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闪亮登?。?)

    Master Y是一台造价非常昂贵的机器人,最贵的不是Y大师“耗费”的材料,而是Master Y的“大脑”。

    Y大师想要让变得更加“聪明”,就需要有大数据。

    通过机器学习,Master Y接受的教育多了,就会越来越聪明。

    在过去两年的实战里面,经过试错和大量粉丝的人工“找茬”,Master Y的能力也得到了质的飞跃。

    比起人工“质检员”,Y大师的工作能力就算没有高出几千倍,至少也有几百倍。

    试问,哪个质检员可以全年无休,一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24个小时?

    在质检的同时,直接将“合格品”给包装好接上物流系统,进入到上架程序。

    然后把“不合格品”退回去,还会给出一个列表,告诉“制作人”有哪些地方是有问题的。

    Master Y,是全球最顶级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出品机器人。

    Y大师可以做很多事(情qíng),并非只有一个扫描衣服材料和做工的功能。

    用这样的机器人,来扫描一件衣服,也只有不差钱的李家兄弟才能够想得出来。

    但好在,机器人的“大脑”,创造起来非常昂贵,但是复制起来,就相对要容易得多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人脑”是没有可能实现的。

    哪个人聪明,就复制一堆,对于现有的科技水平来说,还处于科幻阶段。

    潮牌Y·Y,纯粹就是个“玩”出来的品牌。

    创意总监是觉得高级定制受众太单调,需要潮牌来让自己保持点激(情qíng)。

    品牌总监是觉得奢侈大牌试错成本太高,需要有个便宜点的潮牌小店来积累经验。

    技术总监是觉得一边测量超模的尺寸,一边做机器人,可以让他们把对女人和对机器人的两大兴趣(爱ài)好结合在一起。

    大家都玩得不亦乐乎。

    尤其是李家兄弟,Y大师明明更应该是“男(性xìng)”的,非要做成“女(性xìng)”,明明可以用同样的外形来复制的,非要拿不同的超模的数据来做。

    玩着玩着,就玩出了现在这么大的动静。

    …………………………

    2015年5月,颜凌来到美国之后,接受了一个专访,回答了很多网友和粉丝关心的问题。

    主持人:Y·Y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颜凌: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因为我也不太清楚,玩着玩着,就完成现在这样了。(颜凌实话实说。)

    主持人: Y·Y为什么一个月就只开半个月的时间?

    颜凌:这个问题可不可以不回答?

    主持人:这属于商业机密?

    颜凌:并不是,我只是不太想要说谎。(颜凌说话的语气,带点自嘲也带点幽默。)

    主持人:你这样说,我就更没有理由放过你了。

    颜凌:在媒体面前是不能说谎的是吗?(颜凌颇为遗憾的问。)

    主持人:也有人会说,但基本上都会被拆穿。在这之后就会需要更多的解释,然后会有更多的人去采访。

    颜凌:我还以为,最多鼻子变得更(挺tǐng)拔一点呢?

    (颜凌说话很幽默,幽默完之后,就开始披露真相。)

    一开始,是因为没有经验,也没有考虑到粉丝的(热rè)(情qíng),开了半个月,就青黄不接,没有东西可以卖。也不知道接下来这个店还要不要开,要怎么开,所以就关门去找创意总监商讨对策去了。

    主持人:行业分析师普遍都认为,只开半个月是Y·Y品牌成功的因素之一。

    颜凌:那你可以让其他的品牌也试着开半个月看看,会不会对销售有所帮助。(颜凌用了非常诙谐的口吻。)

    主持人:商讨对策的之后呢?

    颜凌:之后就有了Y大师。效率提升了,设计师团队也的壮大了。

    主持人:那为什么后来还是只开半个月。

    颜凌:因为Y大师需要升级,不然如果一直出现同样的漏洞,就会导致我们的产品出现质量上的瑕疵。

    主持人:Master Y每个月都要升级?还要升级多久?

    颜凌:一开始,一个月要升级好几次。五个月前,Y大师已经完成基础升级了。现在基本上已经不会有“残次品”可以通过Y大师的审核了。除此之外Master Y还学会了自己判断。成品和样品之间的差异,如果是成衣的工艺比样衣还要更好的话,Master Y不仅不会打回,还会发给成品的制作者一个勋章。

    主持人:五个月没有升级,为什么每个月还是只开半个月?

    颜凌:有没有可能是习惯了?(颜凌笑着反问。)真实的(情qíng)况是,创意总监没时间,没有办法选出够卖一个月的产品。

    主持人:你怎么说的创意总监是兼职似的?拿出足够的创意,这不是创意总监份内的事(情qíng)吗?

    颜凌:她确实是个兼职的。(颜凌叹了一口气。)

    主持人:创意总监是个女生?听你的口气,似乎对她并不满意?你支付她工资,你不就是要让她拿出足够的设计吗?如果品牌还小的话,简直倒还可以理解,现在这样,没有想过换掉这个创意总监找个新的吗。

    颜凌:我没有付她工资。

    主持人:有传闻说,Master Y就是Y·Y的创意总监,难道是真的?可Master Y不是全天候的吗?为什么你刚刚又说是兼职。

    颜凌:Master Y和我一样,都是打工的,创意总监才是老板,她负责赚钱给我们发工资。(颜凌说话,一贯的风趣外加风度翩翩。)

    主持人:颜先生真幽默,我们查过,您现在是已经是Y·Y的母公司,凌烟鞋业最大的股东了。

    颜凌:你们的消息真灵通,但我真的是给创意总监打工的,她在Y·Y的股份应该不会比我少,她的股份从来都没有变过,我的股份还得分给Y大师的两个“爸爸”。

    主持人:所以,你说的“创意总监”是你的前妻?(主持人觉得自己一不小心就知道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颜凌:如果是的话,她怎么会被你们烦到,要我自己来收拾“残局”?

    主持人:那你方便告诉我们,所谓的“创意总监”到底是谁吗?

    颜凌:再过两个月你们就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