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犹如梦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段小烦 书名:平王皇后
    等他们入宫觐见完,再次出宫坐回马车的时候。

    萧瑾仿佛自己(身shēn)处梦境般,困扰自己十几年的女儿(身shēn),就这么解决了?

    曾经多少时光,她痛恨过,为何不是真的男子,这样父亲就不用经常用愧疚的眼神看着她,她也不用担心父亲哪(日rì)受自己的牵连,而有欺君之罪。

    曾经多少时光,她挣扎过,心中对知秋的(爱ài)慕,碍于自己的(身shēn)份,却无法对其诉说,只得把(爱ài)慕压在心底,看着他成亲娶妻。

    曾经多少时光,她苦涩过,忧虑过,后来慢慢的接受……

    (身shēn)旁的的妖孽男子,一贯地伸手搂着了她的腰,俯在她耳边问道:“没事吧?”

    萧瑾木然把头转向他,貌似自己自从遇到他之后,一切都变了。

    他眼神之中似乎带着一丝隐隐地紧张,萧瑾忽然凑到他的俊朗的侧脸上,重重咬了一口,然后问:“疼不疼?”

    云墨安一手捂着脸,有些委屈看着萧瑾道:“瑜儿,你怎么这么狠心,咬这么重当然疼了?!?br />
    “哦,”萧瑾语气提高了一些,然后又自语道:“原来不是做梦?!?br />
    闻言,云墨安哑然失笑,想不到她还有这么孩子气的行为,以他对萧瑾的了解,他知道她绝对是故意惩罚他的,“你怪我了?”

    萧瑾淡淡的睨了他一眼,声音平淡的不带一丝波澜,“如果你是指,利用我被秦翱和丽妃陷害的事(情qíng),来扳倒秦翱,而秦昊的失利,你或多或少也在其中起了作用,还杀了可能会去娶我的秦越,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中,那我想,我是应该是要怪你的?!?br />
    之前所有的事(情qíng),涌上了萧瑾的心头,她以前就一直好奇,云墨安明面上是支持宁王(殿diàn)下的,可暗地又并不帮他,那时候她一直就怀疑,他到底有何意图,从刚刚他和太后的接触之中,已经看出了端倪,原来他一直是暗自支持十皇子秦烨的。

    而且从回京见到文纪升亲自带兵包围大理寺监牢,来抓她,就看得出,文纪升实际上是纪嵩的心腹,他之前出现在东南,她岂能看不出,之前云墨安和纪嵩也同样有关系。

    云墨安一向聪慧,看得出萧瑾虽然已经想通了之前所有的事(情qíng),可还是咬了自己一口,她并不是真的要怪自己,心中松了口气,他之前收到纪嵩对萧定雄动手,除了萧瑾完全不想依赖自己的失望,同时也有萧瑾是否因此责怪自己的忧虑。

    云墨安的手已轻柔地抚上她的脸颊,对着萧瑾苦笑不已道:“瑜儿……我哪有玩弄所有人于鼓掌,我要真的算无遗策,就不会把你置于如此危险之地?!?br />
    如果真的一切顺利,他早就能和萧瑾已经成亲了,又岂会让萧瑾担心受怕,孤(身shēn)跑到京师救父。而且让萧瑾此刻恢复女儿(身shēn),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岳父大人一旦知晓,一定会骂他自作主张的,恢复女儿(身shēn)之后带来的一系列后果,他们都需要一一承担。

    马车内两人,静静凝视许久,萧瑾同样轻叹,“你到底答应了太后什么条件?”

    云墨安颇为不以为意,“还能有什么,无非是将军府和我的人以后拥立他们,牵制纪嵩罢了?!?br />
    萧瑾有些咋舌,这人忽悠的能力超强,他们将军府本就是支持皇帝的,对纪嵩本就起到牵制的作用,要不纪嵩为何要动将军府,又何来条件之说?

    “那东宁出兵的事(情qíng),应该不是假的?”怎么会如此之巧,他们将军府出事,东宁就要出兵了?

