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慌不择路

    颜滟拉了一下齐亦,可是齐亦却没有跟着她走的意思。

    颜滟一点都不想看着自己的男朋友打群架。

    而且两群人在一起干架那才能够叫做打群架。

    现在这(情qíng)况要是打起来,那齐亦就得一挑三。

    以寡敌众就算了,颜滟还是个根本就不会打架的。

    不然她如果战斗力强的话,至少还有高跟鞋这个武器,可以帮忙解决三分之一。

    大概是小时候古惑仔的旧电影看多了,颜滟看到这个凶神恶煞的人,就直接脑补了很多的画面。

    就算是颜凌这个特别“(热rè)(爱ài)”打架的人在这里,也不见得是这几个人的对手,更何况是自己的大数学家男朋友。

    打架不是靠计算和大脑就能解决的问题。

    对于打架这件事(情qíng),颜滟是有心理(阴yīn)影的。

    这(阴yīn)影和胜负无关。

    上小学的时候,颜凌因为她被人针对去和人打架。

    结果是13岁就被一个人送到了美国。

    从那以后,颜滟特别不愿意有人因为自己去和别人打架。

    那种动不动就在大街上,一个人打趴好几个,让现有或未来男朋友英雄救美的桥段,颜滟最是觉得不可理喻。

    要知道,美国可是个枪支合法的国度。

    动不动就和人起冲突,还是在大街上,简直就是不把自己的生命安全当一回事。

    不必要的麻烦,能躲就赶紧躲开。

    颜滟压根就没有什么男人要为自己打架斗殴、出生入死才叫真男人的想法。

    她向来奉行的都是女子动口不动手的原则。

    可齐亦却一点想走的意思都没有。

    智商又不能用来打架,现在还不走是要闹哪样?

    颜滟把焦虑都写在了脸上。

    凶神恶煞的那一个位,见颜滟想要走,并没有直接追来,而是转头回到刚刚坐的地方找自己的两个同伙。

    另外两个人本来都在玩手机游戏,在这位凶神恶煞满(身shēn)纹(身shēn)的彪形大汉,和他们说了几句话之后,就齐刷刷地抬起头来看向颜滟站的位置。

    若是要打唇枪舌战,颜滟还是有些信心的,就算她不行,齐亦也能一个人说得三个无言以对。

    可这要真刀真枪的话,颜滟的战斗力就弱爆了。

    后面这两个抬头的人,看起来就一点都不凶神恶煞了。

    算是长相还比较清秀甚至有点文气的美国男生。

    颜滟在自己成长的经历里面,从来都不曾斗过殴,她对于打架的全部知识,也都来源于以前看过的电影。

    颜滟看了看这两个人,就觉得是真正厉害的角色的样子。

    通常也只有马仔,才需要把自己浑(身shēn)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刺地花花绿绿凶神恶煞的。

    比较厉害的人,都是表面上一点都看不大出来。

    一声不吭,一出手就能直接把人给废了的那种。

    颜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坏事,得罪了这些人。

    原本只有一个人注意他们的时候,颜滟还可以拉着齐亦赶紧跑路。

    现在要怎么办?

    穿着高跟鞋肯定不适合跑路,可就算是脱掉高跟鞋,也不见得能跑得过这个三人团伙。

    Y·Y的旗舰店,是曼哈顿市中心的大街上,应该不至于直接真的拿枪出来还是怎么的吧?

    颜滟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

    齐亦为什么不走?

    难道在计算最佳逃跑路径?

    颜滟见过很多世面,唯独打架斗殴的世面她还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qíng),难免有些害怕。

    颜滟比较没怎么在纽约待着,所以对纽约的治安状况也不怎么了解。

    来的次数并不少,但一样只是人生地不熟的状况。

    她在纽约,不是在(床chuáng)-上,就是在去餐厅或者工作室的路上。

    这种在傍晚时分,悠闲地走在路上的机会,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颜滟一点都不镇定,所有的紧张全都写在了脸上。

    “你怎么忽然把我的手抓这么紧?”齐亦感受到了颜滟手上传来的力气和平时有很大的差距。

    “这几个人一看就很能打,我们还是走为上策。你选好哪个方向没有,等下怎么跑?”颜滟强装镇定,可还是紧张兮兮地看着齐亦。

    “你等一下,我去问一问他们是什么(情qíng)况?!逼胍嘈ψ排牧伺难珍僮プ潘氖?。

    “你去问什么,回去再慢慢搞清楚就好了?!毖珍偌峋霾煌?。

    “要跑也要先放手,不然手拉着手,跑也跑不快,你说是不是?”齐亦问颜滟。

    齐亦看起来居然一点都不紧张。

    颜滟不想放手,但齐亦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颜滟刚刚有点犹豫地松开了齐亦的手,齐亦不带一丝停顿地就直接往三人团伙那边走了过去。

    三个人现在都已经站起来了,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虎视耽耽”地看着颜滟这边。

    齐亦居然就这么走过去了?

    难道这家伙,除了学习好,打架的本事也是一流的?

    高中的时候,只是没有机会打,而不是不会打?

    可颜滟好像想多了。

    齐亦过去和那几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

    最多也就一两句话,那三个人就一溜烟地跑了。

    直接往前跑了一小段路,然后转弯,往洛克菲勒中心里面去了。

    颜滟因为这三个人的迅速逃离,愣在原地,不知道要做什么反应。

    难道是齐亦在纽约斗殴界的名声太过响亮,以至于这些人一听说齐亦的名号,就直接吓得搬救兵去了?

    “我们也赶紧跑吧,再晚我订的位置,可能也要拱手让人了?!逼胍嗬叛珍佟芭苈贰?,可是却慌不择路地选择了刚刚那三个人的同一个路径。

    “我们干嘛要往这边跑啊,你是不是计算的路径出现了差错???”颜滟被齐亦拉着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才反应过来,他们好像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径。

    “没错啊,你跟着我走就对了?!逼胍嗷故悄敲吹恼蚨ㄗ匀?,好像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颜滟明明很害怕,但是听到齐亦这么说,不知道为什么,就直接相信了。

    颜滟本来都已经不想来洛克菲勒中心吃饭了的,但因为发生了刚刚这个凶神恶煞的插曲,竟然就无比顺从地跟着齐亦进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