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还有然后吗

    齐亦的心(情qíng)都这样了,颜滟的心(情qíng),就更是不知道怎么用言语来表达了。

    以至于超级辣的peri-peri烤鸡,颜滟这会儿都吃不出辣的感觉来了。

    齐亦说颜滟,每次重大考试的时候,都会超常发挥。

    齐亦说的是事实。

    但颜滟自己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她从来都觉得,考试就是考试,并没有什么重要与不重要之分。

    要非说区别,也就是在重大考试的时候,颜滟会比较细心。

    做完试题之后检查两遍,再交卷,把原本因为粗心大意丢掉的分数给捡回来。

    超常发挥这种事(情qíng),是和别人对比之后才存在的状况。

    对于自己来说,哪有什么超与不超呢。

    你还是那个你,你就一个成绩,好与不好都是你的成绩,又哪里来的超常和失常呢?最多也就是适不适应当天的考题而已。

    真要说,明明会做,因为考试比较重要,所以就一下子完全都不会做了,并不能称之为失常发挥,而是心理没有调整到适合考试的状态。

    心理素质太差,而导致考得不好,最根本的原因是考前处理不当。

    心理素质不好的人,考前就不应该把时间花在复习上,而是应该把时间花在自己的心理建设上。

    有些人的压力是自己给自己的,有些人的压力是家人或者亲朋好友给的。

    当然了,关于心理和发挥之间的关系,其实又是一个悖论。

    会给心理素质不好的孩子找心理咨询的家长,一般也不会给小孩太大的压力。

    会自己寻求心理医生帮助的学生,一般也不会有无法排解的过度的心理压力。

    但这样的学生和家长都是少数。

    还有另外一些幸运的人,他们的心理素质特别强大,是因为从小就被(爱ài)包围。

    不论大事小事,这些幸运的人都有很多家人和朋友可以帮助排解压力。

    但大多数人的强大心理,都是被生活给磨练出来的。

    受的打击多了,自然就不会一点点小事都想不明白。

    颜滟就是因为从小就被“打磨”到大,才会有比同龄人更成熟的心智和更强大的心理。

    只是,心理素质强大,也不代表(爱ài)的能力强大。

    事实上,(爱ài)的能力和心理素质的好坏的成因,可以说是背道而驰的。

    (爱ài)的越多,(爱ài)的能力就会越差。

    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忘却不了初恋,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像当初那么(爱ài)了。

    可其实,多年以后,如果真的再遇到初恋的话,大多数人都会变得更加不知道怎么(爱ài)了。

    颜滟写墓志铭的时候,是要祭奠“那个未曾风花雪月就结束了的开始”。

    然而,感(情qíng)这件事(情qíng),也不是说祭奠就真的可以全部埋葬的。

    齐亦向颜滟道歉,说不能陪她去电车餐厅,可颜滟知道,去不成餐厅并不是这一句对不起的真实含义。

    齐亦和颜滟在一起的时候,齐亦一直都有一种颜滟是他的心理医生的感觉。

    颜滟总是比齐亦还更了解他自己,齐亦想不明白的问题,只要他写到第二天要给颜滟的信里面,颜滟就能帮他想明白。

    齐亦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颜滟总是能够很敏锐地捕捉到。

    当然啦,这些问题里面,并不包括有关于学习的问题。

    解题什么的,还是要交给齐亦的。

    颜滟知道,齐亦刚刚的那句对不起,是因为自己昨天毫无计划地来,而不是因为今天毫无征兆地走。

    未来,有太多的问题,颜滟都还没有来得及去想。

    颜滟已经没有理由不相信,齐亦是专程来找她的。

    那然后呢?相信之后还有然后吗?

    十七岁的时候不懂的(爱ài)(情qíng)的两个人,过了几年之后,就能无师自通了吗?

    (爱ài)(情qíng)是什么?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到对的人吗?

    如果齐亦是对的人,那对的时间和地点又在哪里?

    颜滟的心智要比同龄人更成熟一些,而所谓的成熟,说到底,也只是更为冷静而已。

    当别人都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件大事的时候,颜滟总是可以泰然处之。

    但齐亦的忽然到来,让颜滟的“泰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颜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一路无言地带着齐亦来到了维多利亚州立图书馆。

    “你要去看看数学方面的书吗?这个得要先问一下在哪里,我以前都没有找过?!毖珍僮急溉ノ释际楣莸墓ぷ魅嗽?。

    “我看数学书干嘛,我要去看旧报纸?!逼胍嗷卮?。

    “???你这又是要做什么研究???墨尔本的报纸有什么你需要的数据吗?”颜滟觉得有点奇怪。

    “有的。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墨尔本?”齐亦问颜滟。

    “08年7月20号吧,应该?!毖珍傧肓讼氩呕卮?。

    “那我们就去找找2008年7月20(日rì)的,墨尔本的报纸?!逼胍嘀该髁俗约合肴サ牡胤?,想找的“书”。

    “???你找那个干嘛?”颜滟有点不明所以。

    “我想看看墨尔本那天的天气好不好,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qíng),我还想看看,我不在的时候,你生活的城市是什么样的?!逼胍嗤O陆挪?,看着颜滟的眼睛对她说。

    州立图书馆,来看书的人很多,来看旧报纸的人,却寥寥无几。

    此刻,整个旧报区,更是只有齐亦和颜滟两个人。

    “我现在看到的是一个假的齐亦吗?”颜滟有点想躲,但又逃脱不了齐亦的眼神。

    “如假包换?!逼胍嗑湍敲凑驹谘珍俚拿媲?,完全不给颜滟躲避的机会。

    “齐亦,说真的,这次在墨尔本见到你,我不知道自己应该说对不起,还是应该说谢谢你?!毖珍偎?性xìng)抬头看着齐亦。

    有些话总归还是要说出来的,有些事(情qíng)总归还是要面对的。

    有的时候,在对不起和对得起之间,在为你好和折磨你之间,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界限。

    “我希望你和我说对不起?!逼胍嘤蒙?情qíng)而有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颜滟。

    “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希望不计后果地听我和你说对不起?”颜滟用她那可以抚平心灵的眼神看着齐亦。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逼胍嘁坏慊乇艿囊馑级济挥?。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