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跟许溟逸送份大礼?

    昨晚的白玉盘并没有对第二(日rì)的天气有所影响,反倒是下午出来的太太公公也不见了。

    顾言站在院子中央朝天空望了眼,(阴yīn)霾的天气让她连(日rì)来的好心(情qíng)似乎有所影响,她正想转(身shēn),谁料看见张岚拿着外披出来,她伸手制止,不需要。

    她想静静,今(日rì)也不是很冷。

    “披上吧!不然着凉了,”张岚蹙眉道。

    “我一会儿进去,”她道。

    只有在这里她才能很好的静静,后院的草坪早已没有绿油油的迹象,虽说是这样,但山水居的佣人每(日rì)勤劳打扫也算得上平整,以至于看起来也算舒服。

    昨晚想的那个问题今晨才有点眉目,只怕乔汉生找自己,是为了这汉城的格局,她思忖一晚上才得出如此结论,清晨起来见如此天气,不免觉得心(情qíng)都郁结了。

    “先生出去第几(日rì)了?”顾言似是记不清白慎行出差第几天似的开口问到。

    “第五(日rì)了,”张岚站在(身shēn)后毕恭毕敬道。

    “昨夜农历十五?”思起昨晚那洁白的明月顾言不免开口问到。

    十七岁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如此皎洁的月光,这些年的颠沛流离让她无心看风景反倒是这几个月(挺tǐng)足下来,才知这世界阳光明媚,才知这汉城的月光如此温暖人心。

    “昨夜十七,”张岚随不知顾言为何这么问,可也开口道。

    “那昨晚的月亮不是最圆的了,”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昨夜十七月亮还如此明亮。

    “前晚的月亮应该是最圆的,”张岚虽奇怪自家太太为何会这么关注天上的月亮,可也是如实回答。

    汉城的天气在十二月底似乎已经愈发恶劣起来了,(阴yīn)沉的天气凛冽的寒风交叉而来,一阵寒风吹过,顾言下意识得抱住了臂膀,张岚适时将手中的外(套tào)披在她(身shēn)上,“起风了,进去吧!”

    顾言这才跟着她进去,屋里暖气开的适中,暖洋洋的感觉席卷全(身shēn)。

    “大清早的怎就去外面吹冷风了,”陈涵从楼上下来正好见她进屋,便问道。

    “呼吸下新鲜空气,”屋里呆久了脑子都不好用了。

    这(日rì)下午,顾言准备休息片刻,(床chuáng)头柜上手机传来疯狂振动声,她有些不悦可随即看见屏幕上的名字时伸手接了起来。

    “何事?”她沉声问道。

    “东西发你邮箱了,”那侧的男人似乎正在运动,呼吸声传入到她耳侧。

    “有什么特别?”顾言开口问到。

    “没什么特别,我准备送个惊喜给许溟逸,”他唯恐天下不乱道。

    “你可行了,这种时候别唯恐天下不乱了,把舒宁烦走了,我是要请你出山的,”原本准备躺下的顾言起(身shēn)朝落地窗而去,站在窗前听着那侧的浅语声。

    “你近来小心些,国宝不是那么好当的,”那人调侃她。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够小心不?”顾言好笑的应他。

    “东西发你邮箱了,你先看?!?br />
    收了电话她哪里还有什么睡觉的**,直接去书房查邮件。

    看完之后头疼不已,她真是醉了,真是什么时候都能跟舒宁扯上关系。

    这(日rì)下午,当舒宁跟露西从下面投行视察回来时,见顾言稳妥的坐在办公室等着她,原本焉儿的人整个都精神了。

    “你怎么来了,”昨晚见过的人这会儿坐在自己办公室老神在在的等着她,怎么也有点不习惯。

    “你先出去,”顾言回头看了眼露西,舒宁见顾言这架势明显有点怂,转头就想走。

    “站住,”她冷声道。

    舒宁有点僵硬的回头看着她讪讪的笑着,“您找我有事儿?”

