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从何说起

    “要去欧洲哪里???”路冰然兴致勃勃地问。

    路冰然和颜达邦都已经提前退休了,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qíng),就是要实现路冰然环游世界的梦想。

    听到旅游,路冰然两眼放光。

    “我们温州人最多的地方,意大利?!崩渍械芑卮鹆寺繁坏囊晌?。

    雷家六代单传,雷霹雳的姥爷当时太想要一个儿子了,就给自己的女儿取名叫招弟,只是雷招弟并没有招来弟弟,这也是为什么,雷霹雳的姥爷特别执着地要让霹雳跟着他妈妈姓雷的原因。

    雷霹雳的姥爷在雷招弟才刚十岁的时候就经常和她说,如果不找个姓雷的人结婚的话,就得让她的儿子姓雷。

    还好雷招弟生了两个儿子,不然魏风随都有可能整天被自己的姥爷想方设法地给抓去姓了雷。

    “意大利啊,我们家颜滟再过一个月也要去意大利呢,她要去佛罗伦萨的polimoda时尚学院继续学设计?!甭繁灰桓霾恍⌒?,就把颜滟接下来的行程给卖了。

    雷霹雳听到佛罗伦萨这几个字,免不了又想起冥冥之中的那一根线,看到挽着齐亦胳膊的颜滟,雷霹雳自嘲地笑了笑,冥冥之中,真的会有那根线吗?

    齐亦很有风度地站在那里,他没有兴趣也没有必要和雷霹雳握手。

    对于颜达邦来说,雷霹雳是到家里来的客人,对于齐亦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还是一个刚刚行为有点失当的陌生人。

    但齐亦的脸上,也没有一丝的不悦,齐亦就那么静静地站着,让人如沐(春chūn)风地笑着。

    齐亦也有很多疑问,但与其在这个时候,因为这些疑问对雷霹雳表现出敌意,齐亦更愿意私底下问颜滟。

    有这么多家长都在看着,齐亦是不会让自己做出有失风度的举动的,他不想自己也一样变成一个行为失当的人。

    “齐亦你好,我是雷霹雳?!比缃?身shēn)在商务部的雷霹雳,非常商务地走过来,非常商务地伸自己的右手,非常商务地要和齐亦握手。

    雷霹雳要握齐亦那只被颜滟挽着的右手。

    现场又开始变得有点尴尬。

    为了避免尴尬的进一步加剧,颜滟适时放开了齐亦的胳膊。

    男人和男人之间,完成了一个非常商务的、礼节(性xìng)的握手。

    …………………………

    魏风随回到车上,发动车子。

    两家人陆陆续续地上车。

    谁也没有想到,简简单单地一次和邻居的结伴出游,能够牵扯出这么多的前尘往事。

    颜滟没有再占什么“风水宝座”,一上车,就拉着齐亦往最后一排坐。

    中型车子的最后一排,是坐着最不舒服的,但颜滟没有心(情qíng)再管这些,她就想找离副驾驶越远越好的位置坐着。

    颜滟的心里有点乱,她实际上并没有感到心虚的必要。

    她和雷霹雳之间,连历史都不曾有过。

    但今天这么诡异的相遇方式,让颜滟有点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易位而处,如果她看到齐亦莫名其妙和一个别的女人抱在一起,颜滟心里肯定是不可能没有想法。

    早知道她今天就不这么早回家,让大人们自己出去玩,就什么事(情qíng)都没有了。

    雷霹雳还是坐回了副驾驶的位置,并没有趁机就跟着颜滟坐到后排去了。

    魏风随今天开了一台十五座的车子,要说大,其实也没有多大,反正说什么大家也都听得见。

    最后一个上车的雷招弟,放着前排还有好几个空位不坐,一下就来到最后一排,坐到了颜滟的边上。

    作为母亲,雷招弟实在是太好奇雷霹雳和颜滟的关系了。

    尤其是她的这个小儿子,长到这么大,仿佛都不曾对女孩子有过什么兴趣。

    雷霹雳的妈妈没有办法不去找颜滟问个明白。

    “颜滟啊,你也是厦大的???”雷招弟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开始找颜滟聊天。

    “嗯,雷阿姨,我大一是在厦大念的?!毖珍倩卮鹄渍械?。

    如果是雷霹雳非要在这个时候凑过来和颜滟聊天,颜滟会直接选择无视。

    可雷阿姨是长辈,颜滟只好一边在心里郁闷,一遍好声好气地回答。

    颜滟看了看齐亦,那个城府很深的家伙,依然保持着让人如沐(春chūn)风的笑容。

    齐亦没有插话,他也有点想从颜滟和雷霹雳妈妈的聊天中,了解一下他心里纳闷地不行的事(情qíng)。

    “哦,这样啊,那你也是英语系的?”雷招弟继续发问。

    “不是的,我是新闻系的?!毖珍偈俏适裁创鹗裁?,没有太多的话,也不像她平时说话那么生动。

    “那你和我们家霹雳应该差好几届吧?你们怎么认识的?”雷招弟的八卦细胞开始占据了主导地位。

    “我大一的时候,去英语系蹭大四的课,因为上课的原因就认识雷师兄了?!毖珍儆械悴幌爰绦恼飧龌疤?。

    再接下去还能聊什么呢?要和雷霹雳的妈妈说,“你儿子在大一的时候和我表白了六次,我一次都没有答应过”还是说“你想知道什么,你可以去问雷霹雳”。

    总之她说什么都不太合适,尽管,现实的(情qíng)况,雷招弟确实是应该去问她儿子才比较靠谱,可惜的是,副驾驶旁边不再有空位,而颜滟的边上却有。

    “那你们两个还真的(挺tǐng)有缘分的?!崩渍械芷奈锌厮?。

    面对这样的感慨,颜滟实在是没有办法再把话给接下去。

    “阿姨,我好像不太能够坐在后排,现在就开始有点晕车了,我到前面一点找个风水宝座去啊~我就说我要第一个上车,然后找个风水宝座的,这么一上来就忘了呢~”颜滟有点俏皮地说着话的同时,就坐到自己的大伯母边上的座位去了。

    颜滟一坐下就往自己大伯母的(身shēn)上靠。

    “怎么啦?”大伯母问颜滟。

    “晕车~”颜滟笑着偷偷对大伯母吐了吐舌头。

    根据颜滟这两天的观察,她的大伯母,是已经彻底被齐亦给收归了的,现在这样的时候,找谁都不如找大伯母。

    “这才刚出发就这样,那你好好躺着吧?!贝蟛赣锎厍械厮?。

    “嗯,大伯母最好了,你查我们家齐亦户口查怎么样了?”颜滟继续吐舌头。

    “还没查完呢?!贝蟛讣渖系?。

    “这样啊,那等下吃完饭,你把他叫过来,去大洋路要开那么久,你一边查齐亦的户口,一遍欣赏窗外的美景。

    我等下到了city,就去买个晕车药,做个最标准的游客,‘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到十二门徒岛了,你们就叫我,行不?”颜滟愉快地做出了最为“合(情qíng)合理”的安排。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