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靠本事吃饭

    这不打听还好,一打听,关于颜滟的传闻就更加离谱了。

    坊间传闻,Allegro自己亲口说,颜滟的家族背景,比她的还要强大。

    传闻和事实显然是大相径庭的。

    Allegro的家族,是历史悠久的欧洲贵族,她们家族的资产,也绝非颜滟这种“小门小户”的人可比的。

    可Allegro那样的家族,都是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Succession Plan(继任者计划),家族的法律文档堆起来,至少也有一人高。

    在这些文档里面,家族的财富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传承。

    每一个家族的下一代,需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才能拿到自己名下的信托基金。

    大大小小的事(情qíng)都是非常清楚地写在家族的继任者计划和法律文书里面的。

    因为成员众多,到Allegro这一代,每一个成员最后可以拿到的信托基金,都不见得有颜滟现在已经拥有的个人财产多。

    Allegro如果仔细问的话,就会发现,颜滟并没有什么家族可言,而是父母把“卖地”的收入全都转到了她的名下。

    父母正当壮年,也没有立遗嘱,也没有列条件,就这么把财产都给了自己的小孩,这样的事(情qíng),对于Allegro这样,在传承了几百年的欧洲世家里面长大的人来说,是完全没有办法理解的。

    这就和颜滟不能理解,Allegro如果不能上全球最好的商学院,她就没有办法拿到他爷爷为他设立的信托基金,是一样的道理。

    在Allegro的家里,什么东西都是有字有据的,家族的信托基金也是分门别类。

    虽然也有只要是这个家族的小孩就能得到的那一种,但大部分都是必须要达到相应的条件之后才能“凭本事”获得的。

    中国人分配财产的时候,如果有好几个子女的话,通常都会强调公平,但在Allegro那样的家族,为了更好的传承,基本上都是能者多得。

    如果能力有限,就只能分到最基本的部分。

    颜滟不知道,Allegro是不是真的有说过关于她家族背景的那句话。

    但就算真的有,基于两人成长背景的差异,也不算是不能理解。

    2012年,秋冬时装周的时候,颜滟一直都处在心无旁骛的状态。

    因为她在意大利压根就没有什么朋友,实习和学校里面能够接触到的人,也都还不算是处于时尚中心的人。

    所以,关于颜滟的传闻,是传了好一阵子之后,才传到颜滟自己的耳朵里的。

    颜滟听到这个传闻之后,就把它当成都是一个笑话,拿出来和Allegro分享。

    Allegro听完也是笑了笑。

    名媛也有自己的圈子,颜滟在时装周“出尽风头”也就意味着,她抢走了很多本该属于名媛的关注度。

    “老牌”名媛看着颜滟就很是不爽,其中就有一个人问Allegro,为什么要和一个来路不明、看着一副穷酸样还要装模作样的人在一起。

    淑女有很多种,一种是像Allegro这样表里如一的,另外一种就是表面上彬彬有礼,但心里面一点都不谦和的人。

    Allegro和来找她八卦的这个不太招人待见“名媛”并没有太好的交(情qíng),只不过Allegro现在和这个女生的父亲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也就随口回应了几句。

    颜滟应该不至于来路不明。

    Allegro是因为颜滟和她们家族一起投资的一支私募基金,才比较经常走到一起的。

    最后,Allegro还有点自嘲地表示:“要说穷酸的话,我反正是没有你说的这个穷酸的人那么有钱的?!?br />
    就这样,这个原本看不上颜滟的名媛,再从Allegro这边得到“内部消息”之后,对颜滟的态度就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

    在这个名媛的世界里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颜滟这样的人,就必须要成为自己的朋友。

    Allegro的话,经过她的润色和加工,就变成了,颜滟的家庭背景极其强大,非Allegro可比。

    紧接着,这位名媛的下一步动作,就变成了,时不时地让Allegro介绍她和颜滟认识。

    对于这样的要求,Allegro依然是一笑置之。

    时间就还是这样,一天天安安静静地过去,到Allegro这儿来打听颜滟的人就越来越多。

    Allegro的家族,地位显赫,多得是想要来和她攀交(情qíng)的人。

    但Allegro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靠本事吃饭,她也比较喜欢和她有一样的信念的人。

    Allegro和颜滟也就是偶尔在一起吃饭逛街,一开始,也都是聊一些基金和保险方面的事(情qíng),还都是因为和颜凌关系不错才答应帮忙的。

    但是渐渐的,Allegro就开始对颜滟的穿衣风格感兴趣。

    颜滟和她一起逛街,穿着打扮都很时尚,但是却从来都没有见颜滟买过衣服和鞋子之类的东西。

    都是Allegro时不时地买些成衣,然后颜滟就只是看着。

    Allegro问颜滟,这么多好看的衣服,怎么连试都不试一下。

    颜滟说因为在时装周的时候,穿了很多品牌的成衣,最后还是觉得,没有量体裁衣的衣服穿在(身shēn)上感觉不是特别对劲。

    颜滟最近对廓形有点吹毛求疵,就算把成衣拿来改的话,也还是会有一些不如意的地方。

    不是根据自己的(身shēn)材定制的衣服,颜滟忽然有点不太想穿。

    Allegro听完之后,就问颜滟(身shēn)上的衣服是出自哪家Haute Couture Maison(高级定制时装屋)。

    …………………………

    Haute Couture(高级定制)这个概念,在国内甚至是全世界范围内已经是已经被用烂了的。

    这就和Champagne(香槟)这个概念被用烂了是一个道理。

    只要有参加过在酒店举办的婚礼,基本上都会有新郎新娘倒香槟的环节。

    很多“香槟塔”都是酒店送的,也就是个形式,基本上都不会有什么客人会去真的去喝“香槟塔”里面的“香槟”。

    但实际上,酒店送的这些带气泡的葡萄酒,都应该叫Sparking Wine(起泡酒),而且还是起泡酒里面比较初级的,和真正的香槟差了十万八千里。

    香槟是起泡酒没错,但它只是起泡酒里面很小的一个类别,而且还是和地名有关的。

    必须是产自法国香槟镇的起泡酒,才能叫香槟。

    其他的起泡酒就只能叫自己本来的名字——起泡酒。

    对于传统,对于高贵,法国人从来都有自己的定义。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