    “你来看看昨晚缠着你那人是谁?”顾言说着将手中的平板递给舒宁。

    “不看了吧!”顾言竟然大老远的来了,指定是没什么好事,这会儿(阴yīn)沉些一张脸过来指定是没什么好事的。

    “看看,”她强势霸道开口。

    “不看了吧!”舒宁缩着脖子道,她昨晚的第一感觉就是跟着她的是哪个相好的。

    顾言这会儿拉着脸过来,她越发是觉得自己的想法应该是没错的。

    “不看怎么知道是谁?指不定有惊喜呢?”

    “我近来心脏不好,受不了刺激?!笔婺侔阆胩油?。

    啪,手掌跟桌面的碰撞声,顾言一怕桌子站起来,恶狠狠道,“留城的人可都追到家门口来了,你这是等着许溟逸弄死你呢?”“别开玩笑了,”她尴尬不已,她在留城可为什么相好的。

    “自己看,”顾言似是恼火的厉害将手中的平板直接甩过去,舒宁稳妥的接在怀里,看见里面的东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娘的。

    她简直是想哀嚎了,虐心??!

    “看好了?舒服了?你傲哥说要给许先生送份大礼呢!送不送?”顾言将左傲说的话语说给舒宁听。

    “别逗了,”舒宁简直就是不敢直视,本(身shēn)许溟逸就是个神经病,这要送过去了没事儿也得有事儿??!

    “我跟人家真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舒宁赶紧开口解释,她在留城真没相好的?!澳愀宜邓嫡馐敲厥??”跟你都跟到家门口来了,这是没事儿?那人顾言可是见过的,整个一吊儿郎当的二世祖。

    “行行行,”舒宁准备开口解释的,顾言一把打断她,“你别说了,我也不想听?!?br />
    舒宁嘴角抽搐,不想听你来干嘛?你跟这儿是让我心惊胆战的是想让我不舒服是吧?

    顾言只所以怒气冲冲的跑过来是因为想让舒宁收挒收挒,别到时候真的一发不可收拾,可来了之后见她如此模样瞬间觉得也没什么好多言语的了,这些事(情qíng)她以往说的次数不少,多说无益。

    再说了,有的是人收拾她,比如……许溟逸。

    舒宁被顾言打量的眸子看的浑(身shēn)不自在,她眸光太过清冷,感觉赤(身shēn)**的被人一览无遗似的。

    “你忙吧!”顾言坐哪儿见她杵门口不动出声提醒到。

    “你不走?”你这坐着儿我也不好定心??!关键是你今(日rì)这兴师问罪的模样着实是让我怕的。

    “对了,”顾言正想起(身shēn)离开时,舒宁似是想起什么似的喊住顾言,林家那边最近的动向似乎是有点猛烈,按理说这事儿他们不该插手,但林家这只手伸的太长了些,此刻不管不行。

    顾言转(身shēn),疑惑的眸子看着她,只听舒宁缓缓道,“林家那边似乎在约陈兴海?!?br />
    舒宁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林书记会约见陈兴海,陈兴海不过是个军区医院的院长而已,若说他的钱财不及从商的,若说政治影响也没有政治上的人来的快速,林书记退而求其次的约见陈兴海,着实是让够想的。

    “约陈兴海?”顾言蹙眉问到。

    “昨晚,”舒宁直接告知她时间。

    “陈兴海,”顾言嘴里缓缓念着这个名字,似是在思考似的,随即浅语道,“送点见面礼给他们,慢慢来,不急?!?br />
    顾言想,似乎有人并不想她安生的休息好这个年。

    “用什么方式?”舒宁征求她的意见。

    “你擅长的,”她道。

    这晚,顾言回到山水居将订好的时间地点发给乔汉生,而她呢?这晚在书房等好消息。

    陈涵在一楼跟张岚交代些什么,似乎并未注意到顾言此刻没休息。

    山水居的佣人在这晚纷纷将自己手中的东西都做妥当关了一些灯,准备休息。

    而二楼书房里的灯,此刻还通亮。

    这晚,陈兴海从医院开车出来,碰到一起车祸,迎着路灯他起(身shēn)查探车祸(情qíng)况,不料对方打开车门下来时,他整个人滞在原地像是被雷劈了似的,不能动弹。

    直到交警过来他才缓过神来。次(日rì)早,军区医院院长陈兴海出车祸的事(情qíng)在整个院里流传开来,褒贬不一,喜欢他的人关心,憎恨他的人恶意中伤,有影响吗?

