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一百六十三章 伏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他曾是少年 书名:藏锋
    (ps:书评区在搞书评活动,第一名两百现金奖励,前十名都有,具体内容在书圈的置顶帖子里面,单独发帖书评,月末评选,大家积极参与。)

    天色渐晚。

    大黄城上人人肃然。

    预料中牧极的进攻还未有来。

    似乎这一(日rì)除了清晨那一场奇袭又要安然落幕。

    徐寒皱了皱眉头,看向远处那座风平浪静的军营。

    是他算错了吗?他的心底不可避免的生出了这样的疑惑,牧极的心思当真如此难以揣测吗?

    徐寒转过头看向那些整整一(日rì)绷紧了弦的士卒们,或多或少脸上在此刻都有了些疲惫,他们心底大概也有这样的念头吧。

    徐寒想到这里,眉头皱得更深了。

    若是他是牧极会如何做?他这么问自己,试图找出一个足够让自己信服的答案。

    夜色越来越重,夕阳在远处的山头沉沉落下,最后一抹光辉猩红的洒在大黄城的城头。

    呜!

    伴随着一声绵长的号角,那远处的牧家军军营之中又忽的又一道道(身shēn)着甲胄的(身shēn)影迈步而出,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足有五六万之众。

    “佯攻吗?”徐寒侧目看向远处的阵列,心里暗暗想到:牧极又发起了每天夜里必行的佯攻,那今(日rì)那些天狩境的强者大抵是不回来了吧?

    徐寒想着这些,心底却暗暗觉得有些不对。

    但他说不出来这样的不对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他侧头看了看城头上的诸人,林御国已经开始布置手下的士卒就位,准备如前几(日rì)一般用弓箭((逼bī)bī)退这些佯攻的士卒,那些早已埋伏好的天狩境强者也纷纷作势就要离开各自的位置...

    不对!

    徐寒猛地在那时想到了什么,他再次低头看向那些越来越近的牧家军士卒。

    他们队伍整齐,器宇轩昂似乎与前几(日rì)并无任何差别。

    “弓箭手准备!”耳畔,林御国的高呼响起,城上的弓手们纷纷拉满了手中弓箭。下一刻只待林御国一声令下,那些利箭便会化为一道倾泻的银瀑,杀人夺命。

    “放!”林御国再次高呼道。

    “等等!”但话才说到一半,一旁的徐寒便大声喝道。

    或许是之前徐寒的一些行为让诸人在心底已经暗暗的留下了些许威信,又或是他这一喝中所包裹的气息太过冷冽,诸人在那时竟然纷纷都真的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侧眸看向立在城头上的徐寒。

    只是他们看着徐寒,徐寒却并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那少年低着头,死死的盯着那一群越来越近的甲士,眉头越皱越深。

    这时,那群甲士中似乎有了些异动,一些人群中甲士开始来回攒动,似乎在寻找又像是在等待些什么。

    那一刻,徐寒的瞳孔陡然放大。

    “小心!天狩境来了!”他发出一声暴喝,那些甲士中便有近千道(身shēn)影在那时飞(身shēn)而起,直直的朝着大黄城城头杀来。

    而大黄城一方本已有所懈怠,幸得徐寒提醒一行人终是醒悟了过来。

    “仰弓?!绷钟闶瞧渲兄?,他亦发现了这一点,当下便改了指令,一声暴喝下,数万弓手手中的长弓猛地抬起,将幽寒的箭芒对准了飞向城头的那千余名天狩境的强者。

    “放箭!”然后随着他的一声暴喝,数以万计的箭芒便在那时朝着那千余名天狩境强者倾泻而出。

    那些天狩境的强者显然没有料到在有数万大军掩护的(情qíng)况下,这些城头上的弓手竟然有如此迅捷的反应,一时间愣了愣神,这才撑起各自的真元抵挡这铺天盖地的箭阵。

    天狩境固然强大,有真元相护,凡铁难伤。

    但这世上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无敌,哪怕强如仙人若是真的打起来,也不见得不会被百万大军生生耗死,更何况这些天狩境的强者。

