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恶意报复

    电话响了三声之后被接起:“晓婉?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边传来顾远程急切又惊喜的声音,声音中带着点喘气。许晓婉猜测,他应该是在崔雨鑫的病房里看到了她打来的电话,然后急急忙忙跑出去躲着接的。

    许晓婉在心里冷笑,她突然觉得一切似乎都没那么重要了。

    什么(爱ài)还是不(爱ài),对她来说,或许已经没有了什么区别。

    女人收了收神色,还是让自己的口气尽量听起来温柔:“远程,今天能出来一趟吗?我好想见你?!?br />
    顾远程一听许晓婉这软软糯糯,可怜巴巴的声音,顿时这几天的心酸和痛苦全都烟消云散甚至还生出了一丝自豪感。什么不想理他,只是小女生一时生气说的气话罢了。晾了她几天,自己就憋不住了。

    男人欣喜的看着手机,脸上浮现一抹亮色:“晓婉,你是原谅我了吗?还是想我了?其实我也好想你,茶饭不思的想你……甚至整天整夜的睡不着觉?”

    顾远程说起(情qíng)话来一(套tào)一(套tào)的,这要是以前的许晓婉定是招架不住,可现在她才发现……这些(情qíng)话仔细听来,其实并没有多大的(诱yòu)惑力,只是以前她深陷其中罢了。

    “那晓婉我们在哪里见?”顾远程也有点迫不及待,他这些天一直在医院陪着崔雨鑫,心(情qíng)都很压抑。他很想念许晓婉,这些天他夹在崔家和她中间都快要被((逼bī)bī)得发疯了。

    许晓婉怔了怔,把心里的那些不舒服统统装回了肚子里。

    她装作柔(情qíng)蜜意的开口“就明天吧,我想快点见到你。一早就来好吗?我想你多陪陪我。说不定这一见,又要隔好久才能见面了?!?br />
    顾远程听这话自然更高兴了,脸上的笑意愈发明显:“好好好,晓婉,等我?!?br />
    “嗯,那等会我把地址定好发给你?!毙硐袢崛岬乃低?,就直接把电话挂了。顾远程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听着电话挂断的声音,只能悻悻作罢。

    过了不到一会儿,许晓婉的信息就发过来了。戴震公园。听起来应该是一个小公园。顾远程去搜索了一下,发现是一个离他现在所在的医院很远的小公园。

    顾远程皱了皱眉,但是很快,他就理解了。许晓婉可能是怕又被别人发现了。没事,只要能见见她就好了,别的他不在乎。

    第二天一早,顾远程七点就起来了。崔雨鑫还在甜甜的睡着,顾远程轻声地穿上衣服。洗漱好,他看着镜子里神清气爽的自己,满意的笑了笑,这才抬脚走出病房。

    顾远程到达和许晓婉约好的小公园时,发现许晓婉还没到。他了然的笑笑,女孩子嘛,来见心上人肯定是要好好打扮的。他也笑自己真是心急,来得这么早。

    可是顾远程却不知道,此时他正在等的许晓婉,已经到了崔雨鑫所在的医院。

    许晓婉穿上早就准备好的护士服,戴着口罩,从楼梯走到了崔雨鑫所在的楼层。

    许晓婉走到崔雨鑫病房门口的时候,小心的左右看了看。然后,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许晓婉进去的时候,崔雨鑫还玩着手机里的游戏,一脸很开心的样子。崔雨鑫的(身shēn)体已经差不多恢复好了,面色红润健康,眼神黑亮有神。

    许晓婉知道,崔雨鑫是因为那次的车祸,记忆受损,现在还停留在二十岁的时候。

    可是,正是因为这样,许晓婉才更生气。

    凭什么,在全世界都因为顾远程的事(情qíng)来指责羞辱她的时候,在她过得最艰难的时候,崔雨鑫却把一切的痛苦都忘记了?在医院里住着,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所有人对她的百般照顾?

    同样是女人,命运为什么就如此不同?许晓婉越想越生气,眼露凶狠,浑(身shēn)都散发着(阴yīn)森可怕的气息。

    正玩得开心的崔雨鑫似乎也被这危险的气息打扰到了,她抬起头,就看见了门口站着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女人。

    说陌生,是因为她不记得这个女人是谁。说熟悉,是觉得自己好像在哪见过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个女人还正在充满敌意的看着她,崔雨鑫疑惑了,一头雾水的问她:“你好,请问,你是?”

    许晓婉看着崔雨鑫一脸懵懂的样子,就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她突然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原来,你是真的忘了一切???那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出的车祸吗?”

    女人(诱yòu)导(性xìng)的问出口,她想试探一下崔雨鑫是不是真的什么都记不得了。

    崔雨鑫看着面前奇怪的许晓婉,并没有瞒着她:“我丈夫说,是我自己开车的时候不小心出了车祸?!?br />
    听见“丈夫”这个词,许晓婉心里更加难受,她死死地瞪着崔雨鑫:“那你丈夫有没有告诉你,是我,害得你出了车祸?”

    崔雨鑫睁大了眼睛,有点不敢相信的问:“你害得我出了车祸?”可是顾远程不是告诉他是她自己(情qíng)绪不好才导致车祸的吗?

    “对啊,就是我。你不知道是我约你出来的吗?”许晓婉一瞬间感受到了报复的快感,她顿了顿,接着说:“你的丈夫背叛了你,他每天早出晚归其实也不过是留在我那。他不(爱ài)你,却还是要勉为其难的和你在一起。崔雨鑫,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在许晓婉一遍又一遍的强调下,崔雨鑫的脑海里终于闪过了一些片段??啥际呛芰闼榈?,崔雨鑫感觉到自己的头有些痛。她抬手按住自己的太阳(穴xué),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医生本来就嘱咐过,崔雨鑫在恢复阶段不能受到刺激。顾远程出轨的那件事,在崔雨鑫的心里本就是一个磨灭不去的伤疤。也是因为想逃避这件事实,崔雨鑫才选择(性xìng)的失忆了??墒谴耸?,许晓婉却这样不顾一切的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崔雨鑫这件事。

    头痛,真的很痛。崔雨鑫此时的感觉只有这些。她很想不再去想那些事了,可是许晓婉还在不停的说着。

    “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别……”崔雨鑫的头越来越痛,只能抱着头,喃喃着。

    许晓婉看她这样子,心里得意极了,继续狠狠地刺激着崔雨鑫:“记起顾远程是谁了吗?那,她出轨的事你是不是至今都还蒙在鼓里?”

    崔雨鑫听完这句话,蓦地从自己的手臂里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许晓婉。崔雨鑫的(身shēn)体在发抖,很快,直接就倒在了病(床chuáng)上。

    “哈哈哈哈……”许晓婉见状放肆的笑起来,是一种恐怖的,充满邪恶的笑。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理,可是只要一想起顾远程的无(情qíng)还有崔母那些不堪入耳的侮辱,许晓婉就不觉得愧疚了。

    慢慢的,想起可能很快就要有人来查房了。许晓婉看着崔雨鑫躺在(床chuáng)上不省人事的样子,心里产生了巨大的恐慌。

    女人赶紧拿出口袋里的口罩戴上,匆匆走出了病房。

重要声明:小说《情挑酷少:萌妻,甜甜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