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世界之大 无奇不有(为@淫帝寂寞 第三个盟主 加更 )

    而且,颜滟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qíng)没有做。

    今天毕业的人,除了宁萱还有鲍鲍的姐姐鲍美娜。

    鲍鲍本来是自己要回来参加的,但是沈汐生病了,她们连婚礼都推迟了。

    鲍鲍没有办法亲自回来,只好委托颜滟,帮自己把毕业礼物送给鲍美娜。

    鲍鲍送给美娜的礼物,绝对是个大手笔。

    一台一年前就找人开始订做的水晶三角钢琴。

    是真的水晶,也真的钢琴。

    不是玻璃做的,也不是玩具钢琴。

    颜滟对鲍鲍送礼物的方式,叹为观止,贵是一个方面。

    但更主要的是,鲍鲍研究要送什么毕业礼物就研究了一年,研究完了之后,订做礼物又花了一年。

    送个毕业礼物,能提前两年开始想的人。

    颜滟之前是真的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

    大概是同卵双胞胎之间的感(情qíng),非一般人所能理解。

    颜滟没有见过美娜,但是鲍鲍说,就算没有见过也一定会认识。

    就是一个和鲍鲍长得一摸一样的大美女。

    “大帅哥鲍鲍”颜滟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但她还是有点不能想象,“大美女鲍鲍”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

    齐亦打来电话。

    “我准备要睡觉了,你参加完你舍友的毕业典礼了吗?”齐亦在电话里问颜滟。

    “嗯,刚刚从会场出来,差点没有直接(热rè)晕过去?!毖珍僖槐哂檬稚茸欧绺约航滴?,一边回答齐亦的问题。

    “真的有那么夸张吗?”齐亦被颜滟的语气给逗笑了。

    “真的,天(热rè),人多,厦大的建南大礼堂居然还木有空调,简直惨绝人寰?!毖珍偌绦糜械憧湔诺挠锲卮?。

    “你去参加你舍友的毕业典礼,却不来我的。我掐指一算,肯定是因为这个原因,连你们学校的礼堂都看不下去了,在替我打抱不平呢?!逼胍嗌酚薪槭碌乇硎?。

    “小齐子,你这样说话就不对了,我办好了去美国的签证,还把机票都买好了,可你忽然告诉说,你妈妈也会去参加你的毕业典礼,这样的话,我再过去,你觉得合适吗?”颜滟觉得,需要打抱不平的人是她自己才对。

    “我觉得(挺tǐng)合适的,我妈是没有见过你,她要是见到你的话,肯定会喜欢你的?!逼胍喔隽俗约旱目捶?。

    “通常,你长得帅,你说什么我都会信,但是你刚刚说的这件事(情qíng),我实在是没有办法说服我自己去相信?!毖珍儆械阌裘频夭祷亓似胍嗟乃捣?。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知道,你之前和我妈沟通的那次有些不太愉快,但我妈那个时候不是针对你,她就是对让我考北大这件事(情qíng),有些超乎寻常的执着。我妈妈其实并不会特别不好相处的?!逼胍嗉绦鲎约旱目捶?。

    “反正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我就想和你安安心心地谈一场恋(爱ài),还没有想到见家长这样的事(情qíng)。你应该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地把心理建设给做好了?!毖珍俚幕?,多少有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

    “你这话是有打算和我耍流氓的意思吗?”齐亦问颜滟。

    前段时间,齐亦从网上看到一句网络流行语,叫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ài)都是耍流氓,当时他就问过颜滟是怎么看待这句话的。

    “我暂时没有当流氓的打算,但是如果又被你妈吓到一次的话,我觉得……”颜滟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

    “你觉得什么?”齐亦很配合地追问。

    “我觉得,我还是等自己的心理强大到无坚不摧的时候再说?!毖珍傩ψ偶绦卮?。

    “不许和我耍流氓?!逼胍喾浅Q纤嗟靥嵝蜒珍?。

    “呃,流氓这件事(情qíng),还不知道最后是谁要耍呢。

    我们可以换个话题吗?

    我刚看了你发给我的那几张斯坦福毕业典礼的照片。

    你们学校的毕业典礼,真的有人会只穿一条三角内裤就去参加的吗?”颜滟火速换了新的话题。

    “都拍照片给你看了,还能是假的?斯坦福的毕业典礼是在学校的运动场。

    入场仪式也和运动会的差不多。

    学校并没有对毕业生的着装提出明确的要求。

    所以,穿成什么样的都有,很多人把毕业典礼当成了秀场。

    盛装出席的,打扮成卡通的,不穿衣服的,不论是哪种样子,都属于合理且正常的。

    穿着三角内裤入场,应该已经是因为有家人来参加了。

    我们学?;褂?裸luǒ)奔节,一丝不挂地出场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逼胍嗝辉偌岢?,很自然地接过了颜滟的新话题。

    “墨尔本也有(裸luǒ)奔节,可是学校的毕业典礼,从来都是很严肃、很认真、很隆重的,每个人都要上台接受校长颁发的毕业证书,把毕业典礼当成(裸luǒ)奔节的,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br />
    “这说明我们学校有特别自由和开放的学风啊?!逼胍嗥奈贫ǖ乇硎?。

    “呃,请问,(裸luǒ)奔和学风之间的联系是什么?

    你们斯坦福都是通过穿不穿衣服这样的事(情qíng),来评判一个人的学术水平的?

    你成绩那么好,难道是因为你经常参加(裸luǒ)奔节?”颜滟用有点夸张,而且特别不解的语气问。

    “你觉得我像是会参加(裸luǒ)奔节的人吗?”齐亦找颜滟确认。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没去你们学??垂?,谁知道你在学校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风格呢?”颜滟说完这句话,自己还撅起了一张小嘴。

    颜滟的表(情qíng)甚是可(爱ài),可惜电话那一端的齐亦没有办法看到。

    “你是认真的?”齐亦有点无语地追问。

    “哈哈哈,你觉得呢?”颜滟换了一种表(情qíng)。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没去你的脑子里面看过,谁知道里面装的都是什么呢?”齐亦的语气里面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切~你就知道学我说话?!毖珍偬岢隹挂?。

    “见不到你的人,学学你说话还不行吗?”齐亦表示抗议无效。

    “可以呀,你随便学,我暂时不考虑收你版权费?!毖珍俜浅4笃乇硎?。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