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放虎

    不知道为什么,貌似那些当和尚的,都喜欢拿根棍子或者杵当兵器。

    其实这应该是在古代的原因,在古代(禁jìn)兵器。

    什么是兵器呢?军阵上用的着的东西,盾牌盔甲长兵器,弓箭。

    短刀不在此列,但长的就是要(禁jìn)的,故而有权利行走天下的和尚,又喜欢用长兵器,只好把长兵器的刃头去掉,变成棍子。

    杀生和尚手中一根降魔杵,更是使得如疯如魔,这种兵器在力大的人手中,威力惊人到到极点。

    论力气,李敢是不行的,但若论起灵活与敏捷,杀生和尚是拍马都赶不上他。

    剑走轻灵,更何况是传承自越女阿青的记忆中的剑技,而越女阿青又是跟白猿学的剑,更是把轻灵敏捷走到了极致。

    这个世界上,水与火之间是互相克制的,克制与被克制的位置,仅在于多少。

    力量与敏捷之间更是如此。

    当力量大到无解,便可以一力降十会,可若是敏捷到你有再大的力量也打不着的程度上,再大的力量也是无用。

    而现在杀生和尚的力量虽然很大,但并没有大到无解的地步,熟铜做的降魔杵纵然在院子的地面上砸出了很多坑,却没有碰到李敢的半点衣角。

    “你说,这和尚要多久才力竭?”

    “不知,这和尚力大无穷,想要力竭,应该还是(挺tǐng)困难的。

    你忘了在县城的时候,那个杀了我们两个兄弟的道人被我等击伤后,换了这家伙来。

    我等退到这里时,这和尚可是跟在我们马车后追了整整一天,他可是用两条腿来追马车。

    由此可以想到,他到底有多少力气,所以我赌这大和尚,能在这里跳一个时辰?!?br />
    “你们也够没心没肺了,没有看到会主正在被对方追的(屁pì)滚尿流的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院墙上坐了几个人,正是于(禁jìn)他们。

    他们那几个来了之后,竟然没有出手帮助他们现在的会主大人李敢同学制服眼前这个疯狂的杀生和尚。

    而是逍遥的坐在院墙上,看戏,如果再给他们一听可乐,还有一包爆米花,那就更到位了。

    看戏还不够,居然还点评了起来,他们真的是一点都不担心李敢??!

    确实他们不担心,李敢是什么人,他可是敢当着几百人正面冲锋并击溃(身shēn)上却没有半点伤的狠人,一((贱jiàn)jiàn)在手,天下我有的高手中的高手。

    杀生和尚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徒劳的攻击,四周戏谑的话语,还有面前这个汗都没有两滴的滑不溜秋的李敢。

    他一边挥舞手中的降魔杵一边狂吼:“有本事停下接我一杵,躲来躲去算甚英雄!”

    李敢闪动着(身shēn)形,如闲庭信步,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块黑炭,每次闪动间,都会笑着往悟空和尚划上一道。

    到现在才多久,悟空和尚(身shēn)上居然居然都划了几十道黑印子,如果是刀子,悟空和尚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所以正因为如此,悟空和尚才如此激动,愤怒,手里的降魔杵挥得跟车轮似的。

    但一切都好似无用功,从一开始就没能碰到李敢分亳,现在脾气上来,手下越发凌乱,更是没有半点机会。

    没有任何希望的徒劳是会让人绝望的,所以在脖子被李敢用炭画得黑黢黢的时候,杀生和尚,就扔下了手中的降魔杵。

    他认命了。

    “和尚,我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br />
    李敢笑了笑,抛下手中的木炭,说道:“动不动就要杀要剐的,我不喜欢,你把(身shēn)上的钱,还有你手中这根铜做的降魔杵,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放下就可以走了。

    不过下不为例,这次放过你,下回再来,那可真的是要命了?!?br />
    “此言当真?”

    “当真!”

    悟空和尚也是干脆,一个钱袋子,包袱里面翻出来一个铜钵,手上一根铜做的降魔杵,都是值钱的玩意儿。

    然后抬腿就往外走,一点也不担心,有人从他背后,出手。

    因为如果李敢想要他死,刚才就有无数次机会,干掉他。

    于(禁jìn)有点愕然,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李敢,问了句:“真的就这样放他走?

    此人可是白莲弥勒的人,应该还是个人物。

    就算你现在把他放了,下回还会来的,不过来了就不会只有他一个了?!?br />
    悟空和尚正往外走的脚步停住,现在说话的这个人他认识,于(禁jìn),澄县捕头,原来是统管整个县城的所有衙差,算是个人物。

    而且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等人要拿他们这些曾经碍了事的人开刀,知道抵挡不住,就很干脆地舍弃了县城的家业,跑到山里来了。

    有些人就是天生的会审时度势,这些人更为谨慎,可以防患于未然,防患于未然,另一种说法就是把威胁从萌芽的时候就掐掉。

    而现在自己,总部派来的护法,杀生和尚悟空,就是他们的威胁。

    虽然现在看来,是在跟李敢争斗中落了下风,甚至没有还手之力,但现在自己是势单力孤,一但把自己放回去,自己肯定是会召集部下,再次前来找麻烦。

    那么作为聪明人的于(禁jìn),站在他的立场,杀生和尚,该死。

    起码就算是,下回白莲弥勒的人到来,也会少了一个顶尖的战力。

    其实悟空和尚想跑来着,但是没跑,因为他知道,在这里只要是李敢不愿意让他走,就一定走不了。

    李敢的速度,是他见过最快的,也许只要愿意,江湖上没有几个能逃的出他的追杀。

    缓缓转过(身shēn)来也不说话,漠然地看向李敢,而李敢也看了过来,眼中带着戏谑:“你看,有人不想让你走,担心你回去再带人来捣乱,搞得我现在有点为难,你说我是该让你走,还是不该让你走呢?”

    悟空和尚一脸淡定,看了一眼正纠结着的于(禁jìn)等人,淡淡说道:“无妨,一切但凭施主决断,和尚学艺不精落入你手,是生是死,并无半点怨言?!?br />
    李敢做出头疼模样:“还真是把你放回去,可是放虎归山。

    你说如果把你放回去,你还会带人来找我们麻烦吗?”

重要声明:小说《明末佣兵系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