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上京兆府(求订阅)

    康熙四十二年,二月一(日rì)。

    赵友答应了那王哥的请求,就转过(身shēn)看着曹颙道:“如今事(情qíng)已成定局,你即使进去找他们也改变不了什么!”

    曹颙恨恨的往主院的方向看了眼才说道:“那就让他们作威作福了?不过是给父亲做了几天(奶nǎi)嬷嬷,还真把自己当个正经主子了?”

    赵友知道曹颙心中所想,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这可不就是自己此行的目的么?不然随便找个地方安置这曹颙就是。

    或者提前来将这曹府里面的人都给料理干净了,再不然太子(殿diàn)下不拦截下曹寅的书信就是了。只是,现在事(情qíng)都已经办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可是万万不能心软的。要不然那可真就是前功尽弃了。

    收拾好心(情qíng),赵友才对着曹颙说道:“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了么,这些个下人既然已经做到如今这个地步,想来这都是要疯魔了的?!?br />
    “你现在进去拆穿他们,可不就是把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逼bī)bī)迫他们么?这么一群快要失心疯了的人,你要再拿刀架在他们脖子上去((逼bī)bī)迫他们,真要((逼bī)bī)得他们狗急跳墙了,最后吃亏的还是咱们?!?br />
    “你现在进去,无非是想解解气。质问质问他们,怎么能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烧舛越饩稣饧?情qíng)一丁点的作用都没有,说不得还会给自己添烦恼?!?br />
    “倒还不如直接去那京兆府,将这事(情qíng)交给官府来办。以曹老爷的(身shēn)份地位,想来那京兆府尹也会多给几分薄面,迅速将这些糟心事给解决了?!?br />
    说完,赵友还轻轻的拍了拍面前曹颙的肩膀。这曹颙一直养在内宅,打小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qíng)。刚刚那股子韧劲和锐气,还是因为盛怒之下才有的。

    这会儿,怒气稍微平息了些,人也冷静了下来。只感到一阵阵的后怕,连(身shēn)子都开始微微的哆嗦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满是迷茫。刚刚若自己真的任(性xìng)的照着自己的想法做了,是不是这会儿那群疯子已经将自己怎么着了!

    越想,曹颙的心里边越惊恐,苍白的脸上居然带上了泪痕。

    微微带着些哭腔的对着赵友说道:“咱们先出去吧!”。赵友几句话,竟然就这么把这曹颙说的对这曹家老宅产生了恐惧感,也不知道(日rì)后等他住进来的时候,是不是会有心理(阴yīn)影。

    见目标达到,赵友也不再多话,带着曹颙便出去了。至于那王哥自然也是跟上了,这可是到时候一个不可或缺的人证。

    等到了曹家老宅的门口,赵友先掏了一吊钱给扔给其中一个力夫然后才说道:“这些东西你们先运到瓜尔佳承恩公府上去,就说是主子的东西。剩下的工钱,那边自然会给你们的?!?br />
    一听到是送到瓜尔佳府上去,这些力夫们便将一颗心给放下来了。这些个大家族,家资丰厚的紧,也不用担心他们会克扣自己的工钱。因此听到赵友这话,那些个力夫们,都颇为满意的就直接离开了。

    而另一边,赵友几人走了之后。曹家老宅的前厅里,里面那些个人等了一会儿,见没什么事(情qíng)发生,居然又张罗着开始赌钱起来了。

    要是往(日rì),这些个人或许还有警觉(性xìng)。只是这几年,酒色赌钱已经将他们的这份警觉(性xìng)都给磨得差不多了。一屋子的人,一个个的都像是什么事(情qíng)也没有发生一样,还是该干嘛就干嘛。

    解决了这边的事(情qíng),赵友就带着曹颙和王哥往京兆府那边去了。一路上,那王哥就缩在角落里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而这王哥的脑子里也在飞快的转动着,刚刚他可是听到了,那人说要将门口的那些东西给遇到瓜尔佳府上,还说这东西是主子的。

    虽说不知道这主子是谁,但是能在瓜尔佳府上称为主子的也就那么几个??墒?,不管是其中的哪一个都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摆正心态,这王哥就一直在心中思考着,自己等下到底该怎么说才能让那两位爷满意。到底要怎么说,才能把自己从这件事(情qíng)中摘的稍微干净一些。

    正和曹颙说着些什么的赵友,眼角的余光一直注意着窝在角落里的王哥。见他面上那丰富的表(情qíng)变化,心中就已经有了成算。刚刚那瓜尔佳府的信息,赵友可是特意说给这王哥听的。

    怕的就是这人到时候不老实,对曹家老宅里的事(情qíng)有所隐瞒。这才扯上一面大旗过来,为的就是给这人造成心理压力。

    这曹家老宅,本就在内城,离着京兆府本就不算远。前后不过片刻的功夫,一行人就已经到了京兆府。

    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赵友几人到是没有像一般平民百姓那样先递状纸上去。到了京兆府门前,赵友对着守在门口的衙役躬(身shēn)一礼,那衙役来扶额时候,顺势就将一块碎银给塞到了那衙役的手中。

    起(身shēn)之后,这才说道:“还请这位大哥通报一声,就说江宁织造曹大人嫡子求见?!币惶怯泄叵档?,那衙役也没为难,颇为爽快的就进去通报去了。

    钱和权,不管是在什么样的社会,都是最好的通行证。

    那衙役进去了片刻,救出来对着赵友一行人说道:“几位快进去吧,大人有请?!?。赵友也没客气,说了声麻烦小哥了,就将曹颙让到了前头,自己则和那王哥一起跟在后面,就这么进了京兆府。毕竟这次用的是曹颙的名头不是。

    等到了京兆府里面,就见京兆府尹对着曹颙说道:“想来这位便是江宁织造曹大人的高足了吧!”见人问,那曹颙话语间颇有些骄傲的说道:“正是小子?!?br />
    那京兆府尹嘴里面说着些好听的话,心中却是在琢磨着:这曹家嫡子,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也不知道是所为何事?而且,这曹家不是一直都在江南待着的么?怎么突然就回京了?

    虽说说的都是些好听的话,但不是说找京兆府尹是对曹寅多么不得了。而是因为帝王恩宠还在这曹寅(身shēn)上,这面子严格来说是给康熙的。

重要声明:小说《康熙年间当太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