    有的,最起码能让他心塞一段时间。

    流言蜚语最能重伤人,无形之中能让他千疮百孔。

    基于陈兴海她向来采取相敬如宾的态度,可如今他对她有威胁,那么自己也绝不会坐以待毙,对于敌人她向来采取一击致命的稳当手段,可陈兴海似乎与她有些许牵连,这种手段自然不能再用,那如何?温水煮青蛙吧!这种手段她也擅长。

    心理素质不好的人是扛不到最后的,陈兴海呢?她拭目以待。

    此刻陈兴海坐在军区医院办公室里,似乎并不将拿着流言蜚语放在眼里,他脑海中心心念念的是昨晚与他发生事故的那人?;腥蝗缑纬跣阉频?,他见到了自己年轻逝去的(爱ài)人,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相像之人?竟然连神态都颇为相像,昨晚他从医院出来准备赴老友的座谈会,哪儿想着中间出了这么个叉子,于他来说是惊喜也是惊吓,他惊喜似是见到亡妻,惊吓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相像之人。

    办公桌上亮着的电脑屏正在播放某医学院专家的座谈会,此刻他靠在座椅上竟然无心去关注座谈会的内容,茶杯里滚烫的(热rè)水在冒着袅袅炊烟,青袅的雾气在飘然着,而他的眼眸始终显得空洞无神,直至电脑桌上的手机肆意响起他才惊醒。

    看见女儿的来电伸手接了起来。

    “爸、你没事儿吧?”陈墨此刻也是尽显担忧,刚刚许攸宁有意无意让她打个电话给自己老爸,她就猜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qíng)即将发生,天晓得,她让人去查的时候知道发生的事(情qíng),简直不敢置信,一向成熟稳重的自家父亲竟然会因为疲劳驾驶出车祸,好在只是车出问题了,人没什么大事儿。

    “没事、一点小问题,不用担心,”陈兴海听见自己女儿的声音似是颇为疲惫似的,将眼眶上的眼镜摘下来缓缓揉着自己的眼镜。

    “真没事?”陈墨还是感到担忧。

    “真没事、不要跟你妈说了,免得她担忧,”陈兴海并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自己在外面的一些事(情qíng),免得让他们担忧。陈墨此刻人在外面拍戏,这会儿出现在陈兴海面前几乎是不可能,可又担忧,于是便叮嘱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陈兴海随手挂了电话,靠在椅背上疲惫的很,(身shēn)心疲惫让人不敢直面生活。

    山水居、顾言站在落地窗前缓缓走动着,用陈涵的话语来说就是孕后期了应该适当的走动走动,对(身shēn)体有好处,实则是她吃完饭之后压根就不想在动弹,不想陈涵一直跟在她(身shēn)后想陪着她走走,屋外寒风飒飒,只得在屋内随意走动。

    冬风本就瑟瑟如刀,何况汉城这会儿天气(阴yīn)沉,明显衣服要下雨的模样更是寒冷,顾言在屋内浅缓的转悠着,好歹山水居够大,有她转悠的地方。

    白慎行出差的第五(日rì),顾言只觉得度(日rì)如年。

    “今晚约了乔汉生在醉言居一聚,”顾言似是无意跟陈涵聊着天。

    陈涵明显不想她在夜晚外出走动;“这事、还是等慎行回来了陪你去好了,”她不敢让顾言擅自多外出走动,本就关键时期,若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不好。

    “不碍事、不会有事的,汉城是法制社会,”顾言笑着着安抚陈涵,法制社会?她从不认为法制社会有什么好的,最起码她未看出来,在这个城市,厉害的人更厉害,无用的人更无用?!耙惨雷拍切┯写跣闹?,”白慎行跟顾言在汉城本就是打眼的存在,两人(身shēn)家万贯不说,单单是这汉城的影响力也足够让那些人被嫉妒蒙蔽了心。

    “会的,”她断然不会让那些歹毒之人在自己面前晃悠太久,比如陈兴海。

    “让郑武陪着你去,”陈涵似是不放心的交代着,她觉得有必要将这件事(情qíng)告知白慎行,不然她心理总是不安的。

    “已经说好了,”就算陈涵不这么说她也是要让郑武跟着她去的,外一出了什么事(情qíng)呢?

