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断章取义

    齐亦接着没有一点反应的电话,理智“元神归位”之后,就拿着颜滟的手机去洗脸台那边看了一下。

    齐亦发现自己的手机还好好地被他遗弃在洗脸池边上。

    别说丢了被人捡到打回来,连开机这样的事(情qíng)都没有发生过。

    “我手机还好好地在这儿躺尸呢,你通信录里面到底存了多少个爷爷???”齐亦没有挂电话,而是把电话还给了颜滟。

    既然不是用他的手机打的,那就不归他处理。

    “怎么可能啊,我除了您老人家,哪里还有什么健在的爷爷啊。

    我爷爷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经不在了。

    你是我唯一的爷爷,你给我好好地活成一个老不死的状态知道吗?”颜滟俏皮地回应齐亦的疑问。

    “真的只存了一个爷爷吗?”齐亦这个问题想要表达的不是疑问,而是郁闷。

    “哎,我说小齐子,你这次来意大利的时候,是不是没有先看看黄历,给自己算一卦~

    今天的亲亲活动就到此结束吧。

    我到对面房间去抱我家鲍鲍的大腿去了。

    让鲍大帅哥一个人独守空房这么久,也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的。

    雨露均沾什么的,鲍咖不说,你家主子也总还是得要做做样子的?!毖珍倏磐嫘痛悠胍嗍种薪庸约旱牡缁白急咐肟?。

    “你的电话刚刚一直响,你还是接一下电话吧。

    搞不好是哪个长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qíng)找你呢?

    什么张爷爷、李爷爷之类的。

    也有可能,你存号码的时候还不清楚人家的姓,就直接先存成爷爷了?!逼胍嗵嵝蜒珍俜⑸怕时冉细叩目赡?性xìng)。

    “不接了,现在不都已经没有再打过来了吗?

    意大利的区号是+39,我觉得有可能是和什么139开头的号码串一起了之类的。

    既然已经没有再响就算了。

    如果真有什么事(情qíng)的话,肯定还会再打的。

    本小姐累了。要去鲍大帅哥的房间洗澡澡睡觉觉了。

    你自己乖乖的在这儿待着,等着我什么时候有心(情qíng)了再来宠幸你?!毖珍僭诶碇堑淖刺?,绝对是有足够的自制力的。

    颜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准备离开。

    “我还没挂电话,人家就算想打也打不进来。

    我刚刚接的时候,电话的那边既没有挂断也没人说话。

    搞不好是你的哪个老相好找你,听到是男生接电话,就直接吓得不敢出声了?!逼胍嘁埠苁俏弈蔚乜鹆送嫘?。

    下一次,他一定要在亲亲之前,就把颜滟所有的电话给关掉,就算不关机,至少也要关个无声。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这么样的可能呢~

    你等我我看看电话挂了没有啊~

    没挂的话,我就用普通话和咱温州话问问,看有没有什么反应好了?!毖珍傩ψ虐咽只战约旱陌?。

    颜滟压根就不曾有过什么老相好,真的是串线的电话的话,也没有可能听了这么久的“鸟语”还不挂掉的。

    颜滟把手机放进包里,拉拉链之前,就顺便瞄了一眼。

    等到颜滟把包拉上之后,才反应过来,她的电话貌似真的还处在接通的状态。

    说到就必须要做到,是颜滟做人的一贯准则。

    颜滟重新拿出自己的手机,用普通话“喂”完之后,就笑着和齐亦说:“惨了,我要食言了,喂这个字,在咱们温州的鸟语里面,居然和普通话是一摸一样的,我说喂~喂~的话,谁会知道,我其实用了两种不同的语言呢?”

    齐亦刚刚用了意大利和英文,那么认真地问候,完都没有得到回应,颜滟这随意的两个喂字,自然就更加不可能折腾出什么声响。

    这通电话实在是太过诡异,还是挂掉比较好。

    但可是,可但是,颜滟的手才刚刚离开自己的耳朵那么一丢丢的距离,电话的那一头就有人开始说话了。

    “是小颜吧?齐亦和你在一起吧,我是他的妈妈,你让他接一下电话?!钡缁暗哪潜?,传过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颜滟直接吓得把手机掉到了地上。

    “是小颜吧”这四个字开头的电话,颜滟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到了。

    颜滟以为自己已经忘掉的通话内容,被这短短的四个字给彻底唤醒了。

    刚刚的那四个字,说的人,其实也不算带有非常强烈的感**彩。

    可这四个字本(身shēn)的威力就足够强大了。

    颜滟有点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你怎么和见鬼了似的,自己手机丢了也不知道捡起来?难道真的是哪个老相好打来的?”齐亦笑着帮颜滟捡起手机,递回到她的手上。

    颜滟看到手机之后,终于有点回过神来。

    颜滟赶忙又接起电话:“对,阿姨,他有和我在一起,您等一下啊?!?br />
    颜滟说完,把装着自己温州电话卡的手机贴到了齐亦的耳朵上,让齐亦自己拿好。

    齐亦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到电话的那一头,自己妈妈有点冷冷地说着“那麻烦你把手机给齐亦?!?br />
    齐亦听到自己妈妈的声音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妈呀,你怎么打电话打到颜滟的手机上来了?!逼胍嗟挠锲苯铀得髁怂衷诘谋览3潭?。

    “我要不打的话,我怎么能知道,你所谓的女朋友,一会儿要抱帅哥的大腿,一会儿老相好都可以出来排队了。

    我早就说你这个同学不知廉耻了,你还不信。

    你就不能你自己稍微睁大眼睛看一看吗?”齐亦妈妈的崩溃程度,也并不比齐亦的少。

    但齐妈妈的崩溃,更多地是被刚刚齐亦和颜滟对话的内容给气的。

    “妈,你不要听风就是雨的,你这是断章取义,你怎么会有颜滟的电话?”齐亦并不记得自己有把颜滟的号码给过妈妈。

    “我为什么不能有,你高中的时候我就有了。这么水(性xìng)杨花的女孩子,对手机号码倒是(挺tǐng)长(情qíng),居然还有脸一直留着?!逼胍嗦杪璧幕袄锘巴?,都是对颜滟的极度不满。

    一开始,颜滟和齐亦离得比较近,电话那边有点大声的不知廉耻这几个字,清清楚楚地落到了颜滟地耳朵里面。

    颜滟特别不喜欢偷听别人讲电话,尤其是这种针对她的电话。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