    看着萧瑾怀疑的眼神,云墨安眼神闪了闪,“风云阁只是卖了些(情qíng)报给东宁?!?br />
    萧瑾黑线,这人刚刚一脸正气地说,左相大人为了一己私(欲yù)之类的话,和他在一起久了,自己的底线都变低了,她按理应该斥责他,应该怪他挑起两国战火,可她却说不出口,也没有立场说,因为他所有做的这些,都是为了自己。

    她伸手搂着了云墨安的(胸xiōng)膛,埋在他的(胸xiōng)膛之中,突然道:“墨安,你能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事(情qíng)吗?你这样,我有些害怕?!彼朴谒慵?,可佛理有云,算计过多,容易招致不幸。

    此刻,她不合时宜地想起,去年玄法大师的给他的一句忠告:善恶在他一念之间,勿杀戮过重。

    云墨安同样伸手回搂住了怀中的女子,眼中透着幽深的光芒,要是以往他肯定会回答好,可如今他却道:“对不起,瑜儿,这个我无法答应你?!?br />
    因为他曾答应过,不再骗她,已经知道她凤星的(身shēn)份,他早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也不打算回头。

    这样的回答,让萧瑾觉得意外又不意外,她有些头疼,索(性xìng)不想了,反正自己以后就在他(身shēn)边,她会看着他的。

    正当萧瑾和云墨安在马车内静静相拥,马车外传来一阵骑马,很快马蹄声越来越近,稍微过了一会,就听到文纪升的声音,“萧瑾,我能和你谈谈吗?”

    马车内的云墨安,附在她耳边轻语,“你可知道文纪升的真实(身shēn)份?”

    不会真的是皇子吧?她眨了眨眼。

    “不是皇子,我顺着上次你的猜测,在扬州细查了一番,居然发现文纪升的生母和纪嵩似乎有一段露水姻缘,因而我怀疑,文纪升实际上是纪嵩的私生子?!痹颇惨豢淳投馑?,摇了摇头,用传音的方式告诉她。

    萧瑾明亮大眼闪了又闪,这还真是让人意外之极,那当(日rì)文纪升哪来那么足的底气?

    “所以我们立场不同,瑜儿,不要搭理他?!痹颇埠芸焖党隽俗约旱恼媸的康?。

    萧瑾哑然失笑,刚刚在宫中还利用别人,现在又说立场不同,她想了想低语道:“以后互相见面的机会还多着,先看看他想说什么?!彼低昃吞羝鸪盗?,见到外面的文纪升已经下马。

    当车帘被撩开,文纪升就扫到马车内,除了萧瑾外,还有同坐的云墨安,甚至能见到他脸色可疑的咬痕。

    “云王,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和萧瑾单独谈谈?!彼遄判忝?,对云墨安道。

    云墨安眸光轻轻地闪了闪,含笑用一只手搭在萧瑾的肩膀,又把自己的侧脸扬了扬,道:“文大人,你也看到了,我们很忙?!?br />
    言下之意极其明显,他们正忙着亲(热rè),你最好有话快说。

    萧瑾脸一黑,白了云墨安一眼,直接走下马车,与文纪升一起,来到离马车不远处,这个距离她知道云墨安能听得见,“文大人,有何话要和我谈?”

    文纪升却开始解释,“我万万没有想到,你是萧瑾,之前在大理寺监牢,我并非有意那样对你,希望你不要怪我?!?br />
    萧瑾有些意外看了文纪升一眼,淡淡道:“文大人,现在再提这些有意义吗?我们终究立场不同,不是吗?”

    文纪升只是痴痴看着她,样子带着哀怨,又似乎有些想念,“萧瑾,我能继续叫你亭瑜吗?”

    萧瑾本想拒绝,又突然改口道:“无非就是一个名字,你想叫就叫吧?!被故橇籼鹾舐钒?,她直觉此人绝不只是纪嵩的私生子那么简单。

重要声明:小说《平王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