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无解的“惊喜”

    ,墨尔本,算到(爱ài)最新章节!

    如果,两周之前,齐亦就把这条“地平线”画出来,那他可能就不会直接到墨尔本来解一条无解的方程了。

    然而,齐亦庆幸自己当时没有直接这么做。

    如今,(身shēn)临其境,方程无解对于齐亦来说,就是最好的解。

    应用数学不仅是数学,更是生活。

    而齐亦也不是书呆子,他不是那种除了解方程,什么都不会的人。

    地平线高耸入云,就只可能是有一种解释:颜滟住的地方,是能把照片里面所有的摩天大楼都踩在脚下的高楼,而且还是住宅楼。

    齐亦只要把自己刚刚记下的southbank(南岸区)大楼的“风景”和地图上那些大楼的名字一结合,就能直接找出颜滟住的大楼是哪一幢。

    墨尔本南岸区的高楼大厦有很多,但能够高得鹤立鸡群并且还是住宅的,那就非eurekatower(尤利卡大厦)莫属了。(注1)

    原本特别复杂的方程,原本需要逐一求解的未知数,忽然就不攻自破了。

    已经做好准备要计算好几天的齐亦,刚到墨尔本就被一个大大的惊喜给砸中了。

    齐亦有点被砸懵了。

    来之前,齐亦是计划一边解方程,一边在解题的间隙想清楚。

    如果真的可以找到颜滟住的大楼,他要上去和颜滟说话吗?

    如果要说,他又应该说一些什么,从哪里说起呢?

    他和颜滟已经有长达五年的时间没有说过一句话了。

    虽然人都已经来到了墨尔本,可齐亦却还是没有完全搞清楚自己到底想要来这里做一些什么。

    他和颜滟之间已经成为过去时五年之久的感(情qíng),还能够再变成现在时和将来时吗?

    这个问题,有越多的时间去想,齐亦就越想不明白。

    齐亦最不愿意面对患得患失的自己,做题比现在这样来来回回地思考同一个问题,要来得轻松地多。

    所以,没有方程创造方程也要算。

    既然已经知道了颜滟是在eurekatower拍的照片,那干脆就再算一算颜滟是在哪一层拍的,又是住在哪一个方位。

    要计算具体的楼层,光凭齐亦现在手上的这一张照片肯定是不够的。

    齐亦决定到eurekatower的现场去看一看。

    虽然他知道自己这样过去的意义并不大。

    因为计算具体的楼层,他至少还需要两张照片,一张在地面的,一张在颜滟拍照的楼层之上的。

    还必须同时获得两个楼层之间的实际间隔高度,才能算出颜滟所在的高度。

    可是,齐亦连门(禁jìn)森严的eurekatower的大门都进不去,又怎么可能直接来到颜滟的“楼层之上”?

    归根结底,就算算出来又如何?他依然无法知晓颜滟所在的房间是哪一户,没有具体的房号。

    这么简单的道理,齐亦并非不懂,但他不愿意想那么多。

    反正,在这陌生的城市,齐亦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一些什么,还不如干脆过去看看再说。

    齐亦毫无计划地到了尤利卡大厦,又毫无征兆地收获了一个小小的惊喜。

    eurekatower的门(禁jìn)尽管确实如他所料,但却又是可以直接上去的。

    尤利卡大厦作为南半球第一高楼,在大厦的顶楼,设有一个名为skydeck的观景台,买张门票就能上去。

    观景台在88层。

    虽然观景电梯和住户使用的电梯是区分开来的。

    观景电梯也只???5到88层,从三楼到八十四楼都没有楼层按钮。

    但88楼的观景台,可以拍到大楼外面360度的风景。

    这就足够齐亦找到颜滟拍照的角度,和大楼的层高数据。

    有了这些数据之后,齐亦就能直接算出来颜滟是在哪一层楼的哪一个位置拍的照片。

    齐亦在skydeck反复推算了好几遍,考虑到远景图片解题过程中可能出现的误差。

    颜滟拍照的位置应该是在大楼的第71或者72层,而且71层的可能(性xìng)要比72层的更大一些。

    一个楼层能有的户数数量是非常有限的。

    齐亦如果歇斯底里地想要找到颜滟,他完全可以在门(禁jìn)的地方一户一户按过去。

    这么做,甚至要不了几分钟的时间。

    可齐亦没有那么歇斯底里。

    他人虽然来了,心里却依然没有搞清楚,自己究竟是为何而来,他甚至不觉得自己应该原谅颜滟。

    凭什么分手是颜滟一个人说了算?

    凭什么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留给他?

    凭什么三年前就说要开始新的生活?

    凭什么?

    齐亦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他到底想不想见到颜滟?

    见到之后会不会受到惊吓?

    会不会还需要面对他不想面对的人?

    今天一到墨尔本就收获了一大一小两个惊喜,齐亦不由地想,会不会他的惊喜额度已经透支了?会不会接下来就只剩下惊吓了?

    齐亦从skydeck下来之后,才发现,墨尔本对于他来说,就是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连要去哪里吃饭都不知道。

    他本来是想到了墨尔本之后,忙忙碌碌地算上个几天的。

    可这原本纷繁芜杂的方程式,在他还没有怎么算的时候,就主动交出了答案。

    难道他要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守在eureka的门口,看云卷云舒,等(日rì)出(日rì)落?

    就算他愿意等,颜滟就会从这个门口出来吗?

    颜滟天天宅家里怎么办?直接下车库出入怎么办?

    已经算到颜滟住在eurekatower的71层,然后呢?又能如何?

    不着痕迹、不被发现地看一眼?

    齐亦想不明白,自己怎么能幼稚到现在这个地步。

    既然还没有做好面对此刻的颜滟的准备,他到底是要来墨尔本干什么?

    齐亦更想不明白,他究竟把自己的智商存到了什么地方?再不拿出来晒晒是不是都要发霉了?

    上飞机之前,齐亦就告诉自己,他是来墨尔本解方程的,然后顺便到颜滟现在生活的地方看一看。

    现在方程已经没必要解了,生活的地方也已经顺便看到了。

    他到墨尔本的行程,也就该提前结束了。

    …………………………

    注1:

    凭借29728米的实际可居住高度,楼高88层的eurekatower,在2006年落成的时候,是世界上最高的居民楼。

    不过很快就被北半球迪拜的ocean-heights(海洋高地大厦)和hhhr-tower(哈姆丹(殿diàn)下大厦),the-marina-torch(火炬大厦)等等的摩天居民大楼超越。

    不仅如此,eurekatower南半球最高居民楼的地位,也将在2019年被2015年开始建设的,同在墨尔本南岸区的austaalia108(澳大利亚108)大楼超越。

    齐亦到墨尔本找颜滟的那一年,也就是msn停止空间服务的那一年,是2011年,在那个时候的墨尔本南岸区,尤利卡大厦绝对是当仁不让的最高楼。

    有另外一种统计方法是说,澳大利亚黄金海岸的q1(queensland-number-one昆士兰一号大楼)才是目前南半球最高的居民楼。

    q1虽然确实比eurekatower高,但q1的楼顶设计的和天线似的,数据有比较虚的成分,实际可居住的高度在有利卡大厦之下。

    这是居民楼高度不同计算方法之间的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墨尔本,算到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