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喧宾夺主

    刘思言和卢颖的婚礼定在了辛卯年、丙申月、丁末(日rì)。

    温州人结婚,非??粗匮?日rì)子这件事(情qíng),适合结婚的好(日rì)子,酒店至少要提前一年就会被预定。

    如果是临时想要结婚的,最多也就是先领个证,想要在温州比较像样的酒店办婚宴,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可能的。

    当然了,有本来一年前计划好的,忽然变卦的(情qíng)况出现的话,就可以捡漏。

    可结婚这种事(情qíng),捡漏多少也有些不吉利,所以呢,像刘思言和卢颖一早就计划好毕业就结婚的,家里提前两年就把酒店给预定好了。

    这件事(情qíng),听起来夸张,但温州人却都是习以为常的。

    2011年的时候,温州适合办婚宴的五星级酒店也没有几家,除了老牌本土的华侨饭店,就是香格里拉和万和豪生,“僧多粥少”,不提前一点根本就没有可能。

    七月初,颜滟还在国内的时候,褚影组织了一个小型的同学会,把颜滟和毕业后回温州工作的同学,还有准新郎准新娘全都叫了出来。

    念高中的时候,褚影和班上的大部分女生都很熟,唯独和颜滟还有卢颖这两个人不太熟。

    褚影的原则是,有主的女生,要敬而远之。

    他对班上的女生没有非分之想,不代表人家的男朋友会不介意。

    高考之后,齐亦人间蒸发,褚影才开始像对待普通女同学一样对待颜滟。

    来参加聚会的大多同学,都比较关心颜滟和齐亦的八卦,这是人之常(情qíng)。

    只有褚影的点比较与众不同。

    褚影知道又不能说的八卦实在是太多了,他从来不主动打听这些,都是八卦主动去找的褚影。

    褚影比较关心的事(情qíng),是颜滟有没有确定八月什么时候回来。

    要组织一场44个同学都会参加的同学会,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qíng),尤其大部分人都刚刚毕业才开始工作。

    褚影就要先把国外的,离得远的同学们的行程给协调好。

    “影子,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喧宾夺主的意思啊,人家要结婚的刘思言和卢颖都还悠哉悠哉的,你怎么好像忙得团团转了?”颜滟有意调侃褚影。

    但颜滟说的也是事实。

    刘思言和卢颖七月初就回来准备婚礼了。

    可他们两个人已经谈了六七年的恋(爱ài),该准备的东西,家里人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两个人回来,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事(情qíng)需要做,多半就是来“参加”自己的婚礼的。

    婚礼上最繁琐的,安排亲朋好友的座位之类的问题,压根就不需要小辈们自己管。

    唯一需要刘思言和卢颖自己管的,就只有同学们的座位安排。

    而这一项任务,早早地就非常愉快地交给褚影负责了。

    “他这不叫喧宾夺主,而是提前演练。你要是心急想学的话呢,你蛮可以一起负责这些安排,我和刘思言也是不会介意的?!甭钡搅舜笱е?,学好的第一门功课是穿着打扮。

    现在的卢颖光彩照人,很是漂亮。

    “哎呀,本来呢,我还想说,卢家有女十八变,想着要帮你物一件礼服当结婚礼物的,哎,看来呢,你应该是不太想要了”颜滟一脸的惋惜。

    “礼服!我差点忘记了你现在是学设计的?你是要给我做一件吗?”卢颖立马收起了继续调侃颜滟的兴致。

    “我现在是手绘的多,制作的少,等下给你量一下,找旗袍大师给你做一件中式的敬酒服?!毖珍僮急杆鸵患帐狡炫鄹?。

    既然要送旗袍给卢颖,就必须要帮她量(身shēn),所以,颜滟本来也没有打算当成是惊喜什么的。

    礼服做出来之后,肯定还是要先试过才知道上(身shēn)到底合不合适的。

    拿礼服做挡箭牌让卢颖不要取笑她,对于颜滟来说,只是顺带的一件事(情qíng)。

    高中的时候,没有人针对颜滟,颜滟不仅有金今这样的死党,她和班级里面其他同学的关系也就没有特别糟糕的。

    上高中那会儿,颜滟和卢颖也就是特别普通的同班同学,并不是那种会整天玩在一起的。

    这次再回来温州,颜滟对卢颖已经有了天然的好感,这种好感源自于颜滟对于刘思言的好感。

    而颜滟之所以会对刘思言有好感,又是因为齐亦。

    在墨尔本重逢的时候,颜滟听齐亦说起,他和刘思言那让人匪夷所思的,一起商量控制高考成绩的“丰功伟绩”。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细节,颜滟把刘思言归类为齐亦高中时代的兄弟。

    男朋友的兄弟娶媳妇,自然是需要准备一件比较拿得出手的礼物才可以。

    颜滟有想过要自己恶搞,弄点天马行空的设计送给这对新人,最后想想,还是放弃了。

    别人的婚礼,并不是一个适合恶搞的场合。

    “你要不要给我们设计一个班服???简单的恤就行,这样的话,拍照的时候就会比较整齐好看?!瘪矣拔恃珍?。

    褚影一早就知道颜滟现在在学时装,但卢颖今天要是不问颜滟是不是要给她做礼服的话,褚影一时都想不起来让颜滟设计班服这件事(情qíng)。

    开同学会,做件班服是很平常的事(情qíng),但褚影的点有点奇怪,他是因为想要拍出来的照片好看,才想到了做班服的必要(性xìng)。

    “呃,你确定?你就不怕我设计点奇装异服出来给大家穿?”颜滟笑着问褚影。

    “我有什么好怕的,反正既然是班服,大家的衣服都一样,只要齐大校草敢穿,我又有什么不敢穿的呢?我又不是靠脸吃饭的?!瘪矣安⒉坏P?。

    一来,褚影并没有从颜滟的表(情qíng)里面看到颜滟真的有想折腾大家伙的意思。

    二来,就算是有,只要有齐亦陪着穿,褚影也是真的没有什么所谓的。

    “你的意思,齐亦是靠脸吃饭的?”颜滟找褚影确认。

    “我可没有这么说?!瘪矣安恢姥珍傧胍墒裁?。

    “别呀,你明明就说过了,你再说一遍,我给你录下来,回头让齐亦听听,好让他认清现实?!毖珍俨恢牢裁?,还颇有点兴奋的感觉。

    “算了吧,班长大人,我可不想得罪?!瘪矣安恢姥珍俚降资窃谛朔苄┦裁?。

    “班什么长???他早就被开除了,在我们大家心目中,你是现在唯一的班长,谁反对你,我和谁急?!毖珍俅叽亳矣案辖粼偎狄槐?。

    “你可别!”褚影再一次拒绝了颜滟的提议,他压根就不知道颜滟想要干嘛。

    褚影的女生缘很好,也比较了解女孩子,但颜滟现在这个这样的,他一时还真的是应付不来。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