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困境

    下巴抬起,我看见蚩尤面无表(情qíng)的看着我:“哭什么?”

    我对着蚩尤的手指用力咬了下去!

    他一动不动,连眉毛都没有抬一个。

    鲜血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身shēn)体下意识有了反应,自动自发的((舔tiǎn)tiǎn)过受伤的手指。

    他的味道,比鲜(肉ròu)还要甘美。

    一闪而逝。

    手指被抽了回去,他死死的盯着我。我觉得他看上去想掐死我。

    我挑衅的抬起下巴,还((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嘴唇,对他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味道还不错!”

    蚩尤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我瞪着他:“有本事你就掐死我!”

    蚩尤冷笑了一声,他抽出骨刀。

    在这样的时刻,我莫名的竟然想起他曾用这把刀片的生鱼片。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底有哪里不对?似乎哪里都不对。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出错,我却找不到答案。

    我闭上眼睛。死也好,死了干脆。

    然后……我闻到了那只要一滴,就足够让我发狂的味道。

    我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鲜血从蚩尤的手腕上不断流下。

    “你干什么???”我惊怒的瞪着蚩尤:“你疯了吗???”

    鲜血的味道让我产生生理(性xìng)的干渴,喉咙沙哑,感(情qíng)上又为蚩尤的疯狂的行为又忧又怕。

    “我们来打个赌?!笔稚戏杩窳髯叛?,蚩尤却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一样,他淡淡说道:“你不吃,我就割自己一刀,你觉得,是我活得更久,还是你死得更快?”

    我傻傻的看着眼中像是有黑色的风暴在汹涌的蚩尤,半晌才找回声音:“你……你这个疯子!”

    蚩尤向来说到做到,这一点,我毫不意外。

    “我吃?!蔽液藓薜目醋潘?,冷笑道:“不过吐不吐不是我能决定的?!?br />
    说完,我也不再去看蚩尤的伤口,屏住呼吸,努力让自己不要去看不要去闻不要去想。

    (身shēn)体别束缚住,我只好扭动着,像是狗一样,去咬碗里的干(肉ròu),但这太难了。

    一只手沉默的伸过来,我大喝一声:“别动!你信不信,你再喂我,我马上吐给你看?!”

    不去理会此时蚩尤是什么表(情qíng),我努力了好一会儿,总算咬住干(肉ròu)含在嘴里,努力用唾沫让(肉ròu)干变得柔软一些,困难的咀嚼着。

    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么清醒的认识到——味同嚼蜡这个词有多么形象。

    然而即使我尽最大的努力吃了,胃却一点也不给面子。

    “呕……”

    感觉到原先下肚的那些(肉ròu)干又反刍了回来,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憋得几乎窒息。

    蚩尤慌忙扶着我:“吐出来,快点吐出来!”

    “滚……唔?!?br />
    感觉到蚩尤轻拍着我的背,我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红白的呕吐物吐了蚩尤一(身shēn)。

    “我早叫你滚开的?!蔽壹贝簧?,累得甚至连避开自己的呕吐物的力气都没有。

    “你……”

    “我做到了,你还不滚去止血???”闭上眼,不想再去看他。

    蚩尤做到这样,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身shēn)体发生了异变,变得像是野兽一样茹毛饮血,对于以前的我来说或许难以接受,但现在生理已经彻底的改变,吃(肉ròu)喝血和饿死,这不用选都能得到的答案。

    异变的(身shēn)体甚至对蚩尤有着毁天灭地的渴望,哪怕是最可怕的(淫yín)术也不抵这种感觉的万分之一,但这个已经不是我所能选择的了。

    解药只有蚩尤,但他不愿意给我。

    这也就罢了。既然他不想碰我,为何又要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我的底线?难道他就非要用这个来羞辱我?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蚩尤并没有离开,也不急着去处理手上的伤,而是脱掉了上衣,腰间仅围着一条兽皮裙。

    在他将流血的手腕凑到我的嘴边时,我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我皱眉避开,冷冷的看着他:“你还想羞辱我吗?”

    蚩尤的目光一顿,抬起手在自己受伤的位置(吮shǔn)吸了一下,紧接着不由分说堵住了我的嘴。

    甘甜的鲜血流入口中,理智想要抗拒,舌头却已经像是婴儿一样吸(吮shǔn)起来。

    久未进食而虚弱不堪的(身shēn)体,就像是为了自保一样,不断索取着,滴血成药,力气一点一点回来了。

    双唇分开,因为上一刻还过于胶着,分开时发出“?!钡囊簧?,像是在表达主人的恋恋不舍。

    “是我错了?!彬坑壬羯逞?,在我的头上轻轻揉了一把。

    我躲开,有些怀疑的看着蚩尤。

    他又想玩什么?

    “好好休息?!彬坑让挥性俣嗨敌┦裁?,转(身shēn)离开。

    在那不断干扰我的思绪的存在走后,我那像是锈住的大脑总算又开始运转。

    刚才我喝了血,人血,蚩尤的血。

    而我,竟然觉得香甜。

    这一刻,连我自己都害怕起自己来。

    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干呕着,试图吐出来,但根本做不到。

    门开了,红狐站在门口,正有些迟疑的看着我:“将军让我拿来这个?!彼易呃?,迎面而来带来一丝丝我最喜(爱ài)的气息。

    她跟蚩尤有接触,他们是怎么接触的?莫非他们在一起了?

