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压根就不在乎

    “你们两个舍得回来啦?”金今见到重新回到宴会厅的颜滟和齐亦之后,率先发问。

    “本来也没有走掉,回来这件事(情qíng),是要从何说起?”颜滟问金今。

    “真应该让大家都看看,你们这对厚颜无耻,跑来别人的婚礼秀恩(爱ài)的人?!苯鸾褚涣车牟恍?。

    “叽叽同学,颜滟是有哪里得罪你了吗?我怎么听说她已经主动过去让你算过账了?”齐亦加入了“叽叽和歪歪”的对话之中。

    “今天是人刘思言结婚,又不是你结婚,你这么护妻心切,有必要吗?”金今仍然在为之前的事(情qíng)耿耿于怀。

    “这要是我结婚的话,我一定不护着颜滟,煮熟的鸭子还怕飞了?这不就是因为现在还没有到煮鸭子的时候,我才必须要小心伺候吗?”齐亦很懂的怎么说话可以让“怀恨在心”的金今暂时放下心中的“仇恨”。

    “你说谁是鸭子呢?”在颜滟的字典里面,自黑是可以没有底线的,但是被黑,是绝对不行的。

    齐亦刚刚的话,表明了是欠揍。

    颜滟觉得怎么都得掐两下,让齐亦长点记(性xìng)。

    齐亦说话很会选时机,等颜滟真的要掐的时候,旁边已经来了很多准备八卦齐亦被颜滟私藏事件的女同学。

    颜滟这个时候要是真的出手的话,就和金今数落的一样,纯属到别人的婚礼上来秀恩(爱ài)了。

    “私藏?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我前几年就是QQ坏了,一直没上。刘思言刚刚打电话找我,我去看看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们一群美女好好聊啊?!逼胍嗪脱珍傧衷谡镜奈恢?,是伴娘桌。

    不想成为八卦的中心,以新郎为借口溜走。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齐亦今天“一马当先”,每个人都觉得他其实是首席伴郎。

    齐亦的俯卧撑绝对不是白做的。

    现在这一溜,溜得顺理成章。

    齐亦在化妆间找到了刘思言。

    刘思言的妆,三两下就搞定了,坐在一旁等新娘补妆换造型戴头纱。

    从接亲开始,这会儿是刘思言最清闲的时候。

    “两个班对,今天我和卢颖修成正果了,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一对啊?!绷跛佳晕势胍?。

    “我没有你这么好福气,有个从不和你提分手的女朋友,你这是(爱ài)(情qíng)长跑终成正果。我和颜滟才刚刚重逢,我觉得我的路还很长,应该没有那么快?!逼胍嗪土跛佳缘墓叵?,事实上也是很不错的。

    只是,刘思言话少,齐亦的话也不会很多,男生和男生之间,也很少有那种有事没事就要煲电话粥聊天的。

    “她不提?”刘思言指着卢颖问齐亦。

    “她一个月不和我提三次分手就会浑(身shēn)不自在?!绷跛佳砸桓蔽蘖ν虏鄣谋?情qíng)。

    齐亦有点愣住了,他从来没有听刘思言说起过这一茬。

    刘思言看齐亦愣在那里没说话,就知道自己刚刚一句话就戳中了要害:

    “不至于吧,颜滟和你说一次分手你们就分手了?你不会告诉我高中的时候,你们就是这么分手的?人家和你说分,你就分,那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男人都得是光棍了?!?br />
    刘思言今天心(情qíng)好,话比平时要多了一些。

    “这么重要的道理,你怎么不早和我说呢?”齐亦认真想了想,也开始觉得自己当时有点幼稚,凭什么颜滟说分就分呢?

    而且刘思言刚刚讲的这个道理实在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

    齐亦忽然觉得有点好笑。

    难道自己的智商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不在线了吗?

    颜滟说的对,不能拿二十几岁的智商,去拷问当时那个还没有成年的自己。

    …………………………

    “颜滟,你和齐亦说一声,等下婚礼结束了,我们接着开班会啊?!瘪矣罢移胍嗾伊税胩烀挥姓业?,就找颜滟做传声筒。

    影子作为刘思言婚礼“同学部”的主管,超级认真负责地当面通知每一位同学,今天的婚礼结束之后,还有After Party(下半场、后派对)。

    “你确定刘思言等下还能站着离开酒店?”颜滟有点不解。

    “现在温州这边敬酒都没有喝真酒的,矿泉水倒最小的白酒杯里面还得放个樱桃撑场面。只要伴郎桌和伴娘桌不发难,新郎新娘都喝不了几滴酒。伴郎那边我已经说过了,你和伴娘们也都说一下,等到婚礼结束去下半场的时候再灌卢颖?!瘪矣霸缇鸵丫龊昧恕霸ぐ浮?。

    刘思言和卢颖的婚礼在温州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大宴会厅,褚影想来想去,觉得同学会这么多人,把这么多人挪来挪去,在温州交通拥堵的时候多少有点浪费时间。

    如果放到第二天,很多周一还要在外地上班的同学也是已经要回去了。

    最后影子班长就把香格里拉酒店的一个多功能厅给包下来开同学会。

    这样一来,也就是楼上楼下的事(情qíng),没有比这更方便的安排了。

    “妇女之友”的体贴入微,由此也可见一斑。

    “影子结婚的经验真丰富?!毖珍傩ξ囟择矣八?。

    这话咋一听没什么,仔细一琢磨就能知道里面有个坑。

    影子不是那总有弯弯绕绕的肠子的人,压根也就没有发现颜滟的话里面有什么问题,留下一句“那你记得和大家说啊”就开始去忙别的事(情qíng)去了。

    颜滟在伴娘桌坐下,任静就见缝插针,开始八卦:“什么时候轮到你和齐亦啊,你们这手牵手地来参加婚礼,被刘思言和卢颖抢了头彩,心里很不是滋味吧?”

    “呃~,结婚这件事(情qíng)的彩头,好像没有个先来后到的说法吧?”颜滟非常和气地反问。

    “这么说,你们是有计划了?可别太快啊,我们都还没有攒够红包钱呢!”伴娘团开始集体八卦。

    “嗯,你们放心,婚礼可以不来参加,红包绝对不能少,为了你们的红包,我一定不会那么快就把自己嫁出去的~”颜滟的反八卦秘籍,和反针对秘籍,是一脉相承的。

    与其说什么“哎呀,你们想多了”、“没有到结婚的程度啦”,“我们一个在美国,一个在澳洲,要结哪门子婚啊”,不如直接顺着人家的话承认了。

    反正也不是在法庭上,也不需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同学们既然有心八卦,那就让她们好好八卦好了,也不会少块(肉ròu)。

    齐亦要是知道颜滟的想法,一定会后悔自己那么拼命接受惩罚。

    人颜滟压根就不在乎会不会在婚礼上被人“报复”这件事(情qíng)。

    恶意的针对她都已经能够应对自如了,在自己的婚礼上,被同学们善意的针对,自然也是不在话下的。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