    现在的她赌不起,以往的她了无牵挂无论多大的赌注她都敢轻易下下去,可如今,肚子里的小家伙让她不敢在轻易将赌注压在自己(身shēn)上,最起码这个月是不行的。

    为人母之后她更加呵护自己(身shēn)边之人。

    舒宁在下午四点多离开gl,开车往别墅而去,许溟逸今晚似乎格外早便回到了别墅,见舒宁进来似是有些诧异似的望着她。

    “这么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自打顾言回家养胎之后,这别墅完全成了她的酒店,时不时来住两天,甚至有时候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人。

    平(日rì)里他若是有需求,还得自己送上门去找她,连着个把月他们解决生理问题的场所在汽车上的时间多过在房间里的时间。

    今(日rì)见她这么早回来许溟逸内心是高兴的,至于为何、他知晓就好。

    舒宁将手中的包随手扔在沙发上,转(身shēn)去厨房到了杯温水过来,拉开餐桌上的椅子喝了=一口浅应道;“回来有点事(情qíng)?!?br />
    “什么事(情qíng)?”许溟逸将茶几上的报表一张张收起来摆放好好整以暇的望着她道。

    “换(身shēn)衣服,算不算事(情qíng)?”舒宁玩味的看着他道,她今(日rì)跟顾言要去山水居会会乔汉生,今早出门穿的是包裙,这样过去肯定是不方便的,那如何?回家换衣服吧!最起码行动要便捷,谁晓得会发生什么糟心的事(情qíng)呢!

    许溟逸似是对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有些蹙眉的看着她,随即浅语道;“怎么?又准备出去干嘛?”

    许溟逸被舒宁搞怕了,他从未见过那么不识相的女人,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她。

    舒宁喝了一大口水,慢悠悠吞下去,随即似是漫不经心道;“反正不是约会?!?br />
    “最好,”许溟逸稍许咬牙切齿道。

    许溟逸修长的大腿从沙发上站起来,朝舒宁而去,随即在她面前站定有些意味深长道;“舒总出去之间是不是要表示表示?”

    舒宁挑眉;“表示什么?”

    许溟逸如此简单粗暴之人,又怎会轻而易举回答舒宁如此没营养的话题。

    他想来是能动手的事(情qíng)绝不瞎比比,当舒宁被封住唇的时候她突然意识道,许溟逸的话是何意思。

    反手将手中的杯子放到(身shēn)后的桌面儿上,伸手搂住他的=脖颈、近(日rì)本就狗憋屈的许溟逸被舒宁如此主动的动作弄得有些晕乎。

    连着半个月的生理需求是在狭小的车里解决,这会儿舒宁主动伸手勾着他的脖子,竟让他有些喜出望外,低头蹭着她的鼻尖道;“这么主动?”“那是、毕竟委屈你这么久,”舒宁像是很识相道。

    “那你今(日rì)是想让我连本带利收回来?”许溟逸一边手脚并用一边问到,丝毫不顾及此刻是不是在客厅,丝毫不估计家里是不是还有个佣人。

    “本可以收回来,至于利息、等我晚上回来在交好了,”她晚上还有事(情qíng)要做,若是许溟逸贪得无厌让她爬不起来那可就坏事儿了。

    “一起收,”许溟逸似是要求道。

    他这话语一落地,舒宁直接推开他,揶揄的眸子看着他;“一起收只有等晚上了?!?br />
    很简单,要么收本,要么都别收了。

    许溟逸被撩拨起来了,这会儿哪儿能由着舒宁说的,直接伸手将她捞在怀里,带着她往楼上而去;“治不了你了还?!?br />
    舒宁为何会如此举动?

