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无法忘怀

    颜滟从来都觉得做品牌,并不是只有自己上时装周这一种途径。

    设计是颜滟的天赋,但并算不得是她的梦想,她总归还是希望把更多的精力花在品牌运营上面。

    按照颜滟最初的想法,如果能够找到合适的设计师一起做品牌的话,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

    只是,既然要让中国制造走上世界奢侈品牌之路,这个设计师就必须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够资历上四大时装周、而且还没有推出自己的个人品牌的。

    这样的人,颜滟已经物色了很久,一直到现在别说没有物色到,连听都没有听过。

    各大奢侈品牌的设计总监,没有一个符合这样的(情qíng)况。

    正因为如此,颜滟才必须想办法打造她自己的品牌。

    这样一来,颜滟这边其实也还好,把心思都放到设计上就可以了。

    但颜凌就要把除了设计之外的所有事(情qíng)都包圆了。

    再加上还要打理自家的工厂和帮颜滟一家处理财产方面的事(情qíng),颜凌工作的强度可想而知。

    颜滟这次再见到自己的堂哥的时候,发现颜凌整个人都轻减了不少。

    堂哥每次都开玩笑地说着要和颜滟角色互换,把公司交给颜滟来打理。

    但颜凌从来就没有和颜滟说过自己有多忙或者多累。

    焦知非也是,看起来毫无逻辑,却还是用他自己特有的脑回路,帮颜滟寻找通往梦想的最佳路径。

    他一个做地产的,合作方赞助了什么样的学生活动,完全就不在他正常的工作范围之内。

    有些话,默默付出的人可以不说明,但颜滟却不能把这一切都当成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的颜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有动力。

    梦想可以是自己一个人的,但实现梦想的路上,不能没有并肩作战的伙伴。

    “回头有了具体的方案,我来帮你建个模算一算,测算一下,三年之后你会需要多少资金。

    这样的话,我接下来三年,对自己的工作也就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了?!逼胍啾冉瞎刈⒌氖茄珍俑崭账狄急付嗌僮式鸬恼飧鑫侍?。

    “为什么是三年?”焦知非对齐亦给出的年限感到疑惑,以他老姐的(性xìng)子,不应该会是一个还要再默默等三年才开始做自己品牌的人。

    “你不是说打算明年年初上巴黎时装的吗?”颜凌也和焦知非有着同样的疑问。

    “哦~对了,堂哥,我还没和你说吧,齐亦要去我们和Allegro一起投的那支私募工作了?!毖珍僮约阂膊鸥崭盏弥飧鱿⒉痪?,就还没来得及把这件事(情qíng)告诉自己的堂哥。

    “老妹啊,你还真的是什么事(情qíng)都忘不了你的男朋友啊?!毖樟瓒宰叛珍僖×艘⊥?,他不知道自己的堂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无可救药的。

    “什么呀,人家去那里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好吗。

    齐亦被Ian挖去的时候,我压根就连私募是个什么东西都还不知道。

    如果不是因为半路杀出我这个程咬金的话,他早就已经去Ian那边工作了?!毖珍俣云胍啻永吹亩际恰?爱ài)护有加”,不(允yǔn)许别人诋毁的。

    说是别人,自然就不包括她自己。

    颜滟刚维护完齐亦就开始打击:“我说小齐子啊,你的目标会不会太低了一点呀,如果三年之后,我私募基金里面的钱和我需要的钱是一样的话,那就表示我要把自己的全副(身shēn)家都投入品牌营销里面去了,那我还怎么吃喝玩乐???”

    “让主子失望了,小齐子回头做预算的时候,把吃喝玩乐也作为一项必要条件加入到测算模型里面去?!逼胍嘈ψ呕赜ρ珍俣宰约旱那么?。

    “听你们两个人说话,还真的是有点影响食(欲yù)。

    要你的全副(身shēn)价干什么?你又不是一个人在做品牌。

    你放心,你哥我怎么都不会让你露宿街头的。

    资金的话,既然你男朋友负责算,那我就负责准备。

    哪有拿自己妹妹的私房钱做品牌的道理?!毖樟韪闱宄纯鲋缶透隽朔浅0云幕赜?。

    “哈哈哈哈,谁说我要拿自己的私房钱出来了,你没听人说是三年以后吗?

    我的钱反正是都已经被私募绑架了,我现在穷得叮当响,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未来三年,怎么都得靠在座的各位来接济我。

    来,我们一起举个杯,今天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别想逃。

    人嘛,总要有最基本的人道主义精神。

    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祖国如花似玉的花朵,就这么在凋零在异国他乡?!毖珍倏闪赓獾乜醋沤裉焱矸沟摹笆苎巳骸?。

    “颜小滟,你想要找人养的话,卖个笑,随便找一个人就好了,你犯得着对着一桌子人放电吗?”鲍鲍最受不了颜滟这样的眼神。

    颜滟的眼神很特别,倒不是说颜滟的眼睛比别人都大,而是眼睛里面的神采。

    和戴了美瞳,让眼睛看起来很大的那种感觉,有很大的差别。

    颜滟毕业之前,心血来潮地拉着鲍鲍一起去拍闺蜜照。

    摄影师拍着拍着,就问说,可不可以不收她们钱,免费给拍,然后留一张照片放在工作室做展示。

    摄影师沟通了半天无果,接着就表示不仅免费,他给钱都行。

    但还是被颜滟给无(情qíng)地拒绝了。

    颜滟最后留下一句,姐不差钱,就走了。

    摄影师很是无奈,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拍照这么有感觉的人。

    他以为颜滟是职业的模特,结果颜滟说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出来拍写真。

    把照片留在摄影工作室,供别人参观和指手划脚,压根就不是颜滟有可能会接受的方式。

    颜滟并不怎么喜欢盯着人看,除非这个人对颜滟来说很重要。

    而且还得是在颜滟想要搞清楚这个重要的人,当时内心真实想法的时候。

    就像刚刚颜滟盯着拒绝明天一起去开会的鲍鲍看那样。

    要说莫名其妙盯着还不算很熟的人看这样的事(情qíng),颜滟就只干过一次。

    高中的时候,发生在了齐亦(身shēn)上。

    旁人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就没法忘记。

    齐亦是在班级里被看了一眼就无法忘怀。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