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钓个金龟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小吱 书名:妻年之痒
    小满故意卖了一个关子,翻了个白眼道:“你不是不想听吗?”

    “是啊,说不说随你?!甭轿胖鬯低晏Ы啪屯白?。

    “你这个人实在太无趣了!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小满控诉道,一跺脚还是追上去,忍不住说:“好吧好吧告诉你,乔伊今晚要和她朋友一起去参加沈家二公子沈昭辉的婚礼?!?br />
    “沈昭辉是谁?”陆闻舟皱了皱眉头,感觉这个名字(挺tǐng)熟悉的。

    小满无奈地耸了下肩,帮他回忆道:“就是前两天给你送婚礼请帖,被你推了的那个?!?br />
    陆闻舟若有所思,看着小满不怀好意道:“好妹妹,再去帮我弄来一张吧,我有时间了?!?br />
    “现在知道叫我妹妹了,早干嘛去了?!彼淙蛔焐媳г棺?,但小满还是提醒他道:“你可以刷脸进去的,不需要什么请帖?!?br />
    “你真抬举我?!甭轿胖燮ば?肉ròu)不笑地呵呵了两声,“还是帮我弄请帖吧,我不想搞特殊。万一刷脸没用,我这张脸可往哪里搁?”

    小满哈哈大笑,指着陆闻舟一边笑一边说:“我天,你居然会开玩笑!”

    陆闻舟满头黑线,决定还是自己去想办法吧,那张请帖说不定还在。

    晚上的时候,陆闻舟站在镜子前,细致地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纯手工的黑色西装衬得他(身shēn)姿越发(挺tǐng)拔。

    在一旁等待的宋瑾不耐烦道:“我说你还有完没完啊,又不是去相亲,差不多就走吧?!?br />
    陆闻舟淡淡地瞥了宋瑾一眼,看着他那风|(骚sāo)的紫色西装和台风也吹不乱的头型冷笑道:“你怎么好意思说我?!?br />
    另一个各自怀着小心思的大男人果然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道:“这不是你天生丽质吗,总么弄都帅的一塌糊涂。我就不行了,不饬一下,出不了门?!?br />
    “接着扯?!甭轿胖劾恋美硭?,又低头整理了一下袖口,再次抬头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明明都已经结过婚的男人了,去见“前妻”竟然紧张的像一个初恋的少年。

    婚礼定在了龙天酒店,乔伊和林茵一进入酒店,就被富丽堂皇的装饰闪瞎了眼。

    到处都是亮闪闪的水晶装饰和新鲜的花朵,占据了一正面墙的led正播放着新娘和新郎相(爱ài)的点滴。

    “大概每个女人都希望有一场这样盛大的婚礼吧!”林茵眼中满是羡慕地说道。

    乔伊不自觉地想到了她和陆闻舟那场无疾而终的婚礼,再摸了摸自己凸起的小腹,感觉到人生真真是世事无常。

    “触景伤(情qíng)了?”林茵调笑了乔伊一句,拉着她的手道:“别伤感了,陪我去看看有没有看得上眼的金龟婿?!?br />
    乔伊硬被林茵拉着走进了会场,(身shēn)边来往的都是衣着光鲜的上流社会人物,举手投足间都有她学不会的从容。

    “看那个,那个穿着粉色衬衫的男人,帅不帅?”林茵拉着乔伊的手激动地道。

    乔伊顺着她的手看过去,抽了抽嘴角道:“是(挺tǐng)帅的,但会不会太嫩了,看着像是一个大学生?!?br />
    “老娘就习惯嫩的,再说我们也才毕业两年,不算老??!”林茵眼睛里冒着粉红的泡泡,一脸花痴地垂涎着人家美少年。

    乔伊无奈地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挡住她的视线道:“收收你的口水吧!我累了,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br />
    林茵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和乔伊往休息区走去。

    感觉到有一道目光黏在自己(身shēn)上,乔伊侧头去看,和陆闻舟四目相对。

    陆闻舟朝她笑了笑,笑容很淡,乔伊仓皇地低头,和林茵向前走去。

    自从绑架事件后,她和陆闻舟的关系变得越发微妙,恨不起来,也无法一笑泯恩仇,只能见面时尴尬的像个陌生人一样。

    “陆闻舟为什么会来?”乔伊一边往前走一边小声问林茵。

    “那有什么奇怪的,江都有点(身shēn)份的人都想和陆闻舟扯上点关系,邀请陆闻舟过来也倍儿长面子?!绷忠鸾馐偷?。

    “我的意思是他一般都不会参加的啊,今天怎么就过来了?”乔伊有点不解,陆闻舟以前很少去参加婚礼或是宴会的,能推的都推了。

    说着两人来到休息区,找了处安静的地方坐下。

    林茵给乔伊拿了杯饮料,自己拿了杯红酒,轻抿了一口道:“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再说……”

    “再说什么?”乔伊看着突然顿住口的林茵,“怎么了?”

    林茵的目光变得凶狠,“砰”地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恶狠狠地道:“怎么哪里都能见到他!简直影响老娘钓凯子的心(情qíng)?!?br />
    乔伊抬头一看,不远处宋瑾正笑着往这边看,(身shēn)边就是陆闻舟。

    “我就说今天不该来的?!鼻且撂玖丝谄?,“要不我们回去吧?”

    “不要!”林茵斩钉截铁地拒绝,“我们这么走了好像是怕了他们一样,不能走!”

    “那好吧?!绷忠鹨膊幌胍患铰轿胖劬团?,弄得自己好像很心虚一样。

    然而她们以为互不干涉就好,却不想宋瑾和陆闻舟一起向她们这边走过来。

    乔伊的心脏没出息地“突突”狂跳起来,不安地搅动着手指,平明对自己说:“乔伊,别这么没出息!”

    反观林茵,则一脸淡定,穿着礼服翘着腿,活脱脱一副女流氓的样子。

    “好久不见啊乔伊?!彼舞?,先和乔伊打了个招呼。

    “好久不见?!鼻且粮胶妥?,目光不自觉瞥向陆闻舟,又赶紧正色,神(情qíng)颇为逗趣。

    “伊伊,这里的空气太差了,我们去另一边?!绷忠鹚底牌?身shēn),拉着乔伊就走。

    “喂,别走啊!”宋瑾拉住林茵,“你怕我不成,一看见我就逃走?!?br />
    “少自作多(情qíng)了,我怕你什么?简直有病!”林茵瞪了宋瑾一眼,“好狗不挡路,让开!”

    宋瑾偏偏不让,低头看着林茵问道:“听说你是来钓金龟婿的?”

    “是啊,不过关你什么事?”林茵恶语相向。

重要声明:小说《妻年之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