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颜滟”的一天(为第五盟@头号墨粉 加更)

    来人着急得不行了,前台却有点不上道,说她这边是前台不是总台,电话都是总台转过去的,如果是打到她这边要找住店客人的,她也是先转到总台去之类的云云。

    来人又着急地问前台,总台在哪里。

    前台态度(热rè)(情qíng),面带微笑地和来人说,不要着急,找总台的话,只要拿房间里面的电话,按一下最左边的第一个按钮就马上能够找到了。

    齐亦当然知道回房间打电话可以找到总台,可他如果愿意慢慢在房间打电话问,哪里还有可能直接连睡衣都没有换,就从房间跑下来了。

    齐亦知道自己就这么跑下来的行为有点怪异,他也知道他这样的做法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

    可他就是毫无来由地这么做了。

    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一个人,能够在智商上随便碾压齐亦的话,那这个人一定是颜滟,齐亦遇到颜滟,智商总是不够用。

    颜滟则刚好相反,她遇到齐亦,不仅成绩会扶摇直上,智商也会直线飙升。

    有没有可能,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合起来的智商,其实是一个固定的数值,此消彼长,数值守恒。

    有人轻轻地在后面拍了一下齐亦的肩膀。

    “ssr,nr”先生,请不要着急,我可能有您想要的手机号码。

    齐亦转过(身shēn),脸上是大写的惊喜。

    外加特写般生动而直接的尴尬。

    齐亦刚刚火急火燎、心急如焚的样子,就这么毫无征兆地被颜滟撞个正着,这让他如何不尴尬。

    “齐先生,您要不要先上去换件衣服,还有位美女在等您共进早餐呢?!毖珍儆们纹さ挠锲饬似胍嗟霓限?。

    “好的,没问题,那请美女在大堂沙发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逼胍嗨布涫掌鹆宿限?,不带一点波澜地说完这句话。

    然后,潇洒地转(身shēn)。

    再然后,灰溜溜地快速走向电梯间。

    如果今天是一场战役,那么早上的这第一战,还没开打,就以齐亦完败告终。

    不仅败了,还败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不是齐亦想象中的今天,他应该是在慢悠悠地吃完早餐之后,在酒店的门口,“遇到”焦急的想要和他偶遇的颜滟。

    他一定是还没有睡醒,所以才需要面对现在这样的状况。

    但很奇怪,齐亦虽然觉得尴尬,却并没有因为刚刚的事(情qíng),觉得丢脸或者想要逃避什么的。

    齐亦有一种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感觉,好像再怎么丢人的事(情qíng),只要是在颜滟面前发生的,就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了。

    齐亦再次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全新的、完全把早上发生的事(情qíng)抛诸脑后的齐亦了。

    “颜小姐,请问,您今天要带我到哪里去吃早餐呢?”齐亦问颜滟。

    “其实我也不知道,吃什么应该是取决于你今天想干什么?你想要当一回游客的话呢,我们就到n看看海,到bnrsn拍拍照,然后看看哪里有麦当劳肯德基什么的?!闭馐茄珍俑龅牡谝桓鎏嵋?。

    “这个不行,我是来找你的,不是来旅游的。我不要当游客,我要当颜滟,体验一下颜滟在墨尔本的一天?!逼胍嘞攵济挥邢刖头窬隽搜珍俚牡谝桓鎏嵋?。

    “呃你想要当我的话,你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情qíng),不是来墨尔本,而是去泰国?!毖珍僖桓闭鹁鹊哪Q?。

    “为什么?”齐亦不明所以。

    “变(性xìng)啊?!毖珍俸芘浜系亟馐?。

    “是吗,我会认真考虑一下你的建议的,不过,不管变与不变,你觉得有谁会特地从美利坚合众国跑来墨尔本吃麦当劳的?你能不能稍微有一点创意?!?br />
    “怎么没有?还有特地从中国跑来墨尔本吃肯德基的本人我呢!”颜滟表示不服。

    “我想吃你来墨尔本这几年最经常吃的早餐?!闭馐瞧胍啻丝痰恼媸迪敕?。

    “最常吃的早餐就是在家啃面包啊,谁没事天天出去吃早餐啊?!毖珍僖哺俗钫媸档拇鸢?。

    “那就去你家肯面包好了?!逼胍嗑醯醚珍俚奶嵋椴淮?。

    “不行,我现在是寄人篱下没有家,而且这么早,鲍鲍和沈汐肯定还在睡觉?!毖珍僖簿芫似胍嗟牡谝桓鎏嵋?。

    “那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齐亦问这句话的用意不言自明。

    如果不是颜滟来的时间比齐亦预想中的早很多,那齐亦也不至于一大早就吃一个大败仗。

    “长夜漫漫,孤枕难眠,年纪大了,觉少?!毖珍倜挥写疗破胍嗟男⌒乃?。

    “你现在说话,和高中的时候完全就不是一个风格?!逼胍嗫醋叛珍?。

    齐亦说这句话的语气,和当年在辩论赛做总结陈词时候的语气特别像。

    这个曾经经常听到的语气,让颜滟愣了愣。

    “爷爷的孙女也总有长大的一天嘛?!毖珍俜从粗蠡卮?。

    “刚刚谁说自己年纪大的,你年纪那么大,怎么还会有爷爷?”齐亦自己都不太清楚,他对于爷爷这个外号,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可能我爷爷从小就比较注重保养吧,不然就是婚结的早,娃生的早,这不,我爷爷往我(身shēn)边一站,就和同龄人似的,说出去都没有人会相信?!毖珍儆挚记纹さ厮底诺髻┢胍嗟幕?。

    “我怎么会同意你给我取爷爷这样的外号?”齐亦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qíng)。

    “因为爷爷,歪歪也,再说了,您老人家给我取歪歪的时候有经过我的同意吗?”按照颜滟的理解,吃亏的明明是她才对。

    “我确实也是没有征求过你的意见”,齐亦很快就承认了自己率先给颜滟取外号的事实,“真的要去吃麦当劳吗?”

    “要吃也吃肯德基啊,吃什么麦当劳,没品位!”颜滟一边数落齐亦一边认真地想了一下:“要说我这几年的(日rì)常生活的话,这么早,除了麦麦和肯肯,应该是只能带你到墨尔本大学的nns学生会吃面了?!?br />
    颜滟提议先带齐亦到墨尔本大学溜达一下。

    齐亦欣然接受,只是对为什么要去学生会里面吃面感到奇怪。

    “我们学校没有规规矩矩的食堂,吃的东西主要都在nns里面,再有就是一些咖啡馆了?!毖珍倩卮?。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墨尔本?”齐亦一边跟着颜滟走出酒店,一边询问被他错过的那些年。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