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合清洞府在此处

    王宫修建在连绵小山上,虽是小山,也连绵数里,可见这王宫之宏伟。

    一刻钟后,袁颎萧尘二人来到了王宫东侧,这里是一片起伏的山丘,上面茂密的灌木林,刚好可以隐藏二人踪迹。

    沿着这灌木林往西,就能看到那王宫高达数十丈,全部由丈大巨石垒成的基座。

    基座之上满是符文刻画,还有不少明暗(禁jìn)制,寻常修士要是靠近,也会被这无数的防御(禁jìn)制给击杀成灰灰。

    当然,袁颎他们不会傻傻地从这里上去,被变成脚下这边灌木林的肥料。

    这王宫格局袁颎之前就来打探过,而且那人给的东西里面也有这王宫地图。

    袁颎才知晓在这灌木林后面不远,有一个隐蔽的洞府,听说里面就驻扎着王宫里面将近三成的精锐士兵。

    而这些士兵,无一不是筑基以上修为,最强的少说有金丹巅峰层次,可谓是这逻些的一处奇险之地。

    但也就是这洞府之中,居然有一条连接王宫内围的暗道,由此可直接进入王宫上面,这是相较于防守严密的正面,唯一一个可以往上而去的方法。

    当然,若是袁颎是元婴,根本不用考虑这个问题,飞上去就可以,可是弃宗弄赞会傻到不设置空中防御?

    两人在此修整片刻,袁颎也将土波鼠拿了出来。

    这货酣睡了这么久,修为都超过了金丹中期,天赋神通除了寻宝,还有在伊阙那次威慑刘海的金蟾后,就是再无展露。

    但是,袁颎知道,这土波还有最厉害的一个天赋,那就是蛇鼠都会的,找洞!

    
    土波也知道今(日rì)不同往时,所以也没有酣睡,在袁颎抱出来,就是警惕地嗅向四方。

    “主人,这里很危险,有不少隐藏的高手!”

    刚出现,土波就用惊慌的声音道,不过不是在外面,依旧在袁颎的识海。

    “切,一头贪吃贪睡还胆小的肥鼠,拿来干什么,还不如让老龙塞牙缝呢!”

    袁颎已经知道之前黄龙惊讶的就是土波,所以对其的话语并不在意,而是对土波传令道:

    “现在我要进这王宫里面去,你负责找寻洞府所在,我负责解决路上的阻拦,没问题吧?”

    土波(身shēn)为袁颎神魂相通的妖兽,自然知道袁颎如今的能耐,袁颎说的是命令,而不是商量,所以他‘哦’了一声,就是不再言语,嗅动着鼻子,朝前面走去。

    萧尘之前就见识过这不起眼的黑鼠吓退元婴妖精金蟾的辉煌战绩,所以此时袁颎让其领路也不意外,只是他很好奇,袁颎究竟打算怎么进去?

    难道是强攻?

    不过他也没有立即跟上,而是间隔三丈,警惕后面和两周。

    “主人,找到了,洞府门在那瀑布后面!”

    终于,行走了将近十分钟的两人一兽,在一个瀑布前面停下。

    到这里,已经完全是山野桃园的模样,若是不站在高处,根本不知道此处是逻些城的中心之地。

    那瀑布也不算大,高挂在五丈的半崖上,下面是一个水潭,两边满是树丛,远远一望,还真有点门的感觉。

    “什么人!”

    一靠近,冰冷谨慎的声音就是从瀑布里面传来,同时,袁颎他们也能感应到,自己已经被数道危险的气息锁定。

    “四个筑基,一个金丹,不算厉害,但要小心!”

    悄悄对萧尘传了这么一句音,示意其隐藏起来,袁颎则是转(身shēn),脸上已经多了几分紧张,眼中更有几分惊喜。

    “请问,这里是合清洞府吗,我是来拜师的?!?br />
    清亮的声音中还有几分稚嫩,一(身shēn)普通装扮,纯真的表(情qíng),旁边带着一只呆傻的肥鼠,此时的袁颎看起来就跟山野的牧童一般。

    “你知道这里,你是何人?”

    来到这里之前袁颎就已经思考了几种可能,所以此时自然也不会慌乱失言。

    “那什么,我在山里捉鸟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白衣叔叔,他说我有根,根什么骨来着,就让我到这里来拜师?!?br />
    此时,袁颎完全像一个懵懂的少年一般,脸上有正常小孩的紧张,却没有那种知事的畏惧。

    “白衣叔叔?这里不拜师,你赶紧离开,不然我们就要动手了!”

    对方明显心存疑惑,但是因为袁颎只是一个半大少年,误入此处的概率非常大,所以也并没有立刻起嗜杀之心,只想将袁颎吓走。

    但是袁颎闻言,脸上立马露出坚定之色,昂头道:

    “我就是来拜师的,那白衣叔叔告诉我说这里一定会收徒的,你们不让我拜师,我是不会走的!”

    “哼!再不走,一会你就走不了了!”

    这是另一个人的声音,威胁的言语中满是不耐,似乎袁颎要是再啰嗦,他就要残忍出手了。

    闻言,袁颎吓得一退,跌倒在地,神色惊慌,却没注意一个玉珏跌落而出,撞在旁边石块上,发出咔的脆响。

    “小子,那是什么东西?”

    眼见这玉珏,洞府里面的人语气顿时就缓和了许多,谨慎地问道。

    “???你们说这个吗,是那白衣叔叔给我的,说很值钱,叫我不要卖,可是不卖,怎么知道值钱,真是伤脑筋?!?br />
    “小子,你站在那不要动!”

    闻言,袁颎就当真不动了,只是拿着那玉珏不住猛看,似乎在研究这玉珏似乎真的像那白衣叔叔说的那般值钱。

    袁颎没注意,一个黑衣人影一闪就是出现在水潭前,那流下的瀑布没能打湿其衣袍丝毫,他迈着沉稳而无声的步子,快速靠近袁颎。

    目光,却是警惕得打量着四周。

    “小子,那玉给叔叔看看好不好?”

    黑衣男子其貌若虎,宽嘴塌鼻大圆眼,两道浓眉横在其上,最重要的是其两颊有一块异常突起的横(肉ròu),看起来煞是凶恶。

    看到这男子,袁颎就是瞪大眼睛,嘴巴也是张得老大,(身shēn)体一僵,明显是被吓傻了。

    见此,男子眼中闪过轻蔑之色,瞥了一眼躲在远处浑(身shēn)颤抖,低声呜咽的土波,警惕大减,就是伸手朝袁颎手心的玉珏拿去。

    而这一刻的动作,仿佛被放慢了无数倍,袁颎一直惊呆着,土波瑟瑟发抖着,男子探手去拿那玉珏。

    玉珏入手,有些冰凉,一看就是价值连城之物,男子眼中闪过惊异之色。

    然而,不待其继续反应,原本袁颎一直呆滞的眼睛,却是突然盯上了他,幽黑深邃,就像黑洞一样让人心惧。

    在那有些稚嫩的脸上,慢慢浮现的是几丝讥讽的笑意:

    “想抢我的东西,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闻言,男子就是大惊,然而不待其反应,斜里就是冲出一人,一道棍影一闪,就是将他砸向瀑布。

    见此,袁颎精光大涨,沉声道:

    “上!”

重要声明:小说《高老庄的美好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