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些改变(4)

    (第二更,求月票)

    颜大邦夫妇已经正式退休了。

    因为主动拿出了自己手上15%的股份给技术人员,所以颜达邦卖掉公司之后,并没有马上使得自己的存款变上到九位数的台阶。

    正常来说,一家公司的出售,至少是可以卖到自己年利润三倍的价格。

    用这样的方式来定价的话,买公司的人,三年之后就可以收回成本,第四年开始都是赚钱。

    可现在是制造业的寒冬,颜路机械的利润又有很大一部分还停留在应收账款的阶段。

    颜达邦夫妇出售自己的公司的时候,只给颜路鞋机定了一个亿的估值。

    这个估值是颜路机械算上应收账款之后,一年的利润,一点都没有按照“行规”来的意思。

    如果按照“行规”,把公司的估值放到三个亿,一来,短时间之内不一定会有人买,二来,如果人家买了,很有可能最后是被坑的。

    颜达邦夫妇的思维模式,和很多才开始创业都还没有盈利,动不动就给自己的公司标个上亿的估值的那些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一家公司的估值,需要根据实际(情qíng)况来确定,若是有个什么“行规”就拿来做作为寸步不让的理由,那就只能是烂手里或者找个冤大头了。

    颜达邦夫妇卖公司的时候没有考虑过“行规”,在妥善安排好跟着自己的技术人员之后,夫妻俩在自己的心理价位、公司的未来发展和不让买的人吃亏,这三个因素的中间找了一个平衡点。

    公司卖掉之后,颜滟家的账上还只有大几千万,离亿万富翁这个称谓还有一点距离。

    在前两个月,颜大邦夫妇把原来颜路机械在市中心的那块地卖掉之后,颜家人的财富就急剧增长。

    即便是按照人均来算,颜滟一家也都已经是亿万富翁了。

    颜达邦夫妇不是没有见过钱,也不是没有理过财,除了银行理财,他们还一度非常(热rè)衷买房子。

    但和如今的财富相比,他们之前有过的,都是小钱。

    钱一多,就会有一个怎么让钱生钱的问题。

    在此之前,颜滟家的钱,不是流水就是应收账款,有点钱存起来呢,就都拿去买房,银行的账户上的资金,从来都是相当有限的。

    要如何处理放在银行的钱这样的问题,颜达邦夫妇此前还不曾遇到过。

    把钱存在银行,是钱不多的人才会干的。

    银行利息这个东西,对于财富的增长来说,有和没有都是一个样。

    把钱存在银行的话,怎么样都是越存越穷的,利息这个“小不点”要如何赶上通货膨胀这样的“大个子”?

    如果,一个人整天都在想,要怎么让自己在银行的存款增值,或者思考应该买什么样的保本理财产品才可以多一点收益,那就说明这个人的存款还不够看。

    当你在银行放个几百万存款不动的时候,就可能会有银行的各种理财经理打电话问你要不要购买理财产品。

    当你在银行放个几千万存款不动的时候,就一定会有银行的资深理财经理,帮你搭配最合适的理财产品组合方案,与此同时,更为高端的私人银行也会开始向你伸出橄榄枝。

    当你在银行放个几个亿存款不动的时候,多家私人银行,就会安排专人,帮你满世界地想办法赚钱,给你设计最佳方案,深怕一不小心,就会丢了一个“重量级”的客户。

    最后这个类别的人,即便是对于银行来说,也属于非常罕见的。

    经济腾飞了几十年,在国内,有几个亿的人已经不能说是罕见了。

    可正常来说,就算是有个几百个亿资产的人,也不见得会在私人账户上有这么多的现金。

    颜达邦夫妇现在就是归类于这个特别罕见的类别。

    忽然之间成了这么有钱的人,颜达邦夫妇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要拿这些钱干什么。

    更为重要的是,卖地的钱到账的时候,颜达邦夫妇人已经在墨尔本了,客观原因也造成了夫妻俩还没有来得及处理自己的新增财富。

    直到有好几家私人银行的人前仆后继地打找过来,颜达邦夫妇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进入私人银行竞相追逐的富豪名单了。

    实业家就是这样,有很多都只知道勤勤恳恳的通过生产劳动来创造价值,并不(热rè)衷于玩金钱的游戏。

    那些看似光鲜的房地产商的(屁pì)股后面都欠着一(屁pì)股的债。

    做地产的人,最是需要光鲜,而且花的都是花银行的钱,花股民的钱,哪有不大手大脚的道理?

    实业才是真正盛产隐形富豪的地方。

    可能就是因为太过隐形了,很多“厂长”多年来都保持一贯的勤俭节约的作风,怎么看都不太像是一个有钱人应该有的样子。

    十年都不换一台车的“厂长”大有人在,时间久了,可能连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是富豪。

    …………………………

    有钱又不经营企业的富豪们是怎么让自己的财富增值的?

    这样的问题,此前一直都没有真正跨进富豪行列的颜达邦夫妇,还真的是从来都没有也没机会仔细思考过。

    颜滟这个学设计人的就更加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qíng)。

    每一家找上门的私人银行,都说自己提供的资产配置方案是最好的。

    但真正的富豪到底是怎么样处理自己的“闲置”资金的呢?

    这样的问题,怎么都要找一个见惯了富豪的人问一问。

    那么,颜家见过富豪最多的人是谁呢?

    当然要数沃顿商学院MBA毕业的颜凌。

    能进沃顿商学院念MBA的,除了少数几个“穷人家的孩子”是靠自己的真本事的,大部分的同学,都是非富即贵的。

    “穷人家的孩子”这几个字,也完完全全适用于颜滟的堂哥。

    和真正有家世的人比起来,颜凌家的凌烟鞋业目前的体量,是根本就不够看的。

    但凡是颜滟家的事(情qíng),颜凌是绝对没有可能不上心的。

    “穷同学”颜凌接到“指令”之后,就找了个含着”钻石钥匙”出生的Trust Fund Baby(信托基金宝贝)了解(情qíng)况。(注1)

    …………………………

    注1:

    Trust Fund Baby这个组合里面,Trust Fund是信托基金,后面加一个Baby宝贝的意思,是说这个人出生在巨富之家,生来就是有家族信托基金的。

    Trust Fund Baby和中国的富二代,是一个比较类似的称谓。

    大部分时候,都带着一点贬义,多少有点说一个人败家或者不思进取的意思。

    Trust Fund Baby经常是说那些,啥也不干就靠家族信托基金活着的二代或者三代。

    但富二代并不都是坐吃山空的主,Trust Fund Baby也一样有非常努力的。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