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发放福利的考验

    “回答错误,先来二十个俯卧撑?!苯蜒┓⒊鲂碌闹噶?。

    刘思言为人实在,二话没说,就直接做了。

    虽然说,这个问题问的有点具体,但他记错这样的事(情qíng),也并没有什么好辩解的,主动认错,是好男人必备的一条标准。

    “现在你可以继续回答刚刚的问题了?!苯蜒┦疽饬跛佳约绦鞔?。

    “右手?!闭庖淮?,刘思言回答得干脆利落。

    二选一的问题,去掉一个错误答案,剩下的就肯定是对的。

    “回答错误,再来二十个俯卧撑?!蔽挠槲苯蜒┑闹噶钤诹跛佳曰卮鹜瓯现?,很快又发出来了。

    “除了左手,和右手,卢颖哪里还有第三只手?”伴郎团对惩罚结果表示不服。

    “错了就是错了,想要知道正确答案,就赶紧把俯卧撑做了,不然双手的俯卧撑惩罚就要改成单手了?!卑槟锿挪⒉焕砘岚槔擅堑闹室?。

    刘思言很配合地又完成了二十个。

    大夏天的,虽然卢颖的房间里面有空调,可刘思言穿的是整整齐齐的西装衬衣领带皮鞋,全(套tào)装备。

    且不说这样的穿着是不是适合运动的装备,二十个俯卧撑做下来肯定就开始出汗了,再来二十个的惩罚力度可想而知。

    “你不用都自己做,伴郎是用来干嘛的?”卢颖“眼睁睁”地看着刘思言又做了二十个之后,整个人就开始毫无节((操cāo)cāo)地胳膊肘往外拐。

    刘思言为人比较实在,显然不是这一群女生的对手,刘思言的伴郎们,可能是因为都还没有太多的经验,所以不知道要从什么地方开始帮忙,毕竟,在温州,男生结婚的平均年龄要比女生大好几岁。

    关键是,任静刚刚问刘思言的问题,明显是在“仗势欺人”。

    伴郎团的人都没有想到刘思言会直接同意并立马接受惩罚。

    包括任静也是没有想到。

    所以刘思言做完之后,任静就直接给出了正确答案:“新娘说,第一次牵手的时候,你们是两只手一起牵的,你再想想你是不是能想起来?!?br />
    “你们这是故意在误导新郎官,哪有问左手还是右手,结果答案是两只手的?!卑槔赏偶绦泶镒约旱牟宦?。

    “新郎都心虚到直接接受惩罚了,你那么有意见是几个意思???”任静直接就怼回去了。

    对刘思言的“考验”还在一重一重地进行着。

    有些伴娘给的问题比较简单,什么在一分钟之内说出你(爱ài)卢颖的二十个理由之类的。

    伴郎团群策群力,二十个“褒义词”,通过集体的智慧很快就集齐了。

    颜滟还在一旁笑意盈盈地观战,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没到颜滟要出题的时候。

    齐亦趁着刘思言接受体罚的空档,拿手机给颜滟发了一条短信:你别问太复杂的,记得要放刘思言一马。

    但是颜滟看刘思言被折腾看得太起劲,压根就没有注意到齐亦发给她的短信。

    念高中的时候,大家都在一门心思的念书,虽然和二中还有其他的非重点高中相比,温州中学的文娱活动要丰富得多。

    艺术节也好,合唱比赛也好,每年都会有。学校也会经常组织一些以班级为单位的文艺汇演。

    但那些活动,大家都是正儿八经地为了“班级荣誉”。

    就算是隔几个月就要开一次的主题班会,也会有学校领导的常规“视察”。

    像刘思言和卢颖的婚礼这样,可以随心所(欲yù)地闹腾的,还是第一次。

    大家能在已经“长大”了之后,再以祝福和“娱乐”同学为目的聚在一起,肆意八卦和“捉弄”同学,如此解放天(性xìng)的时候还是第一次有。

    每个人的(身shēn)上,或多或少都有些八卦基因。

    高中的时候,四班没有什么八卦,多半只是因为大家那时候都没什么闲暇时间。

    班上第一场男同学的婚礼,娶的还是自己班上的女同学。

    此时不闹,更待何时?

    能够亲(身shēn)参与到九重考验里面的伴娘们都很兴奋。

    齐亦是在快到第三道题的时候给颜滟发的短信。

    齐亦看了颜滟一会儿,发现颜滟并没有看手机的意思,就从第五道题开始,帮刘思言承担了大部分的体罚。

    伴娘团群策群力,想出来的“体?!狈绞?,五花八门。

    比如喝特调的人生百味“酸甜苦辣咸”之类的。

    刘思言毫不犹豫地喝了一大口,半杯下去,刘思言差点没有直接吐出来,剩下的一半也是齐亦喝掉的。

    调味的时候,伴娘团都没在手软,总归也就是难以下咽一点,并不是什么会伤害人的东西。

    颜滟有点意外,她觉得自己可能是低估了齐亦和刘思言之间的阶级(情qíng)感。

    今天的伴郎有九个之多,齐亦这一力承担的行为,颜滟怎么看,都觉得并不符合齐亦的(性xìng)格。

    到了颜滟问问题的时候,颜滟问了一个有点刁钻的问题。

    颜滟的问题比较符合她现在的(性xìng)格,是那种比较不容易一下就有答案的问题。

    颜滟准备了一张纸巾,纸巾上印了新娘和九个伴娘的唇印。

    颜滟给刘思言的题目是:“请问,这张纸巾上的十个唇印里面,哪个唇印是卢颖的?”

    唇印本来就不好认,再加上颜滟选的载体是一张纸巾,很难有完整的印记。

    就算是印得很好,正常也很少有人会去辨别女朋友的唇印。

    通常(情qíng)况下,老婆都只有一个,有什么好辨的?

    话虽如此,如果九重考验里面都没点有难度的,那也对不起伴娘团在接亲环节“刁难”新郎和伴郎团的“天职”。

    伴娘团之前商量,这么“简单而关键”的问题,刘思言如果答错的话,就要在kiss十分钟、光脚在指压板上甩掉一百个便签贴,和一百个俯卧撑里面选择一项,接受惩罚。

    颜滟的这个问题,答案她自己就知道,并不需要事先让新娘写下点什么。

    她如果看到齐亦给她发的短信电话,还是可以随时改个更为简单的题目的。

    这个问题是颜滟想的,但惩罚方式不是却不是颜滟自己一个人定下来啊的。

    当时想惩罚的时候,伴娘们觉得,kiss十分钟,简直就是送一个巨大的福利给刘思言。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