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只有你!

    陵川!

    在顾默白发现有内鬼的那一刻,他脑海里第一个人想到的还并不是陵川,那是跟了他快七年的人,他给与他最高的信任,将虞欢的安全托付于他。

    他得到的不仅是他顾默白的信任,还有虞欢的信任!

    垂放在夜风中的手握成的拳头紧得他手背青筋直冒,很久很久开始他就知道要信任一个人是很难的,而陵川,做了他七年的助理,这七年里从未有过任何过失。

    然而这个人却成了一把最锋利的匕首,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了他致命的一刀。

    他是唯一一个知晓他全局布控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能让所有人都放松警惕趁虚而入的人!

    顾默白的(身shēn)体在剧烈的颤抖!

    “灭火,快!”

    就算许宁城说得有道理,可是他也不能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他怕自己会没有耐心等到她的消息,而此刻若是她在火中,而他难道就站在这里亲眼目睹着她的死亡?

    不!

    他做不到!

    顾默白一把脱掉(身shēn)上的外(套tào),不同于刚才那般的失控,他把外(套tào)一扯,随即便扯掉了倒插在后背上的无数玻璃碎片,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

    “封锁所有能通行的道路!”他将外(套tào)往地上一扔,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qíng)大变,“不,不能,不能((逼bī)bī)得太紧!”

    如果他((逼bī)bī)得太紧了,如果她还在对方手里,那对方会怎么对她?

    不,不行!

    “二哥!” 许宁城嗅着空气里的血腥气息,目光瞥见了十五那一脸的急色,视线也随着顾默白的(身shēn)后看了一眼,他的背后倒插着好几片尖锐的玻璃,被他这么硬生生地给一下子拔了出来,整个后背的白衬衣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许宁城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而他也知道自己的那个想法虽然是合理的分析,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今看到顾默白冲回别墅那边去灭火,看着早已被炸成了一片废墟的别墅,许宁城眉宇间皱得紧紧的。

    他最怕的是,如果,如果待会火被扑灭了,在火场里发现了虞欢的尸体, 如此残忍,二哥,还能活得下去吗?

    “待会如果是发现了里面有尸体,你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晕他!”

    十五得令,带着所有人便朝别墅那边跑,寻找四周的消防栓,这边一出事,很快消防队就会赶来,然而他们却是几秒钟都不愿意再耽搁。

    洞庭观澜这个地方不止顾默白一家别墅,周边也有好几家,听到炸弹轰然炸响,醒来的人们纷纷冲出家门,报警的报警,灭火的灭火,一时间距离别墅区域方圆几里路的居家户都给惊醒了。

    许宁城已经分析过了现场,如果还有剩余炸药,早已在大火中炸完了,因此他也没有再拦顾默白,拦也拦不住,他要去确认虞欢是否还在里面,这一个决定谁也阻拦不了。

    接到许二叔许骞的电话时,许宁城正看着漫天水柱朝着那废墟之上的火焰浇去。

    “宁城,出大事了!”许二叔在电话里的语气沉得吓人,“那些从机场送进医院被隔离的人们出现了呕吐症状……”

    许宁城根本就没耐(性xìng)听完他的话就急忙出声,“沈知然和薛景禹呢?”

    “他们两个,是症状中最严重的!”许骞说话的时候语气都在轻微的颤抖。

    许宁城的握着手机的手一抖。

    对方说的一个小时之后要他们为那个决定付出代价,现在,代价来了吗?

    ……

    入夜,通体深黑色的轿车在暗夜里箭一般地穿梭,虞欢的一双手紧抓在了一起,车窗外光影如梭,(身shēn)体如同漂浮行走,她咬着唇,(身shēn)体的不适感来源于这车的速度太快,导致她的头一阵阵的眩晕,可她依然咬着唇瓣,用贝齿咬破唇皮的疼痛感来刺激自己的神经。

    不要睡,不要晕,要醒着!

    “虞欢,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身shēn)侧坐着的男人语气听不出喜怒,同样的人,同样的音调,却没有了平(日rì)里的亲和,吐词间多了一丝的清冷。

    “为什么?”虞欢那双眼睛里饱含着太多的(情qíng)绪,有疑惑,有不解,还有一种被信任的人活活抛弃出卖的愤怒!

    陵川,这个在顾默白(身shēn)边待得最久,也是她毫不犹豫选择相信的人,这个人今天晚上所做的一切都颠覆了她的认知。

    他先告诉她,薛景禹和沈知然中了毒,很严重,她一听(情qíng)况如此严重便要赶去医院,他命人开车送,但走的路线却不是去医院的路。

    车在远离g城的道路上飞驰,而虞欢也在车窗外陌生的环境中警觉,不可思议地看着坐在(身shēn)边的人,好像很多事(情qíng)都能串联成一线。

    “为什么?”

    虞欢的眼睛里带着固执的坚持,她现在逃不了了,她有自知之明,自然不会鸡蛋碰石头一样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震惊慌乱之后她咬紧了牙关,将乱糟糟的思绪一并压下。

    哪怕道路的尽头是地狱,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她就要保全自己,还要保全肚子里的孩子。

    (身shēn)边坐着的陵川轻笑一声,大概是跟顾默白在一起待得太久,他连说话的语气都有了几分相似。

    “五年前,他利用手里的权力摧毁了一个制药团伙,那个团队的核心人员有五个,三个死了,两个被囚(禁jìn)了,死的那三个人中有一个是我的青梅竹马的恋人!”

    陵川轻笑,谈及这段从不跟人诉说的往事,他脸上竟有着淡淡的笑容,好像在追忆着那段让他记忆深刻的时光。

    但听着的虞欢却忍不住地心脏微微收紧,因为她敏感的感受到了对方朝她投递过来的清冷目光。

    “她死的时候怀孕两个多月!”

    虞欢心里一惊。

    “我原本以为我在他(身shēn)边再待个十年也找不到他的弱点,找不到他的软肋,他的爷爷,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乃至他的大哥,还有那个庄霂心,都不是……”

    他说着,箭一般的目光(射shè)向了虞欢。

    “只有你!”

重要声明:小说《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