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最任性的门店

    从2012到2015,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但足以带来很多的改变。

    一直做“老牌”皮鞋代工的凌烟鞋业,因为拿到了美国潮牌Y·Y的“独家代理”。

    在大中华地区,开了6家门店,深受年轻人的追捧。

    加上在美国的30家门店,Y·Y在全球的门店数量达到了36家。

    Y·Y的设计前卫、大胆。

    浮夸得恰到好处。

    滑板系列、吸烟系列、摇滚系列、机车系列。

    在美国,Y·Y被年轻人称为潮牌中的潮牌。

    Y·Y的风格,就是没有风格。

    每一季的设计,都天马行空。

    创意像永不枯竭的江河发源地,没有人能够预测Y·Y的下一季会主打什么样的设计。

    除了创意之外,Y·Y还以无比任(性xìng)的开店方式“闻名于世”。

    每个月,只开半个月。

    可能是上半个月,也可能是下半个月。

    不管一个月有多少天,最后的那一天都不营业。

    Y·Y的上新速度,也不是一般的潮牌可以比拟的。

    每一次“短暂歇业”之后,重新开张的这一天,都是上新的(日rì)子。

    每到开业的(日rì)子,都会有一大批粉丝彻夜排队。

    粉丝们排队的原因很简单,Y·Y所有的衣服都是限量版。

    至于限的量是多少,那也要看心(情qíng)。

    有的只有一件,有的有十几二十件。

    同样的系列,价格都是一样的。

    比如,同一时间推出的T恤,单品和限量20件款式的价格是保持一致的,先到先得。

    因为没有提前的“开业”公告,每个月的月初和月中,都会有大批粉丝过来各个门店的门口,大排长龙。

    美国人有排队文化,尤其是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潮牌也好,手机也好。

    但没有品牌有Y·Y这么任(性xìng)。

    有很多提前一天就过来排队的粉丝,到了第二天早上十点,店门原本应该打开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天并不是开门营业的(日rì)子。

    有些“铁粉”几次吃了闭门羹,气愤不过,想找品牌投诉,开半个月可以,但至少也应该发个通知,到底是上半个月还是下半个月。

    找来找去,也没有办法找到具体的设计师和品牌负责人。

    最后,忍无可忍的“铁粉”,就过来给门店捣乱。

    涂鸦的涂鸦,喷油漆的喷油漆。

    第一家门店遭殃之后,Y·Y品牌对此毫无反应,既没有报警,也没有清理。

    那些恶意捣乱的涂鸦,就那么**(裸luǒ)地留在原地,帮经常被放鸽子的粉丝们宣誓着自己的不满。

    长达半个月的时间,这家门店,完全就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

    就在大家以为这家店已经决定“自暴自弃”的时候,门店又重新开门营业了。

    愤怒的“铁粉们”发现,最新一季的衣服竟然还有了自己杰作的影子。

    设计师截取了涂鸦和油漆的部分印记,做成了全新的涂鸦系列。

    而且,这个涂鸦系列只在被涂鸦了的门店发售。

    再一次短暂歇业的时候,墙面就会变成白色。

    除非有哪一个涂鸦,是创意总监认为,特别出类拔萃或者有纪念意义的,就会被保留下来。

    再印到Y·Y品牌的衣服、鞋子、包包或者其他配饰上的。

    被保留下来的涂鸦,边缘的部分都会加上一个印章。

    除了表明这个涂鸦是“受?;ぁ钡闹?,只要“捣蛋”的人,能够拿出相应的证据,证明自己是这个涂鸦的作者,就会拿到Y·Y品牌特邀设计师的名号,和一笔设计费。

    至于创意总监是谁,是根据什么原则来选择涂鸦“设计师”的,就只能用毫无逻辑可言来形容了。

    创意总监这种尊重艺术的举动,让 Y·Y在美国Graffiti(涂鸦)圈子里,名声鹊起。

    在Y·Y的门店涂鸦,不仅不会因为是“非法”破坏公共环境而遭到起诉,还能得到酬劳。

    一开始,来涂鸦的都是涂鸦界的小喽啰,渐渐地,就开始吸引很多涂鸦大师。

    在Y·Y门店外墙涂鸦,有点像是买彩票,没有人知道最终中奖的人会是谁。

    尽管让自己的作品在Y·Y门店的外墙“永垂不朽”的酬劳并不是非常丰厚。

    但是,在别的品牌专卖店涂鸦,每天都要提心吊胆,不知道自己哪天就会成为被告,然后被从去做社区服务。

    在Y·Y的门店涂鸦,就只需要期待自己会不会雀屏中选就好了。

    美国曾经是涂鸦者的天堂,纽约的大街小巷、地铁高楼全都被涂鸦给占领了,但是没有节制的涂鸦把这个城市变成了一只大花猫,最后被严令(禁jìn)止了。

    只留下一些小型的涂鸦圣地,比如纽约皇后区的“5Pointz”。

    Y·Y这个品牌走入美国年轻人视野的时候,是2013年。

    2013年,对于纽约的涂鸦青年来说,是灾难(性xìng)的。

    “5Pointz”这个涂鸦圣地,实际上是一座建于1892年水表厂,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被地产商买下之后,就处于废弃状态。

    在寸土寸金的地方,遗留一个废弃的工厂,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开发商不可能不对这个地方进行重建。

    13000名涂鸦艺术家,把开发商告上法庭,房子但是你的没错,但是外墙的艺术作品是我的,你们不能说拆就拆,需要尊重和保留艺术。

    但是,这些艺术家的诉求并没有得到法庭的支持,涂鸦没有得到法律意义上的“艺术”认可。

    2013年,艺术天堂“5Pointz”被刷得通体雪白,毫无“艺术(性xìng)”可言。

    2014年“天堂”被拆除,建了一栋全新的公寓楼。

    无处宣泄的涂鸦大师们发现一个特别尊重他们“艺术创作”的涂鸦圣地之后,“群(情qíng)激昂”。

    为了抢占有利的位置,Y·Y每开一家新店,都会有很多涂鸦界的精英早早地过来排队。

    对于涂鸦的位置,这些人也很有默契,先到先得,没有抢到合适地方的,就等“刷白(日rì)”的到来,重新排队,大显(身shēn)手。

    两年之后,Y·Y在美国某一个州开新店的消息一经发布,就会出现“万人空巷”的壮观场面。

    来买衣服的人,来“应聘”特邀设计师的人,来交流“艺术”的人,滑板党,机车党……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