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是不是胡思乱想了?

    第346章 是不是胡思乱想了?

    江子书看到江容儿,伸手示意她别出声,轻抬步转(身shēn)向远处走去。

    江容儿望着江子书的背影,心里总是有些异样,她轻咬了咬唇,仍是心里忐忑的跟了上去。

    “大哥……子书哥……”江容儿小跑步跟了上去后开口叫住了江子书。

    江子书停下了脚步,转(身shēn)望向(身shēn)后的江容儿:“容儿?”

    江容儿小跑步追上了江子书后停下了脚步,她望着江子书,很认真的打量着。

    “容儿,有事吗?”江子书的神(情qíng)仍是他一贯的温和。

    “我……”江容儿看着江子书,她虽然也没有看出来大哥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可是,她这么看着,就是觉着眼前的大哥和她刚才看到的,他刚才站在窗前时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容儿,若是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苯邮槲潞鸵恍?,抬步准备离开。

    “等等……”江容儿见他要走,几乎是想也不想,就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

    江子书低眸扫了一眼江容儿拉着自己衣袖的手,伸手轻轻拉开她的手:“容儿,有事?”

    江容儿听着他那客气疏离的声音,心中就满是苦涩。

    她低眸望了一眼自己被他拉开的手,再抬头眸中便满是(娇jiāo)笑:“子书哥,你刚才怎么站在窗外???”

    不管大哥心里是怎么想的,她一定要问清楚。

    江子书轻轻一笑:“她的(身shēn)体不好,又动了胎气,(奶nǎi)(奶nǎi)不放心,我只好来看看了。

    江容儿看着江子书,对于他说的理由,虽然感觉上似乎是合(情qíng)理了,可是她总觉着仍是有些什么不对劲。

    “还有事吗?”江子书直视江容儿的视线。

    “没,没了?!苯荻越邮轫忻挥锌闯鲆凰坎欢跃?,她也不敢再问了。

    “你去(奶nǎi)(奶nǎi)那儿看看吧,(奶nǎi)(奶nǎi)的心(情qíng)似乎不是很好。你告诉她一声,就说她已经醒了?!?br />
    “好,我这就去。我会过来,也是(奶nǎi)(奶nǎi)让我过来看看夫人醒了没有,她不放心?!苯荻τα讼吕?。

    江子书轻:“嗯?!绷艘簧?身shēn)便走了。

    “是我想多了吗?”江容儿望着江子书的背影轻摇了摇头。

    “一定是我这些(日rì)子没有休息好,才会这么总是胡思乱想?!苯荻焓峙牧伺淖约旱哪源?,也转(身shēn)离去。

    江婆子房内,江婆子站在门口,脸色焦急张望着。

    终于她远远的看到江容儿进了小院,她忙抬步迎了上去:“容儿,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奶nǎi)(奶nǎi)不是让你在那儿等等吗?”

    她今天早上才刚到这儿,子书给她和容儿安排住的地方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地方了,只好住到后院。

    “(奶nǎi)(奶nǎi)您别担心,她醒了,没事了?!苯荻陆抛拥P?,忙开口解释。

    “醒了?你才过去,她就醒了?咱们之前走的时候,你子书哥不是说……”

    “(奶nǎi)(奶nǎi),您啊就放心吧,就是子书哥告诉我,她已经醒了的?!苯荻抛尤允遣环判?,只好又说的详细了一些。

    “子书告诉你的?你的在意思是,不是你看到的?”江婆子听到江容儿并没有亲自去看,心中更是不放心了。

    “(奶nǎi)(奶nǎi),我是没有去看,不过子书哥他是看到了的,他告诉我的还能有假吗?”江容儿看到江婆子一脸焦急,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了。

    她也知道,那个宁惜若她的(身shēn)份不简单,她对于(奶nǎi)(奶nǎi)的意久也不同。

    可是,可是(奶nǎi)(奶nǎi)也太在意她了吧?

    她一点也不怀疑,若是她们一起遇到危险了,(奶nǎi)(奶nǎi)一定不会再管她了。

    “不行,我还是去看看吧!没有看到她,我是一点也没有办法安心。你说子书他看到了,他明明就是和我们一起走的,他能看到什么??!”江婆婆犹豫了后,仍是决定自己去看看。

    她啊,听谁说的都没有办法放心,只有她自己去看到了,自然也就能安心了。

    “(奶nǎi)(奶nǎi),子书哥他真看到了,我过去的时候,我就在夫人的窗外,看到子书大哥站在窗子那儿呢!”江容儿见江婆婆急忙就要去,忙伸手拉住她。

    她们这两天可是一直在赶路,可是(奶nǎi)(奶nǎi)的(身shēn)体弱,还是不能跑太快,眼看着和那个赵千灼的约定就要赶不上。

    子书哥才又改了计划,他先一步过来和赵千灼会和,让二哥带着人去了白河镇。

    这一路上,她和(奶nǎi)(奶nǎi)虽然走的是慢了些,可是也根本没有好好休息,今天早上到了这儿。

    (奶nǎi)(奶nǎi)一听说她昏了,根本就顾不上自己,就跑了过去守到了现在,不但没有休息,连一口饭也没吃。

    “(奶nǎi)(奶nǎi),您的(身shēn)体也重要??!您还是先吃些东西吧!”江容儿拉着江婆婆,想要把她向房间里拉。

    “等等,你刚才说在哪看到子书了?”江婆婆听到江容儿确定子书是真的去看了宁惜若,总算是神态缓和了一些,不过又想到,子书竟然是站在窗外,这让在她心中又有些不对劲。

    当年的事,小主子是不知道的,可是子书那孩子却是听到她提起过的。

    江容儿本来就对刚才的事,心中有些不舒服,这会儿听到江婆婆也问起,心中更是不安了。

    “在窗外啊……(奶nǎi)(奶nǎi),我过去的时候,看到子书哥他站在夫人的窗外?!苯荻档挠行┞?,她是不聪明,可是她就是感觉有些不对。

    “窗外?他要进去看病人好好的进去就是了,怎么站在窗外看?”江婆子的心也猛的一沉。

    不会,不会那孩子……

    “(奶nǎi)(奶nǎi),您您也觉着不合适?”江容儿看到江婆子她的脸色也变了,当下心里更是有些慌了。

    江婆子听到江容儿有些慌了的声音,忙转(身shēn)看向她:“你啊,是不是胡思乱想了?”

    “(奶nǎi)(奶nǎi),虽然子书哥看起来没什么,可是我心里就是有些不安?!苯荻沤抛?,很是认真的把自己心里话说了出来 。

    若是(奶nǎi)(奶nǎi)也不同意她和子书哥在一起,那她自然是不敢说的。

    可是那天在马车上,(奶nǎi)(奶nǎi)的意思明明就是要帮她的。

    那她更不能瞒着(奶nǎi)(奶nǎi)了,她说了,(奶nǎi)(奶nǎi)她还可能帮她想想办法。

重要声明:小说《农门娇娘驭夫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