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些改变(3)(为@头号墨粉 第十六个盟主加更)

    按理说,没有太多的人,会对一支忽然冒出来的私募基金感兴趣。

    但Ian的家世引来了无数好奇的眼光,再加上成立的第一个月,Ian就交出了30%回报率的答卷。

    Ian家族的第二代,也就是他的父辈有两个拥有华尔街精品投行的巨鳄,Ian的这一代,也有华尔街的明星。

    但从来没有人听说,这个家族里面还有一个叫Ian的第三代。

    在华尔街,八卦资讯和金融资讯有着同样的传播速度。

    华尔街从来都不曾有过关于Ian的传说,Ian背景的真实度引人猜测。

    很多人都在猜测Ian是不是谁的私生子,才会忽然这么毫无“教养”地宣扬自己的家族背景。

    华尔街的金融分析师们,分析起一个人的背景和八卦的时候,也一样如鱼得水。

    Ian很快就被“人(肉ròu)”了。

    没多久,就开始有人把之前低调到尘埃里面的Ian的背景给挖了出来,包括Ian在巴克莱的投资履历。

    Ian不是华尔街的明星,也没有一个回报率高到可以成为人们谈资的“神级”投资。

    Ian的履历,第一眼看起来,只能算得上是华尔街普普通通的一个投行人士,没有哪一个耳熟能详的项目是可以和Ian扯上关系的,也没有那个融资的神话是由Ian创造的。

    但Ian的履历,如果深扒下去的话,就会发现是非常与众不同的。

    过去的五年,Ian在巴克莱投过的所有项目里面,没有一个是看走眼亏了钱的,也没有一个是上市之后直接就暴跌的。

    这样的履历,就算是放在华尔街最好的年份也是不太常见的,要知道投行是个高风险才会产生高回报的行业。

    而Ian交出这样的履历的五年,是次贷?;负趸倭嘶值奈迥?,绝对算得上是华尔街最差的年份。

    五年前的那些华尔街的明星们,早就已经过气的过气,破产的破产,跳楼的跳楼。

    在华尔街,成功和失败都在转瞬之间。

    这份脚踏实地的履历,让Ian这个原本低调的富三代,在重新高调地亮相之后,就吸引了很多次贷?;镂薮Π卜诺募易遄式?。

    次贷?;?,很多投资看中的都是暴利。

    重新洗牌之后华尔街当然还一样有追求暴利的人,但Ian这么脚踏实地的投资手法,更能得到追求稳利的家族资金的青睐。

    尽管这里面的大部分人对于Ian的第一支私募仍然处于观望状态,但有决断力的家族很快就采取了行动。

    Ian只想要一个很小的盘,到了三亿美金的体量就不再接受新的资金。

    Ian的信托基金加上他自己手上的资金就已经接近两个亿了,最早和Ian接触的人都非??粗姓飧鲂畔?。

    国内有很多小的私募,也都会要求基金经理自己投钱进去,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投资者放心,拿别人的钱去投资和拿自己的钱去投资,完全就不是一码事。

    只是,Ian自己出了大部分的资金这件事(情qíng),要近距离接触的人才知道,不然的话,就会有更多的人趋之若鹜。

    有这么多钱的Ian,选择做另外一支私募的受限合伙人的话,都可以直接开启奢华的退休生活了,Ian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情qíng)况下选择成立自己的私募。

    …………………………

    私募基金不是股票,可以有大户有散户。

    股票是大笔的资金可以进入,零零散散的钱也可以放进去自娱自乐。

    私募基金都有一个准入的门槛。

    而且,私募的门槛要比一般的基金或者股票高得多。

    Ian这支私募的门槛是一千万美元。

    这个门槛的意思是,如果你想要持有这支基金,那么你至少要拿出一千万美元。

    这个门槛可以多不可以少,在达到这个门槛之后,就可以用百万为单位往上加码。

    Ian的投资手法很特别,有很多都是别人看不明白的投法,刚到巴克莱的时候,投委会经?;岱窬鯥an的案子,因为获利少。

    但时间久了,Ian从不失手的漂亮履历摆在那里,他的项目一个个过会,反对和质疑空降兵Ian的声音就越来越少。

    就这样,Ian这个VP,在巴克莱的职权,不到ED却胜过ED,Ian看中的项目都能过会,过会后都能赚钱。

    业绩好这件事(情qíng),在投行里面绝对是可以昂首(挺tǐng)(胸xiōng)的。

    业绩好一年,可以扬眉吐气一年,如果业绩一直好的话,那就可以直接“眼高于顶”。

    这本来就是一个金钱的游戏,比的就是谁能和金钱成为更亲密的伙伴。

    只不过,漂亮的履历需要悉心的呵护,百发百中的履历里面,如果有个“晚节不?!钡蔫Υ?,就会功亏一篑。

    这也是为什么,离职的时候,Ian会对自己手上还没有完结的两个案子的交接工作极其看中。

    Ian得要保证,就算是自己走了,他经手过的案子也不能是亏钱的。

    Ian在巴克莱是一个工作非常努力的人,勤勉、绅士、谦卑、和善是Ian的标签,Ian自己不主动说出来的话,根本就没有人猜到过他的背景。

    Ian是在从巴克莱离职之后才开始高调的,不然的话,就冲Ian的背景,也会有无数人抢着帮他做数据分析,根本就不会有齐亦什么事(情qíng)。

    …………………………

    对冲基金的黄金年代,也是宽客的黄金年代。

    宽客们可以完全不懂市场规律,就单纯地靠数据分析和超级计算机赚得盆满钵满。

    但这个黄金时代只存在与次贷?;?。

    华尔街正在重新洗牌,对冲基金正在亏钱。

    齐亦做了宽客之后,很快就搞明白了自己的前辈们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赚钱。

    但那样的方式已经成为过去时。

    权衡利弊之后,齐亦决定接受Ian的提议。

    既然Ian愿意带着齐亦,拿三倍于现在年薪砸他,还表示齐亦如果想要转做前台的话,未来就留一个VP的位置给他。

    如此这般(诱yòu)人的条件摆在齐亦的面前,加上可以学到Ian的投资理念,齐亦没有可能在了解完Ian要做的事(情qíng)之后,仍然不产生跟着Ian干的想法。

    齐亦是两个月前下定的决心。

    他准备在去墨尔本参加完颜滟的毕业典礼之后就申请离职。

    顺利的话,一个月之前,齐亦就应该已经加入Ian的公司了。

    但是从墨尔本回去之后,齐亦就推翻了自己之前的决定,开始变得犹豫。

    犹豫这件事(情qíng),是很少发生在齐亦(身shēn)上的。

    通常,别人会犹豫的事(情qíng),齐亦这样的概率学家,只要稍微算一算概率就能直接有结果了。

    但换工作的事(情qíng),因为忽然牵扯到了颜滟的堂哥颜凌的(身shēn)上,就变得有些不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