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黎落(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烟萝 书名:二婚之痒
    黎落扫了一眼那张卡。

    那是一张崭新的银行卡,里面有多少钱她不知道。

    她的视线又从卡上移到卓凡的脸上。

    “什么意思?施舍我?还是间接挖苦我当初错过了你是多大的错误?”

    卓凡咬着唇,望着她的眼神突然变得很受伤,声音也突然哑了。

    “你没有错过,我一直在原地等你?!?br />
    黎落移开视线,收起桌上的两副碗筷,不想去细想在听到他这话时心为什么会痛,只冷冷地说,“我不要?!?br />
    “我只是不想你太辛苦?!?br />
    卓凡对着她走进厨房的背影无奈地说。

    其实在递上这张卡的时候,他已猜到她多半不会接受,可他还是这样做了,抱着一丁点儿可以说服她的希望。

    事实证明,她还是那个她,狠起来的时候够狠,连对自己都不手下留(情qíng)。

    等黎落洗好碗出来,卓凡躺在沙发上,看那样子是还有点儿醉,但也没睡,而是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可以走了?!?br />
    黎落隔着几步远的距离对他说。

    卓凡一手枕着头,双腿交叠,笑嘻嘻面对她一脸严肃的表(情qíng)。

    “别这样,这么晚了,我又人生地不熟的,你让我去哪儿?”

    黎落不为所动,依然冷漠。

    “我是有老公的女人,我老公不在,留宿别的男人不合适?!?br />
    “哎哟,我头好痛,刚才那一棒子太重,不知道是不是敲出脑震((荡dàng)dàng)了,胃也痛,浑(身shēn)都痛?!?br />
    卓凡可怜巴巴地叫唤着,往沙发深处缩了缩。

    看他这样子,今天晚上是打定主意赖在这里了。

    黎落只感到(胸xiōng)口憋闷。

    在厨房里洗碗的时候,她就想好了,无论他怎么死皮赖脸装可怜,她都必须要把他赶走??墒强此飧笨闪桶偷难?,虽然明知他有装的成分,还是不能做到绝对地狠心了。

    而这会儿,卓凡叫唤完,就缩在沙发里装睡。

    这是今天晚上黎落第一次仔细打量他。

    他明显也瘦了,想必这些(日rì)子过得并不好。尤其是这会儿头上缠着纱布的样子,书写着几分脆弱,让她的心中生出一丝不忍。

    最后,她也只是无奈一叹,转(身shēn)回到了房间里。

    听见关门的声音,卓凡睁开了眼睛。

    灯已经关了,只能透过窗外的月光,依稀看清房中各种摆设的轮廓,以及那扇紧闭的房门。

    他是真有头痛,胃痛,浑(身shēn)都痛,尤其是心痛。

    可今晚,却是他来到这里最踏实的一个夜晚。

    第二天早上,不知道是几点,他被关门的声音惊醒。

    睁开眼,天还未亮,门边窗帘大大掀起又落下的动静告诉他刚才听见的关门声不是梦。

    他挣扎着坐起来,才发现(身shēn)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床chuáng)被子。

    睡了一夜,头还依然有些疼,不止是伤口疼,还有宿醉过后那种涨涨的疼。

    打开门,只见黎落正打开院门往外走,于是他紧跟了上去。

    看了一眼时间,不过凌晨四点,路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行人。

    “这么早去哪儿?”

    卓凡快走几步跟上她。

    “买菜?!崩杪渌?。

    “买菜也用不着这么早吧?”

    卓凡说话间伴着一个呵欠。

    黎落回头看他一眼,“也没让你跟着?!?br />
    卓凡嘿嘿两声,继续跟上。

    “是,你是没让我跟着,是我自己犯((贱jiàn)jiàn)要跟着,好吧?”

    转过几条大街,才走到菜市场。

    黎落买了很多的菜,沉沉地几大袋子,卓凡坚持要帮她提着。

    一路提回去,卓凡觉得很沉,想到从前都是她自己一个人每天提这么重的菜回家,他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儿。

    回到院子里时,天已经蒙蒙亮了,黎落拿了很多盆出来,放在院子里的水池,准备洗菜串菜。

    没一会儿,天彻底亮起来,院子里的其他住户也陆陆续续地起来了。

    卓凡站在一边,没有头绪,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帮。

    那些邻居如往常一样跟黎落打招呼,却又不(禁jìn)多看了站在旁边的男人两眼。

    “别一直杵在这里,你可以走了?!崩杪渌?。

    卓凡接到大家八卦的目光,有点儿讪讪地。

    他挠挠后脑勺,轻咳一声,小声说,“老婆,你别生我气了好吗?我知道错了,为了孩子,原谅我?!?br />
    黎落抬头,瞪向他。

    “乱喊什么,谁是你老婆?”