    这世上哪怕再微小的力量汇集在一起,也足以由量变引起质变。

    而这数十万的箭阵显然就是这样的东西。

    为了抵御这忽然袭来的箭阵那千余名天狩境的强者不得不纷纷停下自己的(身shēn)子,与半空中全力抵御这一轮齐(射shè)。

    而就在他们停下的这空档。

    “杀!”大黄城的城头赫然响起了一声震天的怒吼。

    只见那位手持大戟的侯岭(身shēn)先士卒,周(身shēn)真元翻涌,一个闪(身shēn)便冲到了那些天狩境强者的(身shēn)前。手中大戟大开大合,每一挥都带着开山断石之力,只是一个照面便有三位天狩境强者在他的大戟之下被生生的拍成了(肉ròu)泥。

    而这也只是今(日rì)这场伏杀的开始。

    四五(日rì)的被动挨打早就让这大黄城众人心头憋得窝火,这时寻到了机会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

    只见大黄城上三百五十余名天狩境强者亦紧随侯岭(身shēn)后,周(身shēn)真元翻涌,剑意刀芒倾泻而出,而(身shēn)后数万名弓手亦在那时再次出手,又是一轮箭雨落下。

    在这样忽然袭杀与箭雨的压制下,那千余名天狩境强者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转眼便有三十余位天狩境强者被当场击杀。

    但他们毕竟都是百战悍将,在短短的诧异之后,牧极一方的天狩境强者纷纷稳住了阵脚,就要发起反击,以对方完全压制住己方的数量,一旦被他们反扑成功,那很可能让大黄城一方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这时第轮箭雨已然蓄势待发。

    这样的举动让徐寒微微皱眉。

    此刻双方已经缠斗在一起,箭雨落下那必然是双方都会受到波及,并非明智之举。

    可就在徐寒疑惑的当下,鹿先生一行红袍公卿却在那时迈步而出,走到了徐寒(身shēn)侧。

    “鹿先生...”徐寒正要发问。

    “放箭!”可那时林御国的声音再次响起,随着那一声落下,漫天剑雨飞(射shè)而出。

    轰!

    那时,(身shēn)旁三十余位红袍公卿忽的红袍涌动,一股浩然之气猛地自他们的体内奔涌而出。

    那股气息,如(日rì)东升,如月西沉。

    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又堂而皇之!

    徐寒的心头一震,他依稀记得在那雁来城中,那位大寰峰的大师兄凤言也曾激发过这样的浩然正气。

    而随着这股气息的涌出,那些飞(射shè)而出的长箭竟然在那时如得敕令一般在那股气息的牵引下,绕过了那些大黄城一方的悍将,直取那些牧极一方天狩境将士的面门。

    徐寒却是未有想到这些平(日rì)看起来一副老学究模样的红袍公卿们还有这样的本事,一时间惊得立在了原地。

    那些利箭在那股浩然之气的加持下不仅能够精准的落在那些敌人的(身shēn)上,力道似乎也大了几分,当下便又有数十位天狩境的强者在剑雨与大黄城一方高手的围击下当场(身shēn)陨。

    眼看着第四轮箭雨满弓而起,负责领军的牧极一方首领意识到如此下去需得虽然不见得会被对方击败,但己方的损失却必定会成几何倍的增长,他一咬牙,也顾不得心头的不甘,便冷言喝道:“撤!”

    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千余名天狩境强者与城外那几万大军便在那时如潮水一般撤去。

    这可不比平(日rì)里的进退有度,天狩境强者的溃败无疑让城门下诸多将士失了方寸,而早有默契的侯岭等人也不继续追击那些天狩境的强者,纷纷激发各自的剑意刀芒袭杀向城下的将士,而第五轮箭雨也在鹿先生等红袍公卿的驱动下飞(射shè)而出,带着阵阵破空之音收割着城下那些将士(性xìng)命。

    一时间,大黄城外,哀嚎遍野。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藏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