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有很大的不同

    但是最近,欧阳菲菲却突然间发现,自己一直没有放在眼里的人,这可能最终会成为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个欧阳凌根本就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明面上的对手欧阳菲菲一点儿都不害怕,但怕就怕这种很会装腔作势的,他始终觉得一家人,没必要搞得那么决裂,可是欧阳凌给人的感觉,就有些心思难猜了!

    但家族斗争是一回事(情qíng),欧阳菲菲现在考虑的更多的是安然,安然这个女人,虽然年纪比自己痴长了几岁,但是智商和(情qíng)商,都有点让人担心,也不知道这些年他到底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这么傻气的安然如果遇到老谋深算的欧阳凌,谁吃亏,简直就是一目了然!

    安然当然知道欧阳菲菲说这些话都是因为关心自己,可是他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关于今天晚上的这件事,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为欧阳凌解释一下的,毕竟他们两个人也是堂兄妹的关系,安然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搞得他们家庭关系紧张。

    “欧阳,虽然我也不是很了解欧阳凌这个人,但是怎么说呢,我觉得他并不像个坏人,还有今天晚上这件事,那真的是一个巧合,之前有很多次我和他的偶遇确实是他刻意安排的,但是自从上回我跟他吵过一架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做过那些事(情qíng),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遇到过他,今天晚上,他好像真的是来这边有事,又正好遇到了我而已?!?br />
    欧阳菲菲狐疑的打量了安然几眼,然后用手拍在了他的脑袋上,“安然,你该不会真的着了欧阳凌那个家伙的道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要勤快,这种男人,这个女人很有手段的,不要以为他救了你几回,你就对他刮目相看,说不准,那两个小流氓混混都是他安排的!”

    安然有一种感觉,觉得欧阳菲菲总是拿自己当那种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看待,但是实际上他好歹已经29岁了,经历了这么多的人和事,而且还做了两个孩子的母亲,怎么可能连这点事(情qíng)都看不清楚?

    “欧阳,虽然你说的有些话我不能否认,但是我觉得,你对欧阳凌,可能真的有些先入为主的偏见吧,至少说今天晚上这件事(情qíng)吧,我是能够确定,欧阳凌跟那两个小混混绝对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当时事(情qíng)发生的很突然,谁都没有料到会如此,而且重点是我也没有因为欧阳凌对我所做的这些事(情qíng)对他有任何的改观,确实是一个心思深沉的人,这一点我从一开始就看出来,所以后来我才会主动跟他保持距离?!?br />
    两个人明显在这件事(情qíng)上有所分歧,欧阳菲菲也不是那种非要别人接受自己观点的人,既然和安然之间存在分歧,那就各信各的理好了,没必要非要让对方接受自己的想法。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总之你跟我两个人在一块的时候,万事都要小心一些,而且现在你不是还惦记着雷子琛的事(情qíng)吗?我觉得这个时候你最好还是要跟别的男人保持一点距离,否则雷子琛又要误会你了?!?br />
    说起这件事(情qíng),安然便忍不住的想要叹气?!笆前?,不管我做什么,都会误会我的意思,曲解我的想法,生活真的好累??!”

    后半段,两个人几乎都没有在怎么说话,就算有交谈,说的也都是酒话,回去的时候,两个人都喝多了,挣扎到家已经是不容易。

    安然不像欧阳菲菲,欧阳菲菲平时应酬惯了,就算真的喝多了,也还是能回到自己家里,可安然不同,后半段他一直给自己灌酒,等离开的时候早就已经醉得不省人事,欧阳菲菲找了两个女酒保,驾着安然一起上了出租车。

    ……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安然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身shēn)下的大(床chuáng)很柔软,但是这陌生的味道,让安然不由的一下惊醒了,宿醉之后的头疼的似是要裂开,但他却不敢有片刻的停留,急急忙忙的跑下(床chuáng),脚步踉跄着,一下子跌倒在(床chuáng)边。

    听见一声巨大的声响,正在刷牙的欧阳菲菲不由得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看见安然趴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的,他疑惑的问道,“这大早上的,你干嘛呢?”

    看着欧阳菲菲穿着睡衣刷牙的样子,安然眨了眨眼,“这是你家吗?”

    “当然啦,不是我家还能是哪儿???”

    安然倏的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松懈下来之后,第一时间也没急着从地板上爬起来,反正欧阳菲菲家的地板上铺着柔软的地毯,坐着也并不显凉。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昨天晚上喝断片出什么大事了呢!”

