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聚餐风波

    傍晚,韦俊捧着一个五六层高的大型保温盒来到路明非他们的宿舍前。

    “里面的两个家伙,开门,赶紧的?!?br />
    因为腾不出双手,韦俊只能轻轻的踢了两下宿舍门门,喊道。

    “哦!来啦,来啦!”

    韦俊才刚叫门,里面就传开了芬格尔惊喜的声音。

    大门被打开,芬格尔看到韦俊端着这么大的保温盒,脸上的笑容更是欢喜了几分。

    “俊哥!俊爷!早就侯着您老了。诶哟,这么重的东西怎么能让您老端着呢,来来来,赶紧让小的替你?!?br />
    芬格尔一脸狗腿样的从韦俊手中接过饭盒。

    “德行!”

    韦俊摇了摇头,对芬格尔这般模样很是无语。

    明明有着超强的实力,却一直潜伏在卡塞尔学院中混(日rì)子,当咸鱼。

    芬格尔的实力有多强?

    排除路明非这个开挂的,整个卡塞尔学院除了昂(热rè),韦俊找不到第二个能与之匹敌的家伙,就连楚子航和恺撒也得靠边站。

    芬格尔是EVA(诺玛)的男朋友和‘肯德基先生’的隐藏(身shēn)份就不谈了。

    在第二部卡塞尔地下室争夺龙骨的剧(情qíng)中,疑是(百分之九十)芬格尔的家伙使用出了言灵·青铜王座,强大的战斗力能与夏弥(人形化龙王)斗上一斗。

    在第三部中芬格尔表现出超越楚子航和恺撒的空手近(身shēn)搏斗能力。

    在第四部结尾芬格尔又使用言灵,直接将村雨变成火焰长刀。

    也就是说芬格尔的实力超强,会使用的言灵也不止一个。

    能使用两个言灵的混血种,在第二部中卡塞尔学院的校董会剧(情qíng)中就有说明。

    ‘尼伯龙根’计划!

    这计划是为了强化混血种的血统,让其‘进化’成混血种‘君王’。

    作为混血种‘君王’能使用两种以上的言灵,实力堪比龙王。

    可是校董会还在筹备这存在于理论中的计划,芬格尔就已经做到了。

    如果说第二部到第四部只是说明芬格尔很强的话,那么第一部芬格尔和路明非刚见面,路鸣泽的出现更是将他的神秘衬托到了极点。

    路鸣泽每一次出现,问路明非要不要与他交易是在什么时候?

    在龙王的出现。严重威胁到了路明非生命的时候,路明非便会出现问路明非是否需要交易!

    然而当时路鸣泽出现是在晚上,整个火车站只有芬格尔睡在路明非的(身shēn)旁。

    这是不是侧面表达了芬格尔要么是龙王,要么是实力已经接近,甚至是达到了龙王的地步!

    芬格尔那‘肯德基先生’的(身shēn)份也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

    如果芬格尔没有这样的实力,昂(热rè)的老对手汉高也不可能说出那句‘把混血种的未来交付给这样的二货,到底是勇气还是神经错乱’。

    可是无论芬格尔的实力再怎么强,这家伙在(日rì)常生活中就是一条不择不扣的咸鱼王。

    这也是因为十年前冰海事件对他造成的伤害太大,导致他一蹶不振。

    *

    被韦俊这么说,芬格尔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的表(情qíng),反而猥琐一笑。

    “这有什么。作为你们的师兄我给你们一个忠告,也算是我这几年以来的经验之谈。

    记住,想要在这所满是精英的学校中存活下来,咱们必须要有一张比城墙还厚的脸皮。

    脸面什么的一文不值,它只会成为我们的累赘。

    所以啊,如果我能每一顿都能吃上这么好的伙食,别说是不要脸了,你就是让我给你提鞋我都愿意啊?!?br />
    韦俊和路明非把食物摆上餐桌,无语道。

    “得了吧,谁不想天天吃这玩意。能有这一顿已经很不错了,你就知足吧?!?br />
    将食物摆满桌子,芬格尔又从盒子最下层翻出一大堆白酒。

    看着手中的白酒,芬格尔眨了眨眼。

    “怎么都是这玩意,这么好的一桌菜,不配上香槟也太浪费了吧。

    况且明天他还要 3E 考试呢。

    如果真把他给灌醉,让他错过了 3E 考试,他可是会被退学的!”

    “等等!3E 考试?什么意思?。???”