    一种原因,只因她今(日rì)也有生理需求,对于许溟逸、她向来是当成炮友来对待,若说跟别人有什么不同?只能说他的期限比别人长而已。

    这(日rì)下午,室内暧昧的气息在提醒这人们这间屋子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此刻舒宁躺在许溟逸(身shēn)侧,双手不自觉的扶着他宽厚的臂膀微微喘息着,她从不做(禁jìn)(欲yù)系,这些年在国外,只要有生理需求她都会找人解决,包括今(日rì)、她回别墅主动攀上他,也不过是因为自己有需求而已。

    “晚上什么事?”许溟逸这才开口问到。

    反倒是舒宁喘息了一会儿半开玩笑道;“商业机密?!?br />
    许溟逸伸手在她腰间掐了一下,轻嗔道,“能的你?!?br />
    惹的舒宁狂乱的扭着腰肢,有些不悦的瞪着他,她不知的是,许溟逸一开始说的是连本带利收回来,两人虽说才歇战,可这会儿舒宁扭着腰肢在他边儿上蹭着,他能忍得???

    感到到触感的舒宁明显是一声叹息,随即接住翻(身shēn)而上的许溟逸,两人又是一帆翻云覆雨。

    五点半,她忍着酸痛从(床chuáng)上爬起来,冲了个澡,换了什黑色紧(身shēn)裤黑色毛衣黑色皮衣准备出门,许溟逸见她如此帅气的一(身shēn)黑装扮明显是感到奇怪,靠在(床chuáng)上问她道;“你确定你今晚不是去见不得人的事儿?”

    舒宁一声轻嗤,伸手拿过衣柜上的帽子带在头上浅笑道;“见不得人的事儿,刚刚已经干过了,我可没精力在去干第二次?!?br />
    听刺眼,许溟逸似是很满意她的回答似的,躺在(床chuáng)上朝她勾手;“过来?!笔婺裢砀裢夤郧?,迈步过去,任由许溟逸搂着她在她(身shēn)上一通过瘾。

    临走时,许溟逸不忘嘱咐她早些回来,舒宁应了声随即在衣柜里扯了件焦糖色大衣直接(套tào)在(身shēn)上出去,一上车便丢了自己头上的帽子,驱车朝山水居而去,接顾言。

    在她走后,许溟逸拿出手机拨了通电话,至于拨这通电话的意思,很明显。

    他对舒宁今(日rì)的反常行为感到怀疑。

    舒宁来山水居的时候,顾言正好收拾好,宽大的大衣跟围巾遮着自己的肚子,临出门前,陈涵一再叮嘱要下心,她下午时分联系白慎行联系不到就紧张的不行,这会儿见来接顾言的人是舒宁更是担忧了,总觉得面前这个女孩子不太靠谱。

    顾言跟舒宁郑武三人驱车离开山水居奔赴醉言居时,舒宁坐在(身shēn)侧缓缓开口道;“约在醉言居实属是最好的选择,毕竟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你说、若是乔汉生知道你怀孕了会不会很诧异?”这汉城知晓顾言怀孕的人似是不多,除了(身shēn)边的亲朋好友之外,这商场上的朋友应该是无一知晓的。

    她倒是很好奇这乔汉生的表(情qíng)会如何。

    “一码归一码,不要混淆视听,”顾言似是不喜有人拿她怀孕这件事(情qíng)开玩笑,并没有接舒宁的话,只是很随和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行吧!”她耸耸肩,原本是想说的更多,奈何(身shēn)边有个郑武在,她也是闭了嘴了。

    顾言到的时候乔汉生已经来了,坐在一楼包厢似是等候多时的模样,顾言直接推开包厢门进去时,他起(身shēn)迎到;“真没想到顾总会愿意拨冗见我,实在是感激万分,”乔汉生似是感激涕零道。

    “您客气了,您是长辈、约见我是我的荣幸才是,”她谦虚道,对于乔汉生的话语她都用打太极的形式推回去,能谦虚些是好的。

    “来、坐坐坐,”说了一会儿之后他才意识到站着不好,招呼这她落座,由于顾言今(日rì)穿的衣物是在是宽松,乔汉生似是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只觉顾言的(身shēn)影还是跟以往一样(挺tǐng)拔,只觉她的姿态还跟以往一样优雅,并没有像舒宁说的那样一眼就看出怀孕来。

    “谢谢,”顾言接过乔汉生递过来的茶水缓缓说了句。

    滚烫的茶水传到她的掌心,温暖着她的手掌、随即浅语道;“乔先生今(日rì)只怕是有要事了,有何事您开口?!?br />
    顾言见他沉思许久都不言语,便知他是不好开口,于是便来了这么一句。

