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找个人能有多难?(为程冽和小墨的生日加更)

    前台的好意颜滟自然是要拒绝的。

    颜滟说自己只是一个游客,如果齐先生不在房间,那很有可能是已经在回来找护照的路上了,她会把钱包交给r88s的工作人员。

    颜滟问了前台的姓名,说如果齐先生自己已经发现护照不见,正在回来拿护照的路上了的话,就再好不过,大家什么都不用做。

    如果等到s的工作人员下班的时候,齐先生还没有来拿护照的话,她就让观景台的工作人员给再前台打电话。

    如果s的人员没有给她打电话的话,就代表护照已经物归原主了。

    双方谈妥。

    颜滟在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又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前台齐亦的房号。

    说是省得等下工作人员打电话的时候,和她现在一样,还要解释半天。

    (热rè)心的酒店前台,想都没想,就直接把齐亦的房号给了颜滟。

    齐亦又不是真的丢了护照,如果收到前台的电话或者口信,颜滟找人的方法就直接暴露了。

    这么投机取巧的方法,如果现在就让齐亦知道了,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这也是为什么颜滟要在齐亦回到酒店之前就把电话打过去的原因所在。

    找个人能有多难?

    不就是两三分钟的事(情qíng)而已吗?

    拿到自己需要的所有的信息之后,颜滟心(情qíng)大好。

    可颜滟的心(情qíng)也没有好太久,“正事”太快办完的后遗症便是,颜滟又有了很多的时间。

    颜滟有点不想面对自己此刻混乱不堪的内心。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第二天一大早,颜滟就来到了rp的酒店大堂。

    颜滟到了之后,特意挑了八点整的时候给酒店打电话,让接线员转1503的齐先生。

    “齐先生,这是您的n叫醒服务,现在是早上八点整,您可以起来吃早餐了?!闭馐堑缁敖油ㄖ笱珍偎档牡谝痪浠?,字正腔圆的。

    颜滟昨晚没睡好,齐亦更是到了快早上才睡下,所以他这会儿还没有醒。

    接到“叫醒”电话之后,齐亦礼貌地回了一句“好的,谢谢?!本桶训缁案伊思绦?。

    刚要睡着的时候,齐亦就忽然从(床chuáng)上坐了起来。

    他现在人在澳大利亚,哪来的中文叫早服务?就算有,那通常也应该是机器叫醒,哪有人工叫醒,还说什么可以起来吃早餐了的?

    齐亦瞬间清醒,刚刚那个声音,明明就是他记忆深处,那个涤((荡dàng)dàng)人心的声音,他居然就说了一句“好的,谢谢”,然后就挂了。

    颜滟这么快就找到他了?怎么还直接把电话打到了他的房间?

    齐亦昨天什么信息也没有留下就高高兴兴地回去之后,又开始有点后悔。

    他在r楼下遇到颜滟这件事(情qíng),可能已经把所有的好运都用光了。

    颜滟说今天早上要来找他,可要是颜滟根本就找不到他该怎么办?

    算算概率,颜滟要是知道房号的话,就只有三家酒店,三种可能。

    可他连房号都没有告诉颜滟,现在这样的排列组合的概率,颜滟找起来还是(挺tǐng)麻烦的。

    而且,酒店的电梯也有门(禁jìn),也不能随随便便就让人上来。

    齐亦到墨尔本找颜滟,用的是正儿八经的数学方法,他觉得按照颜滟以前的(性xìng)格,应该也会用差不多的方法。

    后悔之余,齐亦就想着,颜滟应该会到三家酒店的大堂全都看一看。

    所以,齐亦睡觉之前就计划好了,等下九点的时候起来,到酒店大堂等着和颜滟来个“偶遇”。

    要是运气真的用完了,没有等到的话,他也只能自己到r去找颜滟。

    来都来了,齐亦不可能让两个人就这样再一次错过。

    齐亦如果知道,颜滟那么轻轻松松,就探听到了他的酒店和房号,一定会对自己的“杞人忧天”咬牙切齿。

    颜滟又不是学数学的,她才不要用什么数学方法找人。

    再说了,齐亦找颜滟的时候,只有一张照片可供参考,到居民楼找人和到酒店找人,本来就是不可同(日rì)而语的事(情qíng)。

    齐亦哪天要是知道了真相,一定会很难接受,自己一遇到颜滟,就智商归零的事实。

    智商为零,不应该是恋(爱ài)中的女人才有的专利吗?

    颜滟说今天早上来找他,颜滟确实来了,可他却直接把人家电话给挂了。

    房间里面的电话,又没有来电显示。

    齐亦也不知道颜滟已经在酒店大堂了。他这会儿对自己没有把手机号码留给颜滟的后悔程度,又更上了一层楼。

    齐亦想起了最近特别流行的一句中英混合式的话:nnr不作死就不会死,为何你还非要试!

    在房间里面的齐亦郁闷得不行的时候,在大堂的颜滟却因为齐亦的那句“好的,谢谢”而心(情qíng)大好。

    原来,齐亦也有这么傻,这么可(爱ài)的时候。

    “好的,谢谢好的,谢谢”颜滟模仿齐亦刚刚的语气,自己和自己说了好几遍,越说越开心。

    要不是因为现在是在公众场合,颜滟一定会大声地笑出来。

    颜滟忍不住就想,如果是高中时期的齐亦,当他发现,自己刚刚那么有失水准的表现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

    齐亦一定会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坚决不承认自己曾经干过这么丢人的事(情qíng),曾经说过这么“可(爱ài)”的话。

    然后,内里翻江倒海,想着要怎么不动声色地把解释写到当天晚上要给颜滟写信里面去。

    高中时代的齐亦,为人温和,人缘极佳,但其实,齐亦的内心,从来都是生人勿近的。

    就算是在高中时代,真实的齐亦,颜滟也很少“亲眼看到”,真实的齐亦只会出现在齐亦写给颜滟的信里面。

    那么,现在的齐亦呢?

    颜滟觉得,齐亦应该已经反应过来,刚刚是自己给他打的电话。

    齐亦现在会怎么想,怎么做呢?

    还和以前一样,假装这件事(情qíng)并没有发生过?然后等着颜滟再给他打一个电话?

    颜滟还在想齐亦现在会不会是一种抓狂的状态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穿到睡衣,来到了酒店的前台。

    那个人有点喘,又有点着急地和前台说着英文,说房间的电话没有来电显示,又问刚刚转接到1503号房间的电话,是什么号码。

    现在是凌晨,等下8点03分还有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