    听到考试和退学两个字,路明非傻眼了。

    “古德里安教授没有跟你说吗?就知道咱们这位导师不靠谱!

    好吧,既然导师没有跟你说,作为师兄我只有替他向你解释一下了。

    3E 考试就是入学考试。

    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会有点头疼,但对你而言应该轻而易举才对,你可是我们学校的‘S’级!”

    芬格尔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笑着说道。

    “咕噜~”

    路明非咽了咽口水。

    能让其他人感觉头疼的考试,只会让他感到绝望!

    “这,考试的内容都是什么?标准化考试?只有选择题和对错题?”

    芬格尔伸手从桌子抓了块羊排,美滋滋的放到嘴里,下药料理的恐怖再一次在芬格尔(身shēn)上体现出来。

    看着仿佛陷入幻境的芬格尔,路明非忍不住踹了他一脚。

    被踢醒的芬格尔愣了下,然后讪笑道。

    “龙文而已,也就是龙类的语言文字?!?br />
    “等等!龙,龙文?!他们在招生的时候可是说了外语可以免修的,这龙文能不能归类到外语中??!”

    路明非只感觉自己的两眼一黑,满桌的美食变得兴味索然。

    “刚才你好像说了,这门考试要是考不过会被学校退学?”

    韦俊替芬格尔解释道,“的确有说了,我也有听到。你还不是想说,你可能会被学校退学吧?”

    “我觉得这一可能(性xìng)不??!”

    看到路明非一脸药丸的表(情qíng),芬格尔三两下吃光手上的羊排。

    嗦了几下手指头上的油脂,芬格尔从自己的(床chuáng)铺上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

    “说了不会有问题的,既然你这么担心,就让我们来做一个小测试吧?!?br />
    手指飞快的在电脑上((操cāo)cāo)作,芬格尔开口道。

    “我这里有一份‘言灵·皇帝’的录音,只要你能听懂它就表示这 3E 考试你能轻松通过?!?br />
    话刚说完,芬格尔便按下了键盘上的空格键。

    一串从未听过的卷舌音从音箱中发出。

    这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发音方式,浑浊嘶哑的声音中带着君王般的威严,仿佛教堂的钟鸣。

    声音传入韦俊耳中让他微微一愣,随即仔细的倾听起来。

    而路明非也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脸上流露出悲伤的神(情qíng)。

    “你们感受到太古龙皇的声音了么?看到你们的表(情qíng)我就知道,你们懂了!

    路明非学弟还好说,毕竟人家是‘S’。

    韦俊学弟只听一遍就能对‘言灵·皇帝’产生反应倒是让我感到惊讶!”

    “赞颂我王的苏醒,毁灭即使新生。对吗?”

    “正解!”

    芬格尔对韦俊竖起了大拇指。

    转头,芬格尔伸手在路明非呆滞的双眼前摇晃。

    “哟,看样子是被精神冲击到了,出现‘灵视’效果了吗?思维中有龙文文字浮现吗?”

    “有才见鬼嘞!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真的有很努力的去理解,可还是不懂!”

    路明非哭丧着脸,“是不是学校招错人了,中国叫路明非的可不止我一个!”

    芬格尔呆住了,“不,不会吧!你完全没有出现幻觉?没有那种......被伟大主宰召唤的感觉?”

    “我觉得你给我放了一首歌?!?br />
    顿了顿,路明非又吐槽道。

    “比起这个,我更喜欢俊兄放的那首威风堂堂?!?br />
    “其实我觉得虎视眈眈更有味道?!?br />
    “虎视眈眈?有机会放我听听?!?br />
    能在这种(情qíng)况下还有能力和自己吐槽,有时候韦俊觉得自己(挺tǐng)佩服路明非的。

    “兄弟,你这是要完蛋的节奏!”

    无视两人的吐槽,芬格尔说道。

    路明非失落的摇头,“任谁都能看出来吧?!?br />
    “我们混血种对于龙文的敬畏是随着龙族的血脉流传的,任何龙族混血种都会对‘言灵·皇帝’产生反应。而你,却例外!”

    “等等!这是不是说明,我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对不对?”

    路明非说,“这个解释就很合理了,我就知道自己压根不是什么混血种?!?br />
    芬格尔摇头,“不可能!校长在血统评级上不会出错的?!?br />
    “那这个又要怎么解释?”

    路明非有股要抓狂的感觉。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qíng)况,恕我无能为力了?!?br />
    无奈耸肩的芬格尔,突然看到一脸淡定坐在那儿的韦俊。

    “我说,你该不会是知道点什么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者的无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