    她这声似有似无的话语让乔汉生感激涕零,将头点的跟捣蒜似的,随即沉声开口道;“今(日rì)来找顾总,是想让顾言帮个忙,都说gl旗下的投行跟规划师有着起死回生的本领,如今我乔氏已经在风头上摇摆,今(日rì)来、是想将我乔氏的命脉交由给顾总去处理,顾总底下的企业规划师鼎鼎有名的那么几个人我都约见过,他们表示不接私活,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能来叨扰顾总的?!?br />
    乔汉生颇为头痛,他的企业现在可谓说是濒临灭绝了,现在急需一位有能力有手段的规划师来将他的企业重整然后进行重组规划,这汉城最好的前三名的企业规划师,一位在为白慎行效劳,其余两位悉数在顾言旗下,而顾言旗下的规划师对外,至于对外的手段必须通过公司。

    乔汉生不想将自己多年的心血压在那些名不见经传的规划师(身shēn)上,他赌不起。

    顾言听他如此说,心中震惊不已,她以为会是他女儿的事(情qíng),没想到的是,他要的仅仅是她手下的规划师而已。

    这盘棋,难怪她想不到。

    端起面前冒着袅袅青烟的杯子浅缓喝了口,掩饰自己眸中的失落;随即浅缓开口道;“我以为、乔先生是为了您(爱ài)女的事(情qíng)前来找我的?!?br />
    顾言这话一出,惹来乔汉生一阵叹息,似是很无奈道;“我深知有些事(情qíng)站在风口浪尖上便不好处理,如今我女儿也算是为了她那嚣张跋扈的(性xìng)子买了单,年轻人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人生中该走的弯路一米都不会少,我知道这一点,所以根本就不指望能作何举动去帮助她,有些事(情qíng)只有吃过亏才能成长起来,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鼻呛荷谡夥矫娴故侵?,他也想将自己唯一的女儿从监狱里拉出来,可是行吗?社会舆论如此凶险恶劣,他若是这个时候将自己的女儿救出来,不是将他们乔家推向灭亡吗?他不能冒着个险。

    他们乔氏关乎的可是近千号人的饭碗。

    “也是难为乔先生了,”顾言语气中有些许惋惜,这一声难为直接说到了乔汉生的心理,他怎也没想到一个三十不到的女孩子竟然会将一句话直接说到他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心上,这样的女孩子,谁不(爱ài)?

    他似乎能理解为何白慎行会大肆宣传他与顾言的过往了,这样一个通(情qíng)达理知进退、谦虚笃实且(身shēn)家不菲背景雄厚的女孩子谁不(爱ài)?

    顾言虽生在豪门,可言语态度中并没有那些豪门中特有的气质,乔汉生活到这把年纪自然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定律跟规矩,越是有的人月深沉,越是一无所有越显摆,他的女儿若是及顾言的一半,他也不会如此((操cāo)cāo)心了。

    她虽(身shēn)在豪门,可(身shēn)上并没有那些铜臭味,反倒是跟她坐在一起交流会让人(身shēn)心愉悦。

    “只是想告诉她,这世上的人并非人人都像顾总一样屡次原谅她,”乔汉生这话意思很明显,自家女儿跟白慎行闹出如此绯闻都不见她公报私仇对乔家怎样,此刻还能同意他的约见,实在是让他刮目相看,虽说白慎行那(日rì)的话语中并未有过什么过激的言行,可他知道的是,白慎行那人似是不好惹,自那件事(情qíng)之后白慎行无意中凉着他城区的那个案子,乔汉生混迹商场多、自然知道这点手段的,他不怪白慎行,如果是他,他兴许会动手更狠。

    可当他从调查局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辛苦了一辈子的企业在摇摇(欲yù)坠不免心中担忧,只能去寻企业规划师来给他做规划做定夺,白慎行的规划师断然是不会轻易给别人用,顾言手上两个最顶尖的规划师似乎也不那么好请,于是、在捍卫不动白慎行的(情qíng)况下,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寻到顾言这里来了。

    “您过奖了,不过是理解乔小姐而已,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年少轻狂(爱ài)过几个人,我当初也不例外,”她这话说的恰到好处并没有半分让人觉得做作。