    红狐手中拿的是什么,我根本没去看,而是死死瞪着红狐,试图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她带来的是生鸡(肉ròu)和一小碗鸡血,似乎有些受不了我的视线,低下头将东西放在桌上,冲我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虽然吃的东西有些奇怪,不过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将军可能是太担心你了?!?br />
    我盯着她:“你碰到他了?!蔽液芸隙ǖ乃档?。

    红狐有些疑惑:“什么?”

    我冷冷的看着她:“他是我的,离他远一点!”

    红狐先是露出一脸错愕,紧接着脸色大变,她咬紧牙关,气得颤抖,双拳紧紧握在两边,她一副想揍我的样子,但也不知道是怎么说服自己的,脸色变了又变之后,最后只是红着眼瞪着我:“我现在总算明白他为什么说你生病了,你放一百个心好了,我红狐敢做敢当,没有的事,我是不会承认的?!彼低?,又像是负气一样,抬起下巴,冷冷的丢下一句:“不过像你现在这样,他很快也会受不了你离开你的!”

    红狐狠狠将门甩上。巨大的摔门声让我脑子产生了片刻的停滞。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为什么变得那么多疑?

    但当目光落到了一边的生(肉ròu)和鸡血上后,我便将这一点疑惑扔在了脑后。

    将(肉ròu)和血全部享用完毕,(身shēn)体由内而外的感到满足起来。

    我秀气的打了个呵欠。

    (身shēn)体里的野兽吃饱了,想睡觉了。

    我蜷缩起来,闭上眼睛。

    ……

    接下来的几天,食物再也没有短缺过,也没有强迫我吃熟(肉ròu),但生理得到满足了之后,随之而来的,是精神上的巨大空虚。

    蚩尤没来了。他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既没有再来折磨我,甚至连影子都没有看见。

    又一天饱餐了一顿,在红狐来收东西时,我忍不住开口:“他呢?”

    红狐扯了扯嘴角,丢下三个硬邦邦的字:“不知道!”

    她肯定是还在记恨之前的事(情qíng),我心里感叹,记仇的女人啊。

    蚩尤再次来时,我还在午休。

    自从开始吃生(肉ròu)之后,我感觉白天时候越来越困了,夜晚却特别精神,但困在这么个小地方,非常无聊。

    他一来,我就醒了。

    蚩尤站在旁边,见我睁开眼睛,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哈哈,偷看我被我抓到了吧。

    “你找我有事?”

    如今吃得饱喝得足,我对他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

    我点点头,大发慈悲的道:“知错就改,看在(肉ròu)的份上,我原谅你了?!?br />
    “原谅我?”尾音微微挑起。

    我愉快的点头:“嗯,男人嘛,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情qíng)绪不稳定的时候,我理解的?!蓖6倭艘幌?,目光扫过他的手腕,看过去只剩下一条暗色的结痂了。目光一触及这个地方,我的呼吸不由得,快了。

    那滋味,真的太美了。

    蚩尤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淡淡道:“我是不是该谢谢你?”

    “不用了?!蔽壹枘训氖栈啬抗?,义正言辞的道:“如果你肯让我咬一口的话,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你的道歉了?!?br />
    比起道歉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哪有到嘴的(肉ròu)实在啊,是不?

    蚩尤的目光闪了闪,他缓缓坐在我的(身shēn)边。

    随着他的气息靠近,(身shēn)上的毛孔仿佛争先恐后的打了开来,一起体验的这场久违的盛宴。

    我听到他低沉的声音说道:“你说的吃(肉ròu),是想生吃了我的(肉ròu),还是……嗯?”

    这个笨男人,竟然认为本姑(奶nǎi)(奶nǎi)要吃人(肉ròu)?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黑了。

    “你当我是什么?食人族吗?”

    “生气了?”他卷起我耳边的一缕头发,把玩着。

    因为过于接近的距离,我不得不控制住自己的心神,以免自己忍不住去吸(吮shǔn)那漂亮的手指。

    “你现在在做什么?”我盯着他,屏住呼吸:“有胆子把我放了,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吃(肉ròu)?!?br />
    蚩尤失笑:“不敢。我怕把你放了,我会忍不住让你把我吃干抹净?!?br />
    我撇了撇嘴,有些不满意。

    还用让吗?敢放开我,信不信我把人吃得骨头都不剩?

    当我没听到他的小动作呢。我忍不住笑,算了,既然他现在乖乖的,我就大人有大量的包容他一些吧。

    没想到我都决定暂时放过他了,他却还敢来招惹我。

    修长的手指抬起我的下巴,他看着我微微笑了:“不过,我们还可以玩点别的?!?br />
    感觉到从接触的地方传开的细细的痒意,我像是被顺毛的猫一样,任他一下一下的抚摸着我的头发:“你想怎么玩?”

    “接下来由我碰你,你告诉我你的感受,如果你说实话,我就……吻你,怎么样?”

    我的目光定定的看着他的薄唇,呼吸,不由得加快。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的:“好?!?/DIV>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阴缘:鬼夫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