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矫情的老头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忘三川 书名:山沟书画家
    晨起。

    钟岳跟着张来福去赶集。

    即将去沪上了,这边的事(情qíng)也得安排妥当。

    乡里的集市,已经不是几十年以前那种一月两次,然而一种常市,每天都有。张来福背着个竹篓,说道:“去了大市里,凡事都要当心,这里你还能找大光、找小篆李、找我帮帮忙,到了那里,人生地不熟的,自己得注意?!?br />
    “嗯,师父,我这去了,你住到我那里去得了,水电家具都是一应俱全的,你也省点力气?!?br />
    张来福抽着烟,笑道:“你当我这么无用了?习惯了,换个地儿睡觉,不踏实?!?br />
    两人坐在早餐摊中,简易的桌椅板凳,摊主是俩夫妻,一大清早出摊,这会儿已经是弄得满(身shēn)面粉了。

    男人揉面、炸葱油饼,煎包子,女人帮着打下手,盛豆腐脑、豆浆。

    “两位,来点什么?”

    张来福笑道:“两个油饼、一碗豆腐脑。阿岳,你吃什么自己点,这顿师父请?!?br />
    “哪能您请?!敝釉酪宋甯錾?,一碗豆腐脑,坐在那有点油腻的桌子前,“师父,制笔的家伙,我得带去?!?br />
    “嗯。手艺人走到哪里,吃饭的家伙都不能忘记带?!?br />
    这个暑假,钟岳的制笔技艺也没落下,有事没事就上手练练,也算是小有所成。

    张来福踩灭了烟头,打了个哈欠,集市上人来人往,有趁早来挑新鲜蔬果的,也有放了地笼,一大早收上来的鱼虾河鲜。

    还有背着孩子的女人们,(身shēn)后的襁褓里,小脑袋还靠在母亲温暖的后背呼呼大睡,丝毫没有被周围嘈杂的环境影响到睡意。

    点心端上了桌,中年妇女用抹布抹了抹桌子,笑道:“生意忙,桌子来不及擦,担待点?!?br />
    “不要紧不要紧?!?br />
    张来福往豆腐脑上加了瓢辣酱,拿起葱油饼吃起来。

    “听隔壁老康说,这沪上的人都(爱ài)吃甜食,烧(肉ròu)都要往里头加几瓢糖,你吃不惯,要不带几瓶辣酱过去?要不拎几条腊(肉ròu)带过去?”

    钟岳笑道:“师父,这个你就别((操cāo)cāo)心了。吃还能难到我么?”

    “嗯?!闭爬锤9距搅丝诙垢?。

    两人各自吃着面前的早点,吃得差不多了,钟岳那餐巾纸擦了擦油腻的嘴,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吃一顿早饭了。之前在家里,也懒得过来吃,都是随便吃点应付了事,今天算是吃了口舒爽的。

    张来福见到钟岳搪瓷盘里还剩下个煎包,就夹过来塞进嘴里,喝完碗里最后的豆腐脑,“到哪儿都别忘本,糟蹋粮食,要天打雷劈的?!?br />
    用手抹了下嘴巴,张来福将竹篓背在肩上,说道:“今天做顿好的?!?br />
    说着,掏出了一个小布袋子,将零钱数了数,放在桌上,“付钱?!?br />
    老板娘走过来,将钱往兜里一踹,“下次再来哈?!?br />
    “嗯?!闭爬锤:芷降赜α艘簧?,跟钟岳走出两步,才嘀咕道,“这俩夫妻不厚道,下次不来吃了?!?br />
    钟岳感觉有些好笑,问道:“咋啦?”

    “当初刚支摊子的时候,这葱油饼这么大一个,现在缩了一圈?!?br />
    “哈哈?!?br />
    两人走在集市里,不少乡里熟识的人都打招呼,聊几句。

    “哟,师徒俩来买菜啊?!?br />
    “嗯?!?br />
    “新鲜的草虾,来点?”

    “怎么卖?”

    “十块三两,只只都是活灵的?!?br />
    钟岳一看这鲜活的草虾就心头一颤,自己那齐白石画虾技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用武之地啊。

    今天张来??墒窍铝搜玖?。爷俩搞了六两草虾,两个猪肋骨还有一条鲜活的白鲢。

    从集市回来后,钟岳便帮着张来福收拾鱼虾,肋骨焯水。

    那台收音机,是张来福唯一从钟岳要来的老物件,放着九十年代的老歌。

    竹筒盐焗虾。

    油焖大虾。

    一虾两吃,这个张来福的独门绝活,钟岳自从吃了一次,就喜欢上了这口味。

    盐焗的虾(肉ròu),加上一些蒜泥辣酱,味道别提有多爽了。

    张来福瞅了眼门口停着的小轿车,说道:“谁来了啊,阿岳,去看看。这里我来弄就是了?!?br />
    鱼已经洗干净了,虾线也挑掉了,张来福拿着鱼虾,朝灶间走去。

    钟岳擦了擦手,走出了门。

    “钟岳。果然在这里,刚才去你家没人,四周打听了一下,乡里人说可能在这里,我们就顺着摸过来了?!?br />
    钟岳看了眼黄明川和张邵林,这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这回又是要来唱哪一出?

    “两位有事?”