    那边的欧阳菲菲笑起来,“有我在,能出什么大问题?行了,赶紧收拾一下吧,待会就要到上班的时间点了,我柜子里面有衣服,你找一件能穿的!”

    安然这才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距离上班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不到,他也在不敢停留,赶紧去卫生间洗漱。

    急急忙忙的赶到公司,没想到还是迟到了,而且好巧不巧,今天还正好赶上月末总结。

    安然敲了敲会议室的门,他努力的想要保持着淡定的表(情qíng),走进去,但是面对所有人质疑的目光,安然的内心还是不停的打着鼓。

    尤其是四哥看过来的眼神,像是带着细小的针芒,刺的人每一步都像是走在针尖上。

    安然强装淡定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所有人这才收回目光,不过安然心里却很清楚,大家伙,都有疑问呢!

    毕竟今天的安然实在是太反常了,迟到了不说,而且(身shēn)上这(身shēn)衣服也不是自己平时的风格!

    欧阳菲菲跟自己是好朋友,但是两个人的穿衣风格未免差的太多,昨天晚上那(身shēn)衣服全是酒味,安全肯定是没法穿的,只能在欧阳菲菲那边借一件,可是打开她的衣橱一看,才发现,欧阳菲菲的衣服,风格跟这几个实在是相差太多了!

    他挑来选去了,最终,找了一件稍微中规中矩的,可是穿在安然(身shēn)上,还是跟平时有很大的不同。

    同样是职业(套tào)装,安然的大多是黑白灰的(套tào)装,但是欧阳菲菲柜子里头白的,大多是裙子,裙子也就算了,偏偏是那种特别显(身shēn)材的裙子,欧阳菲菲(身shēn)材高挑,但是上半(身shēn)嘛,不算特别丰满,穿成这个样子平(日rì)里也不怎么吸引注意力,可安然不一样……

    欧阳菲菲的裙子穿在安然的(身shēn)上,上(身shēn)的美好简直就是要呼之(欲yù)出了!偏偏安然找半天,也没找到一件不是这种抹(胸xiōng)设计的,虽然外面(套tào)了一件小西装,可是,有些地方还是遮不??!

    这月末总结大会开下来,不少经理站在台上都几次说错话,安然已经很努力的不想将这些原因归在自己(身shēn)上,可他也不得不承认,大家伙总是时不时的看着他这个方向……

    等到会议结束,安然自然是被雷子琛留了下来,这一点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qíng)。

    安静的会议室里只剩他们两个人,安然小心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留意到雷子琛的目光,他下意识的把小西装的领口紧了紧。

    “什么时候,你也换成这种风格了?”

    雷子琛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但正是这样的冷漠让安然明白,他此时非常的生气。

    “咳咳……昨天晚上出了点小意外,这件衣服,不是我的……”安然咬了咬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雷子琛解释,明知道今天是上班时间,昨天晚上还跑到酒吧去喝酒,如果让四哥知道,肯定会不高兴的吧?

    “我当然知道这件衣服不是你的,意大利手工定制,这样的衣服每一件都是有价无市,全世界找不出同样的第二件,你应该没有这个资本去买这件衣服!”

    雷子琛接下来说的那句话,让安然不由得有些呆了,抬起头的时候,甚至都忘了去拉紧自己的西装领口。

    尽管知道四哥说的没错,欧阳菲菲的衣服确实价格不贵,不是自己能够买得起的,可是亲耳听见四哥说出这样的话来,安然心里始终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从前,四哥是断不会说这样嘲讽自己的话的!

    “所以说,昨天晚上,你跟欧阳凌之间发生了什么?”雷子琛嗤笑了一声,黑沉的眼底,闪过几丝嘲讽。

    安然的心头一凉,整个脸一时间也变了脸色。

    四哥什么都没有问,就把这件衣服跟欧阳凌联系在一起,在他心里,就是那种,靠着出卖(身shēn)体,去换取物质的女人,这一点也跟他平常的说法不谋而合,他不是一直都觉得自己跟他在一起,就是为了他的那些钱吗!

    安然有时间没得辩解的心思,直接板着脸说道,“雷总,我的个人生活,好像跟工作没什么关系吧,你把我留下来,如果是因为会议迟到而责备我,但我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如果你是为了要说这些有的没的,那我也要提醒你一句,现在是上班时间,麻烦雷总公私分明!”

重要声明:小说《宠婚:隐婚总裁太狼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