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会有区别吗?

    魏风随开车带两家人来到了今天最终的目的地,大洋路上最主要的“名胜古?!薄猼elve apstles(十二门徒岛)。

    “风随阿哥,你给我们讲讲十二门徒岛的故事吧?!毖珍僖丫及盐悍缢娴背墒钦频加瘟?。

    “十二门徒岛呢,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岛屿,而是孤独地矗立在湛蓝的海洋中的十二个独立的礁石。

    这些礁石,每一个长得都不一样,据说是因为在数量和形态上酷似耶稣的十二门徒,才被取名‘十二门徒石’。

    十二门徒岛实际上是石灰石、沙岩和化石经海水几千万年的侵蚀和风化,在岁月的洗礼中逐渐形成的礁石,而且有很多都已经被海水拍打地根基不稳。

    在过去的十年之间,倒的倒,碎的碎,现在的十二门徒岛,到底是还剩下多少个‘使徒’,已经是一件见仁见智的事(情qíng)了?!蔽悍缢婢筒钅靡话训加蔚钠熘暮鸵桓鲂±?,就能变成“持证”导游了。

    “那这些石头,有什么缠绵悱恻的(爱ài)(情qíng)故事吗?或者关于战争到也行?!毖珍傥饰悍缢?。

    “没有关于(爱ài)(情qíng)的故事,国内的风景名胜,通常都会有一些关于(爱ài)(情qíng)的传说,就算只是一颗两颗石头,也要取名叫‘望夫崖’、‘夫妻峰’什么的。

    我觉得澳洲人的想象力还是蛮丰富的,就算当时确实是有十二块独立的礁石,才取名叫telve apstles的。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一点都看不出来,这些石头的样子,到底是哪里像使徒了。

    不过你如果对故事感兴趣的话,你看前面,那个断开的,像拱桥一样的地方,就是十二门徒这边著名的lndn arh(伦敦桥)。

    原来那边是被海水冲出来带两个拱的岬,是没有断开的,后来中间断开了,变成现在这样,就被人叫做伦敦断桥了。

    那个断桥上面,倒是曾经有一桩桃色新闻?!蔽悍缢姘崖锥囟锨诺奈恢弥父蠹铱?。

    “前两天我和你路阿姨去的那个海滩,就海滩上一个大石头中间也有一个洞的,叫lndn bridge ean beah(伦敦桥海滩),现在这个,也是有个洞的,就叫伦敦断桥,墨尔本是不是所有底下稍微有点像拱的地方,都要叫伦敦桥???”最近(热rè)衷学习英语的颜达邦第一个感兴趣的地方,是这个“伦敦桥”这几个名字的由来。

    对于技术控来说,随便什么东西,都叫一样的名字,听起来就有点让人崩溃。

    “都叫伦敦桥啊,这个,颜叔叔您要不说的话,我还真是没有注意过?!蔽悍缢娴牡加巍爸犊狻崩锩?,并没有储存地名信息。

    “什么桃色新闻?”颜滟对名字一点都不感兴趣,她比较关心八卦。

    “伦敦断桥的断掉的那一个拱,断裂的时间是990年月5(日rì)。

    那个时候,电视新闻直播刚刚兴起。

    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链接陆地的那一个拱断裂之后,就被困在了断桥的另外一端,没有办法回来。

    后来是出动了直升机,才把这两个人给救回来的。

    当时电视台做了直播?!蔽悍缢婵冀步?。

    “直播救人哪里桃色了?”颜滟还是没有明白魏风随想要说什么。

    “直播救人肯定不是桃色,但据说,那个男的老婆,和那个女的的老公,都看了电视直播?!蔽悍缢娼幼虐烟疑挛诺哪谌莞谷?。

    “???这么悲催?真的假的?这概率也太小了吧,齐亦,要不你给算算,遇到这样事(情qíng)的概率是多少?”颜滟一有好玩的事(情qíng),就会先想到齐亦。

    “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我反正也没有看过传说中的直播,总之,澳洲人民就愿意这么相信,我第一次来大洋路的时候,导游就是这么告诉我的。当时同行的其他游客都是澳洲的,没有人对这个故事提出异议?!蔽旱际凳虑笫堑厮党隽俗约旱墓适吕丛?。

    “这样啊,所以说,澳洲人民就喜欢听桃色新闻是吧?”颜滟饶有兴致地转头问齐亦,“你有算概率吗?”

    “我算这种事(情qíng)的概率做什么?这个故事如果要是真的,就应该让那两个人在断桥的另外一端好好‘浪漫’,自己想办法回来?!逼胍嘤械愀购诘乇硎?,出动直升机去救两个偷(情qíng)的人,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没有同(情qíng)心???我觉得这个故事肯定是哪个导游脑补的,这概率也实在是太低了?!毖珍倬芫嘈耪庠蛱疑挛诺恼媸?性xìng)。

    “难道你同(情qíng)那两个人?”齐亦颇为严肃地问。

    “不,我严重怀疑有没有那两个人的真实存在?!毖珍倜魅繁砻髯约旱奶?。

    “那如果是真的呢?”齐亦问颜滟。

    “那,就让他们坐上一架有故障的直升机?!毖珍傧肓讼?,“恶狠狠”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哈哈,原来,歪歪同学比我还没有同(情qíng)心???”齐亦忽然觉得颜滟恶狠狠的样子很好笑。

    “那是啊,也不看看是因为什么事(情qíng)被困的。不过好像残忍了一点,要不然先救下来问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再说?”颜滟终究还是“于心不忍”。

    “你有直升机吗?”齐亦问颜滟。

    “没有~”颜滟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你((操cāo)cāo)这份心干嘛?”齐亦笑着问颜滟。

    “有道理诶,而且,事(情qíng)发生在990年,我就算是有直升机,我还得想想要怎么穿越回去才行,这就有点麻烦了?!毖珍俸推胍嗯匀粑奕说亓奶?。

    雷霹雳看着颜滟和齐亦聊天地背影,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在如今这样的(情qíng)况,还去强求一些什么。

    雷霹雳已经不是象牙塔里面那个未经世事的男孩子了,他不用再一次开口询问,也知道颜滟将会给他什么样的答案。

    唯独有一件事(情qíng),是雷霹雳现在还不知道的。

    雷招弟和路冰然之前在颜滟家院子里面说起到欧洲旅游的时候,说话的声音不大。

    雷霹雳和颜滟都没有办法,在自己站着的位置,得知自家的两个老妈聊天的内容。

    所以,此时的雷霹雳,还不知道颜滟也很快就要去意大利的事(情qíng)。

    可就算是知道了,会有什么区别吗?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