    乔汉生缓缓点头,再一次佩服顾言的能力。

    服务员中间将饭菜送过来时他么办终止了语言,等他退出去之后顾言才又重新开口道;“规划师的事(情qíng)我放在心上了,乔先生莫要太着急,毕竟这汉城你立足这么多年,不是说撼动就能撼动的,您的企业在汉城已经根深蒂固了,您也放宽心态,莫要太担心?!?br />
    顾言一边宽慰着他,一边提着水壶往两人杯中蓄水。

    乔汉生受宠若惊的端着杯子接过来,此刻的顾言竟然觉得乔汉生也是个可怜人,好端端的,被自己女儿给坑了爹,是这样嘛?不是的。

    “听说这汉城最近动((荡dàng)dàng)不安,乔先生还是i小心点为好?!惫搜运剖呛芄匦乃频目诘?。

    乔汉生捏着筷子的手明显顿了一下,抬眸看着顾言浅声到;“顾总这话我不懂?!?br />
    原本觉得乔汉生有可取之处的顾言此刻竟然被他这句话给推翻了所有,随即平和道;“只听我父亲说今(日rì)首都下来了好些人,似是为了换届选举的事(情qíng)?!?br />
    这首都下来人到汉城为了换届选举的事(情qíng)是人人知晓的,如今顾言这句话看起来没毛病,可足够让乔汉生不安。

    “不知顾总有何指点,”乔汉生放下手中的筷子正襟危坐的看着顾言,虽说顾言是小辈可他从未觉得面前坐着的这个女孩子心态有多单纯,他可以相信,她的手段绝对赛过他这个混迹商场几十年的人,从她的姿态言语中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人。

    顾言周(身shēn)的气场太过冷冽,甚至是有点轻傲,她漫不经心的语言都能让人格外紧张。

    顾言轻笑两声道;“我今(日rì)来、还是指望乔先生能指点一二呢!我父亲毕竟是个要下来的人了,这汉城的队伍如何站该怎么站,还希望乔先生能指点指点我?!?br />
    顾言说的话让人不的不信,顾轻舟是要下来了,汉城的人都知道顾言跟白慎行两人并未明确道出自己站在那边,如今顾言如此说,让乔汉生不由的一震。

    她需要他来指点?白慎行是何许人?他年纪轻轻就能登上财富榜前十,汉城谁人不知晓白慎行狼(性xìng)的眸子有多敏锐?这商场有多少人是跟这白慎行才能吃道(肉ròu)的?如今顾言在自己面前说这番话让他该如何作答?

    汉城有多少人是准备跟着白慎行站队的?顾言呢?难道是跟着他站队?

    “顾总可被抬举我,我哪儿知道该如何站,这种事(情qíng)还是要问白董来的实在,”乔汉生直接将问题扔给了白慎行。

    顾握着筷子的手缓缓捏紧,倒是个通透的人儿,没有因为一点小恩小惠就失了心智,顾言不免给出了一个赞赏的想法。

    “罢了、等他回来,这汉城只怕是都太平了,”顾言这话中带了些轻嗔甚至是无可奈何,乔汉生虽说疑惑却也没问出来,只是浅声笑到;“白董确实是忙,多少人约他见面都约到来年去了?!惫搜杂α司?;“是??!”

    这声是啊,愣是让乔汉生听成了是女朋友对男朋友的轻嗔声。

    两人在包厢浅聊了几句,顾言知道他这番约见面的意图之后便似有似无的从他口中(套tào)着话,奈何乔汉生也是个老狐狸,与顾言比起来可谓是不相上下,这点让顾言颇为不悦。

    今(日rì)这场见面,顾言并未吃亏,但也未占便宜,只因面前这个男人防范心太重。

    “倒是个老狐狸,”舒宁坐在另一侧包厢将顾言与乔汉生的对话都听见了耳里,只觉这也是个老(奸jiān)巨滑的东西。

    她这话语还未说完,一行三人准备上车时,(身shēn)后传来一声轻缓声。

    “言言?!?br />
    ------题外话------

    你们就说、是谁吧!

重要声明:小说《权少抢妻:婚不由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