苏染的眼里却只有血色漫天。

    她抬目看向那些依旧在步步紧((逼bī)bī)的士兵,其中有一个人道:“那个女的不是那个哑巴吗?据说她得了瘟疫??!”

    “瘟疫!”

    听见这两个字眼,士兵们顿时后退,但是一看她与唐玄修一道又道,“可与逃兵在一起的人就是同党,也应该死!”

    “对,反正是瘟疫,死了也不会传染了!”

    “对对!”

    众人似乎是商量一致,朝着苏染走来。

重要声明:小说《厉王专宠,庶女狂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