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丢掉的面子

    the colonial tramcar restaurant一天出三趟车,每一趟上菜的数量都不一样,出车的时长也不尽相同/

    四道菜的午餐,两个小时,从13:00到15:00

    三道菜的早场晚餐,从17:45到19:15

    五道菜的晚场晚餐耗时最长,从20:35一直到夜里23:30

    不管是哪一场,都一定是慢餐,就算是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早场晚餐也是一样。

    殖民电车餐厅有非常完整的西式菜单,从开胃菜、前菜到主菜和甜品,一应俱全。

    认真算起来的话,电车餐厅的菜式是可以被称作澳大利亚菜的。

    至少在食材的选择上,是非常本土化的。

    比较经典的前菜有tasmania atlantic salmon(大西洋塔斯马尼海域的三文鱼)和peper crusted kangaroo(黑椒袋鼠(肉ròu))。

    还有点单频率最高的主菜victorian farmed eye fillet(维多利亚本地农场(肉ròu)眼牛排)。

    要说电车餐厅有什么不能克服的短板的话,就要属电车餐厅无法克服的“厨房”空间狭小的问题。

    “厨房”烹饪场地受限,所以菜单上面的菜式,都是(套tào)餐形式出现,选择不够丰富,这里面的很多菜式还都是提前烹制好的。

    厨师只要在电车上做最后的一道加(热rè)控制火候的工序就可以了。

    不过呢,殖民电车餐厅从1983年一直开到现在,已经对菜品的制作和加(热rè)做过很多次改良,并不会因为是提前制作而使得美味尽失。

    这就和航空公司的头等舱的餐食制作是一个道理,食材有限制,烹饪方式有限制,但是不能影响餐食的质量。

    越是只能做简单加(热rè)的餐食,越能考验一家航空公司的在自己的餐食上的用心程度。

    尽管每家航空公司,都找了非常有名的主厨来设计自己国际航线头等舱的餐食,但做的好的和做的不好的头等舱食物中间,依然有一条巨大的鸿沟。

    电车餐厅提供的菜的水准,绝对是在墨尔本西餐厅的平均水准之上。

    如果中午吃饭的是六个人的话,还能坐在同一排,这样的话,虽然中间有过道隔开,但是过道很小,六个人要一起聊天也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今天中午吃饭的是七个人,就只能是分开前后两桌。

    电车餐厅的椅背很高,有椅背挡着,前后两桌人之间就不太好聊天。

    因为选了电车餐厅,颜滟毕业典礼这天的午餐,注定是一个三人桌和一个四人桌。

    四个家长坐一桌,三个小辈坐一桌,正常的安排肯定是这样的,这也是鲍鲍一开始的计划。

    但是七个人上去电车餐厅之后,这个最正常的安排,就开始显得非常不正常。

    三个人的这一桌,各个都是在国外待了很久的,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四个人的那一桌,除了颜达邦非常透彻地研究过机械英语之外,另外的三个人对二十六个字母都感到陌生。

    遗憾的是,菜单不是用机械英语写的,颜达邦拿到菜单之后,除了不知道要怎么说,更加不知道要怎么点。

    尽管殖民电车餐厅都是(套tào)餐的形式,但这也并不代表,(套tào)餐里面是毫无选择的。

    前菜要选,主菜要选,更为重要的是,电车餐厅的饮料和酒单很丰富,想要喝什么这件事(情qíng),是肯定要自己点的。

    上车没多久,大伯母第一个离开四人位,走到颜滟的这一桌:“和他们在一起,等下点了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是和你们一起坐吧?!?br />
    鲍鲍也开始觉得之前的“分桌”安排有些不太合理。久看中文网首发

    “要不我去陪叔叔阿姨坐吧?!北低?,就把自己的想法付诸了实践。

    颜滟一开始觉得鲍鲍的安排很合理,转念一想,就又出问题了。

    鲍鲍不太适合跟思想保守的颜定邦坐在一桌。

    颜定邦现在是还没有搞清楚鲍鲍的真实(情qíng)况,不然肯定是要对鲍鲍进行一番“思想品德”教育。

    颜滟不希望让鲍鲍尴尬整整两个小时。

    颜滟很快就站起来,走到另外的一桌去和颜定邦换位置:“大伯,您和大伯母一起帮我去审核审核齐亦吧?!?br />
    齐亦早上已经顺利过了大伯和大伯母这一关,重新再深入地审查一下的话,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毕竟颜滟找的可是“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到大,齐亦的履历里面根本就挑不出一点瑕疵。

    这种人,一定要多多接受审查才可以。

    餐车缓缓前行,平稳地沿着电车的轨道前行,车窗外,墨尔本的景色,像电影画面一样,流动在每一个来电车餐厅就餐的人的眼前。

    …………………………

    商定好最后的座位安排之后,两桌人就各自开始聊天。

    “等颜滟去佛罗伦萨了,我和颜滟的爸爸想要出去找个好的餐厅吃饭,还得要麻烦你给我们当翻译?!苯裉斓悴苏饧?情qíng),让路冰然对颜达邦的英语口语水平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你们找我做翻译,为我当然是乐意之极的,不仅可以和叔叔阿姨聊天,还能蹭到一顿大餐。

    不过,这样的话,我以后就要蹭饭,从叔叔阿姨家里,一直蹭到你们纪念(日rì)的烛光晚餐上去了。

    回头颜叔叔见到我就头疼,他以后在家里大显(身shēn)手的时候,都不想要见到我了?!北故潜冉舷不对谘珍偌依锍て诓浞?。

    对于一个人在国外的鲍鲍来说,更难得的是一顿简单的家常便饭。

    毕竟,外面的餐厅的大厨的水平可能还远远赶不上她的咖啡餐厅的。

    “我是还没有习惯,点菜又不是要用说的,手指一指就可以了。

    鲍鲍,回头你把你们咖啡厅的菜单,弄个中英文对照的版本给我,我去研究一下。

    不出一个礼拜,肯定能把这件事(情qíng)搞定。

    现在颜滟还在,都没有给我自己点菜的机会?!毖沾锇钭畈荒苋淌艿?,就是来自自己老婆的“轻视”。

    颜滟的爸爸觉得自己有必要在短时间之内,在老婆面前,找回自己刚刚丢掉的面子。

    颜达邦就不信了,这小小的菜单,能比以前那些复杂的机械设备的说明书还要难啃。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