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关于未来的选择

    歪歪:

    回答=》

    你怎么知道瑞银和巴克莱有很多美女的?为什么我都没有听说过呢?

    而且就算是有,也和我没有关系的。

    我知道,你大概会说,我这么说是为了让你放心。

    但我刚刚写的那句话,纯粹就是在陈述事实。

    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我未来的工作。

    我确实收到了瑞银和巴克莱两家投行的offer,但我想,你说的需要考虑颜值的,应该是负责投资的岗位,而我进去之后是做数据建模和风险研究的。

    我的岗位可以叫研究员,也可以叫数据分析师。

    应该没有太多直接接触你听说的美女的机会。

    在去机场的路上,我们聊到,笛卡尔觉得可以把任何代数问题归结为一个方程求解。

    但实际上,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是可以通过数学的方法找到规律的。

    经济学也需要建立在数学的基础上。

    你之前还问过我,为什么考北大的时候,不直接报金融数学。

    概率和统计属于基础数学。

    基础是应用的前提,而金融环境却是一直不断地在改变的。

    学校并不能教会我们太多的东西,需要去真实的经济环境里面才能探索。

    我个人的看法是,数学的基础,要比金融本(身shēn)更重要一点。

    只有通过数学找到规律,才能把规律应用到金融领域,进而产生金融收益。

    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有规律的,那些现在看起来没有规律的,只是还没有人能够找到而已。

    数学建模,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找到别人还没有找到的规律。

    我大概又和你说了一件很无聊的事(情qíng)。

    感觉还是没有找回之前给你写信的感觉。

    大概是你忽然又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的这件事(情qíng),美好得让我很难再想起,过去那个患得患失的自己。

    提问=》

    谁告诉你瑞银和巴克莱有很多美女的?

    …………………………

    颜滟之所以会在温州市的郊区念小学,是因为颜路鞋机厂的位置,就在颜滟那时候念的黎明路小学的边上。

    可郊区从来都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如今温州房价最高的江滨路和瓯江路沿江路段,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也就是个地地道道的“郊区”,而且还和颜滟念的黎明路小学,是同属一个“郊区”的。

    温州的地,是不是全国最贵不好说,但反正温州这样的二三线城市,土地的价格是要比上?;构蟮?。

    贵到什么程度呢?

    美特斯邦威这家如今已经是上海的著名大众服饰品牌的公司,实际上是一家创立于1995年的温州企业。

    九十年代末,因为在温州买一亩地的价格可以在上海的浦东买到三亩地,再加上考虑到公司的未来发展,这家“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才逐渐抛弃了温州,投入上海的怀抱。

    当然了,美特斯邦威离开温州的时候,上海的浦东也还不是如今这般模样。

    但无论如何,那个时候温州有点离奇的地价也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了。

    导致温州地价高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温州这个城市太小,主城区“鹿城区”又尤其地小。

    那个时候,市区的土地稀缺到,就算你愿意出三倍于上海的价格买地,也不见得有可供出售的地块。

    当年属于“郊区厂”的颜路鞋机在黎明路的工厂,如今绝对可以算是,比较少数的,在温州市区拥有大型厂房的“市区厂”。

    抛开公司的价值不说,光颜路机械厂房和公司底下的这块,在1990年花几十万买的“农地”,在二十几年之后的今天,小几个亿什么的,是根本拿不下来的。

    九十年代,把耕地转换为商业用地,还算是一件不太困难的事(情qíng)。

    可是,厂房所在的土地的升值,就和你自己家住的房子升值是一个道理,你如果不卖掉,升值的部分就等于是不存在的,没有交易,哪来的价值?

    颜家就颜滟一个孩子。

    颜滟小的时候,她家里的厂子的效益就不错。

    但颜滟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富裕人家的小孩。

    从小在工厂里面长大,上小学的时候,(身shēn)上还时不时在厂里的哪个角落不小心碰得脏兮兮的,她的妈妈路冰然也没有空时时刻刻看着她。

    所以颜滟时?;岽┮恍┖每慈磁鲈嗔说囊路ド闲⊙?。

    到了颜滟念初中的时候,一家人已经是没有在厂里住了。

    颜滟的妈妈可能是出于补偿的心理,给颜滟买了很多高端大气上档次,又有些超乎那个年龄该有的比较时尚的衣服。

    颜滟初中的时候,因为着装问题被针对的这件事(情qíng),她妈妈是绝对应该负主要责任。

    所以说,颜滟没有办法直接回答。齐亦问的那个她是不是“一个从小家境优越的人”的问题。

    整天混工厂的人,能叫从小家境优越吗?

    反正颜滟不这么认为。

    可如果这个问题稍微改动一下,问颜滟现在是不是家境优越,就会比较好回答。

    颜滟的家境会不会在短期之内变得特别的优越,完全取决于颜滟对于自己未来的人生规划。

    颜滟如果要回国继承家里的实业,那反正还是一样,每年赚很多钱,但赚来的钱,大多都还是被别人欠着,没有踏踏实实地进到颜家人自己的口袋里。

    颜滟也一样需要需要一年从头忙到尾,尤其是年底的时候,时不时地还得做一阵子”孙子”去找人要账。

    颜滟如果不想做实业了,颜家把公司卖掉,再把公司底下的地给卖掉,置换出来的现金,在温州的富豪榜上排个相对比较靠前的位置,应该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的。

    **十年代开始创业的温州企业家,多半是做实业的,但实业已经是一个公认的、越来越不好做的事业。

    抛开大环境不说,应收帐款是很多实业家的噩梦。

    很多做实业的人,明明自己产品的销量很好,却在销量越来越好的时候,被银行和应收账款给折腾得破产了。

    应收账款,年底的时候天天做孙子都收不回来,银行又不会管别人欠你的钱有没有收回来,也不会因此给你的贷款延期。

    这些年全国各地实业家的(日rì)子,都有点不太好过。

    尤其是那些技术含量不高、利润又比较薄的企业,倒闭掉的比没有倒闭的还要多。

    好在颜路鞋机是国内标杆级的机械公司。

    作为高科技企业,颜家生产的机械,在国际鞋服机械制造领域也有一定地位,并没有什么即将面临倒闭之类的严重?;?。

    只是,做实业,毕竟是个苦差事,颜达邦夫妇也并没有一定要自己的独生女儿继承颜路机械的想法。

    一边是对自己一手创立的颜路机械的感(情qíng),一边是不舍得女儿在机械生产这样特别不适合女生的实业里面挑起重任。

    颜达邦夫妇决定把关于未来的选择,交到颜滟自己的手上。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