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5%的股份

    颜滟这次回国,家里的(情qíng)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简单地来说,颜滟现在已经成了“有钱人家”的孩子了。

    颜达邦夫妇将手15的股份,留给了一直跟着自己创业的技术团队。

    把80的股份,出售给了温州另一家知名鞋机制造企业。

    颜达邦自己留了5的股份,准备开始做一个悠闲且不问经营的董事和技术顾问。

    颜滟从墨尔本回来的时候,颜路机械的生产线,已经开始逐步从市区搬到新东家所在的工业区。

    颜滟从小在厂里长大,怎么都会想要在工厂搬走之前,再回去看一看。

    九十年代初,颜达邦招揽的那些大学毕业的机械人才,全都是看着颜滟出生和长大的叔叔伯伯。

    那个时候,大学生还是香饽饽,毕业的时候都是包分配,拿“铁饭碗”的。

    “叔叔伯伯”的同学们,全都分配到国营大厂子里面去了。

    愿意在包分配的年代,“屈尊”到温州的民营小厂子来的工作的,全都是当时比较有冒险精神的人。

    事实证明,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的冒险是非常成功的。

    相比于那些去了国营厂长最后又下岗的同学,颜达邦公司的技术骨干,在温州这个房价高的离谱的城市,个个都是有房有车有存款的。

    当年笑这些叔叔伯伯“没脑子”的同学,如今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曾经说出口的话。

    颜达邦夫妇至少还需要花一年的时间,完成经营权的过渡。

    交接完成之后,便要开始着手卖地。

    等处理完土地,颜达邦和路冰然就可以开始悠闲的退休生活了。

    至于为什么需要花一整年这么长的时间过渡,只要有创立过成功的企业,并且最终被收购人都很容易理解。

    很多被市公司收购,或者自己本来就是市公司的,在收购的谈判完成之后,创始人都是要被锁定三年,至少也要两年的。

    一个公司最重要的是资产是人员和渠道。

    创始人一拿到被收购的钱,人就走了,团队跟着散了,渠道可能都没有来得及对接。

    这样的话,买的人,就等于是买了一条机器生产线。

    颜达邦夫妇这么多年奋斗的价值,就几乎可以说是不复存在了。

    有些以创业为职业的人,确实是不太在意自己的“价值”,只要能把公司转手,钱一到手,能多快离开就多快,对公司的未来压根就不关心。

    但这显然不可能是颜达邦夫妇对待自己一手创办的颜路机械的方式。

    收购颜路鞋机的公司,之所以只需要颜达邦夫妇继续运营一年而不是两三年,是因为那家公司本(身shēn)也是做鞋机的。

    更为重要的是,颜达邦主动而且免费地把自己手15的股份送给了技术团队。

    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技术人员在颜达邦夫妇“退休”之后就出走的可能(性xìng)也比较小。

    再加,颜路鞋机是被良(性xìng)并购,并不是有人恶意收购,跟着颜达邦一起打拼到现在的人,也不会有那种,如果颜达邦夫妇是被迫离开的,就“誓死相随”的(情qíng)怀。

    总之,温州人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共同致富。

    不会因为相互之间做的是同样的生意就觉得要竞争个你死我活的。

    国内的市场做完了,就一起做到国际去。

    共同努力,把盘子做大,有钱大家一起赚,才是温州人做生意的理念。

    就算卖个小小的打火机,温州人也能卖出高达全球70的市场份额。

    打火机,毫不起眼的一个小东西,但能拿到全球70的份额背后,同样有着一个巨大的商业联盟。

    温州人最不怕做小东西,纽扣也好,打火机也好,把全世界的市场都踩在脚下,再小的东西也会焕发无穷的生命力。

    颜达邦和收购方,本来就是“兄弟”关系。

    颜滟让颜达邦帮她把欧洲的渠道留着。

    颜达邦卖公司的时候,也就是一句,以后我女儿要是去欧洲做品牌的话,还请多多关照,仅此而已。

    共同面对国内鞋机行业发展几十年风风雨雨的“兄弟企业”,一句帮忙关照,就足够了。

    颜达邦根本就不担心,颜滟需要渠道的时候,自己的“兄弟”会翻脸不认人。

    温州地方小,大部分人都在世界各地做生意,方言文化又很强大。

    即便是陌生人,在异国他乡,遇到说同样的语言的人,也会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更何况这又是兄弟又完全没有利益冲突的。

    有很多地方的人做生意,喜欢窝里斗,见不得老乡做的比自己好,那是眼界太小。

    温州人做生意,眼睛看到的是一整个世界的市场。

    你做的好就好,你把这边的市场做了,我就去做别的地方的市场。

    总也没可能有一个人,把全世界的市场全部都给占光了。

    真要有这样的人,那也不会是仇恨,而绝对是需要膜拜的。

    同样的生意没法做了,结果也一样不会是记恨。

    你做的生意我没有机会了,那我好好,想一想,去做别的就好了。

    在战乱还没有平息的地方,在和中国还没有建交的地方,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哪儿哪儿都有敢为天下先的温州商人。

    别的地方的人做生意,最多不怕苦。

    温州人做生意,多的是不怕死的。

    比特币刚刚出现的时候,也是温州人冲在了最前方。

    后来因为比特币的特殊(性xìng),一度贬值得很厉害,开始的时候,有很多血本无归的温州商业先锋。

    低谷过后,比特币的价格又开始高的有点吓人了。

    那些眼光独到,最早进入比特币交易市场,最终又坚持下来的人,如今个个都(身shēn)价不菲。

    改革开放,温州人走在了最前面,有点什么风吹草动,温州人也一直是走在了最前面。

    成功的多,失败的也多。

    败就败了,大不了从头再来。

    温州人做生意,像颜达邦这么保守的,属于比较少见。

    这大概是因为,颜达邦骨子里就不是个商人,而是个如假包换的技术控。

    颜达邦到目前为止,做的最成功的事(情qíng),只有两件。

    第一是娶了路冰然,第二是买了颜路机械厂底下的那块地。

    至于颜路鞋机这么多年的快速发展,在很大程度,也是因为有了路冰然帮他一起((操cāo)cāo)持技术之外的事(情qíng)。

    …………………………

    小齐子:

    明天家里的工厂搬迁,有点事(情qíng)要忙,可能没有空给你回信,也没有时间给你打电话。

    然后呢,我后天有事要早起,大概六七点就会起(床chuáng)。

    我起来时候纽约应该已经是傍晚六七点了。

    我先和你报备一下,省的你又要说我一回国就喜欢失踪。

    后天早,我一起来就打电话陪你吃晚饭,当作对你的补偿哦

    反正呢,我的后天,对你来说还是明天,对吧

    你要乖乖的哦

    不要太想我哦

    今天就先不写提问回答了哦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