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家贼难防

    过去的一年,颜滟在“培养新人”这件事(情qíng)上,倾注自己的全部心力。

    如果Maison Yan II能有设计师,能比她还厉害的话,绝对是颜滟最喜闻乐见的事(情qíng)之一。

    “我就这么成就了一段(爱ài)(情qíng)传奇???可是这样有点不太保险吧,万一人家闹矛盾呢?”齐亦还是不太放心。

    颜滟如果来了纽约,那两个设计师要是又回到之前水火不容的状态要怎么办?

    “闹就闹呗,他们现在关系好的时候,我就让他们两个人出一个小的系列,等到他们两个打起来的时候,就让他们一个人出一个系列,到秀场上‘打擂台’,看谁的设计比较有市场?!毖珍傧惹耙部悸枪庋目赡?。

    这也是颜滟为什么一直都还没有放手的原因。

    但是,颜滟总归还是要迈出这一步的。

    好不容易找到满意的设计师,如果什么事(情qíng)都还和原来一样亲力亲为的话,她就算是把自己累死,也没有办法把高定、成衣和Y·Y潮牌同时兼顾起来。

    潮牌Y·Y现在发展到了关键阶段,颜滟还像之前那么放任自流肯定是不行的。

    “我家歪歪真的要来纽约吗?”齐亦抱着颜滟,这个拥抱要比平时的力度更大一点。

    “当然是真的,我的男朋友在纽约,我答应过他会来的,虽然比那时候计划好的时间晚了很多,但自己的承诺,肯定是要履行的?!毖珍俦黄胍啾У糜幸坏愕愫粑怀?,但她还是任由齐亦这么抱着。

    齐亦说自己这次从温州回来之后,就决定要放下一切到巴黎找她。

    齐亦嘴上没有明说,但颜滟知道,齐亦是因为这次回国,把相亲的路都给堵死了之后,却仍然没能说服他的妈妈,就又开始患得患失。

    爸爸妈妈希望颜滟找一个在幸福的家庭里面长大的孩子,除了“婆婆”的这个问题之外,更重要的是希望她找一个在爸爸妈妈的(爱ài)里成长,对婚姻对未来有信心的人。

    “你爸爸妈妈不是不希望你来纽约吗?”齐亦用手帮颜滟梳理头发。

    齐亦很喜欢颜滟的头发,黑得发亮,像丝绸一样的手感。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齐亦打理颜滟头发的次数,比颜滟自己动手的还要多。

    “我爸妈啊,他们比较好说话,我回头试着和他们聊一聊好了?!毖珍偃斡善胍喟谂耐贩?。

    齐亦已经足够努力了,这一点,颜滟一直都看在眼里。

    如果齐亦真的没有办法说服他的妈妈的话,颜滟决定要尝试和自己的爸爸妈妈沟通一下。

    “歪歪,谢谢你?!逼胍嘞衷谟械慵ざ?。

    他的女朋友,并没有因为他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在和妈妈的战役里面去得一场胜利而嫌弃他。

    “啊哟哟,这么客气???几个月没见,男朋友都开始和我见外了呢?请问你可以放我起(床chuáng)去刷个牙洗个脸吗?”颜滟这会儿的样子,可(爱ài)地像一只小猫。

    颜滟看看时间,她现在要赶紧起(床chuáng)去鞋面工厂看一看才行,堂哥应该已经在工厂等了她很久了。

    “我女朋友这么温柔可(爱ài),善解人意,我怎么舍得放她离开呢?你在(床chuáng)上躺着,我帮你刷牙吧?!逼胍嗪鋈痪醯盟⒀酪彩且患约嚎梢园锩Ω傻氖?情qíng)。

    “呃~小齐子,再这么下去我要生活不能自理了。

    你该不会真的想要把我养到(床chuáng)上吧?

    到时候还得把屎把尿,太可怕了,你饶了我行吗?!毖珍僖痪浠?,就直接把现场这你侬我侬的气氛给打破了。

    颜滟一直缺觉是没错,可是再这么躺下去的话,她都要躺散架了,再舒服的(床chuáng),也不能一天24小时躺着,尤其是在生活还能自理的时候。

    “你准备什么时候把工作室搬到到纽约?”颜滟去刷牙,齐亦也要在背后抱着。

    “如果顺利的话,七月的发布会过后就差不多了?!毖珍俚募苹钦飧鲅拥?。

    “这样啊……”齐亦若有所思的回应,搂着颜滟腰的手又搂得更紧了一点。

    “齐亦啊,你要是每天都这么粘,粘得我没法工作的话,我就要重新考虑要不要来纽约了呢~”颜滟发现自己的男朋友粘人起来,整个就成了她(身shēn)体的一个部分,比如影随形还要夸张。

    “歪歪不来,我就去巴黎找我们家歪歪,这一辈子都要粘着?!逼胍嘁坏愣济挥刑寤岬窖珍倩袄锩婺敲疵飨缘耐驳囊馕?。

    颜滟看着齐亦,不知道应该生气还是应该高兴。

    “我要去换衣服了,你可以暂时不要跟着我吗?就那么一会会儿,可好?”颜滟继续提出自己的抗议。

    “那怎么行,我当然要帮你参谋一下哪件衣服好看啦?!逼胍喟汛绮讲焕氲恼铰圆渴鸬降?。

    “你女朋友好歹也是拥有Haute Couture头衔的设计师,她的眼光应该不至于太差,就不劳烦您的大驾了?!毖珍僬饣岫丫械憧扌Σ坏昧?。

    “你的眼光是你的眼光,但你穿衣服主要还是给我看的,我有这样的权利也有这样的义务?!逼胍嗷故谴绮讲焕氲母?。

    “是吗?我穿衣服主要是给你看的?我还以为我不穿衣服的时候,才是你的权利和义务呢?!毖珍偎低?,就把齐亦的手从自己的腰上面拿开,跑到衣帽间换衣服去了。

    齐亦愣了愣。他竟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从昨天到现在,他那个不知道脸红了多少次的女朋友,原来也是会反击的。

    颜滟是什么时候学会说这样的话的?

    为了防止有人图谋不轨,颜滟进了衣帽间之后,就把门给锁了。

    颜滟锁门的时候,还留下四个字:“家贼难防”。

    “不知道家贼难防就好,我有每个房间的钥匙,衣帽间你光靠一把锁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蔽抻镆皇庇锶氖奔浯永炊际呛芏淘莸?。

    齐亦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并没有真的去哪钥匙。

    **女朋友这件事(情qíng),来(日rì)方长,并不急于一时。

    “歪歪别去找你爸妈,七月之前,我会搞定我妈妈的?!逼胍嗨低昃筒辉俅蛉叛珍倩灰路?。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