    张邵林说道:“上回那个奖项,我们拿到徽大,那边人说你去华东交流了,所以特地给你带了过来?!?br />
    “哦。这么郑重其事啊?!敝釉滥霉な橐约敖北?,看到两人(欲yù)言又止的样子,便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张邵林尴尬地笑了笑,“你就不看看什么奖?”

    “二等奖,我知道了?!敝釉莱读顺蹲旖?,怎么,还要特地过来嘲讽一下?

    “慢着。你自己看看,是什么奖?!?br />
    黄明川故意咳了咳嗓子,“咳,那个钟岳,之前我说错了?!?br />
    钟岳狐疑地打开证书。

    “一等奖?”

    张邵林微笑道:“当之无愧?!?br />
    一等奖也好,二等奖也罢,对于钟岳来说,倒是区别不大,“哦,那谢谢两位特地跑一趟了?!?br />
    屋里的张来福拿着竹筛走出来,“阿岳,谁啊?!?br />
    “市里两位搞书法的?!?br />
    搞书法的,这个称呼,不免让黄明川和张邵林有失颜面。不过两人都有愧于钟岳,也明白人(情qíng)世故,朝张来福笑了笑。

    “哦?”张来??戳搜壑釉朗种械闹な榻北?,“你这孩子,这市里的书法家特地下乡给你送奖状纸,你这把人晾门口,这叫什么话?都饭点了,两位若是不嫌弃,在这里吃了再走吧?!?br />
    张邵林笑了笑,“这样……不太好吧?!?br />
    “有什么不好的,来来来,阿岳,给两位倒茶。灶间我一个人忙活的过来,你好好招待一下?!?br />
    钟岳拿过两个玻璃杯,放了点茶叶后,给两人沏上茶。

    “还有什么事吗?”

    钟岳不相信,两人是为了蹭顿饭进来说话的。

    “咳咳?!?br />
    张邵林朝四周看了看,“大屏乡环境(挺tǐng)不错啊?!?br />
    “是啊,老张,我头一次过来,也惊讶到了,这里确实不错。待会儿去看看小荷山,那儿更适合采风,下一次书协聚会,我看到那里(挺tǐng)好的?!?br />
    钟岳古怪地看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尬聊,也不搭话,就在一旁看着。

    “嗯,我看下次咱们带家里人过来自驾游(挺tǐng)好?!?br />
    “也是。就是山里有没有信号?!?br />
    “我说……”

    “……”

    两人尬聊了五分钟,见到钟岳一直不说话,终于也是没话说了,把话题拉扯了回来。

    “小岳,你的灵飞经写得确实不错?!?br />
    “不好啊,黄老您前些(日rì)子才提过,没有那幅《颜勤礼碑》出彩?!?br />
    “哈哈,不同书体嘛,我也没怎么去看过,那会儿评分的书协会员,难免有失误的时候,后来又综合评定了一下,还是决定将一等奖颁给你?!?br />
    钟岳笑道:“原来还能这样啊?!?br />
    张邵林轻咳了一下,说道:“钟岳啊,之前那块石碑的事(情qíng),你也别太介意,上边压力大,所以我这也是被赶鸭子上架,那时候太鲁莽了?!?br />
    这是……来讲和的?

    钟岳感觉到谈话的调大致是这么个调了。只是他不明白,张邵林这样的(身shēn)份,何必向他妥协,难道良心发现了?

    灶间内飘出了香味。

    “这些事(情qíng)嘛,过去了也就过去了?!?br />
    如果没有黄明川下乡捞石碑,估计钟岳也不会下井,也拿不到现在这个笔法系统。之后张邵林的强势打压,也让钟岳得到了意外收获,神人九势,初显真容,如果钟岳悟出九势,那么势必将在当今书坛掀起一股风浪。

    听到钟岳这话锋,两个矫(情qíng)的老头也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这事,说到底,还是咱们的错?!?br />
    “对对对,老黄啊,咱们也表示表示。对了,你之前说要邀请钟岳入市书协的事(情qíng),怎么样,有眉目了没?我这个名誉理事还能派上点用场么?”

    钟岳微笑道:“好了,书协这事(情qíng),咱们先搁一边吧。张馆长,黄老,有话直说吧,到底还有什么事?”

    “沪上小楷王,钟岳,你怎么认识的?”

    “沪上小楷王?谁?”

    张邵林一愣,皱眉问道:“你不认识?那他怎么会撰文声援你?”

    “不清楚啊,什么撰文声援?”

    张邵林看到钟岳一问三不知的样子,叹气道:“看来你确实不知道?!?br />
    “沪上小楷王,这个称号有点狂啊?!敝釉勒γ抛?,现在书法界真是歪风邪气鼎盛,写个书法,还封王了?

    黄明川说道:“同行抬举呗。听说是王羲之的后裔,你也知道,书法界论资排辈,有这种(身shēn)份,自然能吃得开。你这个钟繇后代(身shēn)份,现在被报社一炒作,如今也小有名气了?!?br />
    “既然他撰文声援你,你正好要去淞沪,就过去交流交流,对你有好处?!?br />
    “呵呵?!?br />
    靠祖辈这样的拉虎皮扯大旗,这就有点不要脸不要皮了。

    钟岳看到张来福已经端菜出来了,便想结束这个话题。

    “我们吃饭?!?br />
    “……”

重要声明:小说《山沟书画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