    “我说妹子,你看你男人都认错了,你也消消气,就原谅他吧,你一个人怀着孩子,还要做生意,多不容易啊。虽然你很能干,但女人始终是女人,很多时候还是需要男人的?!?br />
    昨天那个打了卓凡的那个女人拿着刷牙杯子走到水池边,一边接水一边站在一个过来人的角度劝说她。

    在卓凡看来,她可以是昨天打了他一棒子很不好意思,所以才决定帮他说两句。

    其他人也都跟着劝。

    “是啊,夫妻(床chuáng)头吵架(床chuáng)尾合,没有什么是过去的,更何况,你们都有孩子了?!?br />
    “就是,你男人都主动认错了,你就原谅他吧,怎么着也得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啊?!?br />
    ……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劝着,黎落无奈至极。

    “不是的,他……”

    “好了,别说了,反正都是我的错,老婆,咱别吵了,别让人笑话?!?br />
    卓凡七手八脚帮她把串好的菜放上车,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没一会儿,邻居们都出门去上班了,黎落吃早餐的时候对卓凡说,“吃完这顿饭,你回南城去吧,别再出现在我眼前?!?br />
    卓凡只是冲她笑,并不答应她。

    等刷完碗,黎落推着车子出门,卓凡又跟上来。

    黎落凶巴巴地说,“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别一直跟着我成吗?我真的看到你很烦你知道吗?”

    无论她怎么骂,卓凡都始终笑脸相对,寸步不离。

    一上午,卓凡都在旁边帮她打下手。

    可是不到中午,一场大雨突如其来,黎落没有大伞,烧红的炭瞬间就被浇灭了。

    她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卓凡让她别管了,先避雨,可她不听,等把东西收拾好,浑(身shēn)上下早就湿透了。

    卓凡也没避雨,就那样陪她在雨里站着,心里不爽得很。

    本来她有一把小伞的,可她给了那个卖小菜的老婆婆。

    收完东西,黎落没理会卓凡,自己淋着雨推着车往家走。

    “特么先避雨行不行?”

    卓凡终于爆发了,在雨里冲她大吼起来。

    黎落依然不理他,只管自己推着往前走。

    卓凡冲过去,对着她的车子猛踹了几脚。

    黎落推他一把。

    “你有病??!”

    卓凡大口喘着气,雨水打在他的脸上,又顺着他的下巴流进他的衣服里。

    “是,我有病,我不止有病,我他妈还疯了!”

    黎落冲过去,一口气把他推出了老远。

    “你走,我过得怎么样,好也罢,坏也罢,我就是去当乞丐,也跟你没半毛钱关系,你一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只会增加我对你的厌恶?!?br />
    卓凡僵立在雨中,任大雨冲刷着自己,任雨水模糊了自己的视线,任她骂完推着车越走越远。

    回到家,她冲了个澡,把湿衣服换了,当时就觉得有些不舒服,也没胃口,所以饭也没吃就睡下了。

    等她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

    她只觉得脑袋跟灌了铅似地,好不容易艰难爬起来,有种天眩地转的感觉。

    拿了面镜子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脸红得好厉害。

    她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生病了。

    她得去看病,不能让孩子跟着遭罪,更不能因为生病耽误明天的生意。

    外面还下着小雨,黎落没有伞,便问邻居借了一把伞出了门。

    找到附近的一家中医诊所,医生一测,高烧39度。她说她怀了孕,不想吃药,怕对孩子不利,于是医生给她刮了痧。

    刮痧的过程很疼,一刮完,整个脖子和背都青紫了。不过,(身shēn)体倒是轻松不少。

    医生还是给她抓一些中药,建议她熬着喝,说是药(性xìng)温,对孩子没有影响的。

    从诊所里出来,雨又下大了。

    她去拿她放在诊所门口的伞,才发现伞不见了,不知道是被谁给顺走了。

    天已经黑了,看这雨没有要停的意思。

    这里离家不远,直接冲回去得了,到家马上换衣服,应该没事。

    她冲进雨里,没一会儿便被一只手臂拉住,头顶多了一把雨伞。

    一回头,卓凡打着雨伞站在她(身shēn)后。

    她甩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你别管我?!?br />
    卓凡拉住她,(阴yīn)着脸将伞塞在她手里。

    “你当我((贱jiàn)jiàn)吧,不管你我做不到?!?br />
    说完他转(身shēn)跑进了雨里。

    黎落打着伞望着他雨中的背影,心里涌起一阵难过。

    直到卓凡消失在雨中,她才打着伞回家。

    今天丢的那把伞是邻居的,她应该赔她一把伞,可是,她不想把手上这把伞赔给邻居,于是又折返回一个小卖部,买了两把伞,一把赔给邻居,一把留给自己。

    回到家,她还是把药熬来吃了。

    她本不想吃什么东西,但为了孩子,她还是煮了一碗面吃下,才上(床chuáng)睡觉。

    早上醒来,她明显感觉(身shēn)体轻松了不少,应该是烧已经退了。

    所以第二天,她照常出摊儿。

    晚上收摊儿回来,把车推进院子,看到院子中间那把椅子上坐着的人,她怔了怔。

    “不是让你走吗?你怎么又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二婚之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