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敬而远之

    齐亦一到ian的基金就开始异常忙碌,经常没(日rì)没夜地工作。

    颜滟以为纽约工作室的也就此打住了,毕竟她在齐亦回去纽约之后,是有和她分享过,自己准备从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出发的想法的。

    齐亦回去纽约只有,也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qíng)。

    颜滟是看到工作室装修完成的照片之后,才发现,齐亦仍然没有停止自己的努力的。

    装修完成之后,齐亦就开始问颜滟需要买什么样的家具、添置什么样的设备。

    齐亦就算再忙,也一样“一丝不苟”地帮颜滟打点好了纽约工作室的一切事宜。

    万事俱备,只欠颜滟。

    齐亦嘴上说,颜滟如果抽不开(身shēn)地话,来不来都没事。

    但他时不时给颜滟发过来纽约工作室最新进展图片,就直接出卖了他的“小媳妇”心理。

    那个时候,颜滟还没有拿到haute couture 的头衔。

    所以纽约的工作室也不可以使用“haute couture”的标识作为宣传。

    颜滟在纽约的工作室就叫y. y,和maison yan ii并没有特别直接的关系。

    纽约工作室成立的时候,maison yan ii还处于“保密”阶段。

    颜滟在美国待了两个月之后,就不得不回到法国,准备自己的搞定首秀。

    回到巴黎之后,颜滟的“人(身shēn)自由”基本上就是被锁定在了maison yan ii的工作室里面,就算是来纽约,最多也就待个一两天。

    之所以还继续保留在纽约的工作室,主要是为了做潮牌和发掘一些有潜力的设计师。

    所有的设计师品牌,都是先有了主线还有副线品牌的。

    颜滟完全没有这样的考量。

    一直做高级定制的话,需要讨好的客户群体,实在是太过“渺小”了,以颜滟的(性xìng)格,很快就可能会感到疲惫。

    颜滟都是拿设计潮牌来作为自己的休息和调剂的。

    反正也没有什么硬(性xìng)规定,再加上有好几个年轻的设计师在工作室里面,一个个都创意无限。

    潮牌通常都比较宽松,大部分衣服都不需要颜滟亲自上阵精益求精地去追求版型。

    颜滟最多也就是在潮牌的鞋子设计好之后,关注一下鞋子的内部结构设计和实穿(性xìng)。

    颜滟在巴黎,为中国品牌走向世界奢侈帝国的梦想而努力的时候,颜凌就已经在拿y.y这个潮牌试水做品牌了。

    经历过沃顿商学院和麦肯锡的洗礼之后,颜凌不管是在品牌推广,还是在公司管理上的理论水平,都是鲜有对手的。

    但颜凌始终觉得,有很多的经验,都是需要在实战中获得的。

    分析别人的品牌和公司分析的头头是道的咨询师,自己上手管理公司的话,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颜滟这几年已经没有精力去做设计以外的事(情qíng),颜凌就需要自己先探探品牌推广的道路。

    拿maison yan ii去试错的话,代价就太过高昂了。

    y.y这样的程度就刚刚好。

    y.y工作室有一个奇怪的规定,进入工作室设计师的名字里面必须要带字母y,本名里面没有的话,取个有y的艺名也是可以接受。

    这个工作室并不是以颜滟个人的名义注册的,所以也压根就没有人会把y.y和maison yan ii联系到一起去。

    成也好,败也好,都没有什么关系。

    按理说,这样奇怪的要求是吸引不到有才华的设计师的。

    可事实并非如此,纽约很多有才华的年轻设计师,就算是取“艺名”也要进y.y工作室。

    因为这个工作室实在是太自由了。

    来去自由,工作时间自由。

    无人管理,没有人会说你的这个设计不行,那个设计不行。

    一年里面,只要有十个设计,是被正式纳入了工厂生产程序的,第二年就可以成为工作室的正式签约设计师。

    每个人的名字里面都有y字,每个人都好像是这个工作室的主人。

    工作室里面,也确实没有“你的主管”这样的生物存在。

    …………………………

    齐亦去意大利看颜滟,因为齐亦妈妈给颜滟温州的手机打的一通电话,让颜滟有点崩溃。

    尘封的记忆被唤醒那种血淋淋的感觉非常不好。

    齐亦担心妈妈会再度打电话和颜滟“私下沟通”,在意大利的时候,一直没有把手机还给颜滟。

    等到齐亦要回纽约,到了机场才犹犹豫豫地拿出颜滟的电话。

    齐亦知道自己应该把手机还给颜滟,但他一时间又想不出来,要怎么阻止自己的老妈在他走后,做出继续给颜滟打电话这样的行为。

    齐亦想要和颜滟说,让她暂时不要开机,等他和妈妈沟通完之后再说。

    结果颜滟抛过来一句话:“这手机没用了,就送你当个纪念好了?!?br />
    颜滟从来也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

    接到电话之后的第二天,颜滟就把自己的(身shēn)份证给了颜凌。

    让颜凌过几天回温州的时候,直接给她在温州的号码办理的?;:?。

    本来嘛,颜滟温州的手机号码,纯粹就是为了高考一结束就失踪了的齐亦才一直保留的。

    其他的同学要找她的话,qq也好,msn也好,怎么都是可以找得到的。

    家人就更加不可能不知道她在国外的电话号码。

    颜滟和齐亦重逢之后,还留着温州的手机,也就是维持一个由来已久的习惯而已。

    可人的习惯那么多,并不是所有的习惯都有必要坚持到底。

    颜滟在接了那个让她非常不开心的电话之后,是想要直接销户的。

    一来听说销户要本人办理,二来自己用过这么多年的号码,忽然变成了别人的,怎么都有点怪怪的。

    所以颜滟就让堂哥帮忙办理了?;:?。

    这么做还有另外一个好处。

    因为销户一定是刻意为之,而?;筒灰欢?。

    齐亦的妈妈可能会很生气,但也有可能会觉得颜滟这种缠着她儿子的人,是打她一个电话,就把本来就少的可怜的电话费给打没了导致的。

    总之,齐亦的妈妈有没有再打电话,已经?;难珍倬筒坏枚?。

    不喜欢的事(情qíng),能敬而远之的,就没必要非((逼bī)bī)着自己去接受。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