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龙泽登基篇之鼠噬之刑(5)

    653龙泽登基篇之鼠噬之刑(5)

    “凌,你该好好的注意一下她,她己经没有为人的底线,这根本就是异样……太过血腥可不是正?!?br />
    纳兰凌的眼底闪过一抹凝重。

    是的,太过血腥是不正常的。

    要么走火入魔,要么就是被人控制,或者就是(性xìng)格被扭曲……

    事出必有因。

    可是这个因在哪里?

    纳兰凌再次换了一个杯子,勉强的把自己的目光收回来,对上龙昊天那种淡然的(情qíng)绪,他微愣:“陛下找臣有事?”

    “最后一次就不能让我们像以前那样的相处?”龙昊天有些无奈。

    纳兰凌:“……”

    龙昊天淡淡的叹了一口气,目光直直的盯着纳兰清:“我的时间己经不多了……不过她并不知道!”

    将自己手腕放到了纳兰凌的面前,示意的目光看着他。

    伸手,把上他的脉,纳兰凌的脸色一变,目光一寒:“不是三年前以毒攻毒治好了?”

    “下了十几年的毒,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治好?不过没有让她知道,因为她一旦知道制约她的枷锁没有了,那么之后她的动作会更加的疯狂……”

    龙昊天露了一抹肆意的笑容,三年前被百里蓝下毒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然而并不是治好。

    不过是延长了生命罢了。

    多活了三年,一切都够了。

    提起酒壶为纳兰凌倒了一杯酒,他自嘲的笑了笑:“凌,之后你这个做爹的要好好制约她,她就是一头野兽,现在龙泽是她的枷锁,可是一旦失去这个枷锁的话就必须要有牢笼把她关住,否则她会走向毁灭!”

    因为是他的女儿,所以这三年来他在不停的制约。

    一人为恶一人必须为善,否则两人如果失去了底线的话很容易将一切都带向毁灭。

    历任先帝的(性xìng)格就是这般,包括他自己。

    得到皇位之后对世间一切都觉得无聊,因为己经没有了目标。

    先帝暴戾,把自己的儿子培养当成敌人……这就是得到一切之后开始没有目标的表现。

    而他幸运的有纳兰凌在(身shēn)边,这是他的枷锁,一道无法下手也无法翻越的牢笼,让他得到皇位之后没有走上先帝的毁灭之路。

    纳兰凌的脸上露了一丝的不舍,或者说是不忍。

    “舍不得朕?”

    纳兰凌一个眼刀扔了过去,目光冰冷。

    龙昊天不介意的笑了笑,这么多年来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把酒言谈,放下君臣的(身shēn)份,回归最初的友人(身shēn)份。

    现在看看,其实格外的放松。

    单手撑头,龙昊天俊美的脸上泛起一丝怪异的色泽,好像想到了什么,幽幽的说:“你恨不得朕死,怎么可能会舍不得?当年若不是朕不(允yǔn),你早就为你心(爱ài)的女子正名,深(爱ài)的一对儿女也不用寄养在别的女人名下……”

    纳兰清的手一僵,然后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的轻抿着美酒。

    “如果不是我束缚着你,你早就跟你心(爱ài)的女人浪迹天涯……想想,你会恨朕很正常!”

    纳兰凌的目光之中闪过一抹复杂,他伸手替龙昊天倒了一杯酒,声音微寒:“你想多了!”

    龙昊天接过他递过来的酒愉悦的轻抿一口,轻喘了一次,气息不是太稳。

    他的目光看向了纳兰清所在的方向,突然幽幽的说:“纳兰清会成为丞相是朕的一次利用,同是也是龙昊临威胁……她,大约入了龙昊临的眼……”

    纳兰凌的表(情qíng)一僵,眉目间染上了暴戾的怒意。

    手里的酒杯发出悲鸣的声音……

    “听说苍山各族己经出现,传说中炎帝九世己经轮回,她大约也被盯上……凌,朕能做的只有目前这些,这具(身shēn)体在到了极限,最放心不下的唯有龙泽还有你……”

    纳兰凌的眉目间闪着疼痛的光泽,好像有些悲伤。

    “不会的!”纳兰凌困难的说着,他不(允yǔn)许那种事(情qíng)发生……也无法坦然的接受龙昊天活不长的事实。

    习惯了憎恨,习惯了怨怼,也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他猛得站了起来,“我不会让你死!”

    龙昊天呵呵的笑了,眉眼如画,脸上的暴戾一闪而过,回归了他最原始的温润,就如二十年前,两人相遇时那般……

    不懂世间的疾恶,也不明世间有疼痛,两个一无所知的少年相遇……

    而且是十分落魄的相遇。

    那时的龙昊天温润圣洁,仿佛是什么也不懂的纯真少年般……

    全(身shēn)上下都散发着十分温柔的气息,那是一种让人(情qíng)不自(禁jìn)亲近的温暖气息,如暖阳。

    纳兰凌的目光一闪,神智有些飘远……

    龙昊天挥了挥手,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伸手拿下拇指上一枚翠绿龙形扳指,一手握起纳兰凌的手,小心的将那龙形扳指(套tào)入他的手指上。

    目光轻柔:“皇家暗卫朕己进行了一次清洗,所留下的皆是臣服于朕的存在,若朕死,你便是皇家暗卫唯一的主人……”

    “你……”纳兰凌的脸色十分的(阴yīn)沉,低斥:“我不需要!”

    “不,你需要!”龙昊天将龙形扳指(套tào)在他的指尖,十分认真的说:“你或许还不了解你这个女儿,但是朕这三年来却亲眼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凌,她会失控,而龙泽的(性xìng)格注定控制不住她,她若为妖,龙泽必会为魔……”

    “她为妖为魔的那(日rì)一定会来,到时能阻止她的只有你一人,你曾经对朕发誓,一生一世永远忠于华国,对吗?”

    纳兰凌(阴yīn)沉的目光看着手里的那枚龙形扳指,勾唇,冷笑:“所以,为了华国,你想让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女儿?她为妖为魔又何妨?这是她的选择!”

    龙昊天松开了他的手,有些疲惫的揉着眉心:“我不能让华国毁在她的手里,也不能让华国毁在龙泽的手里……凌,这是你欠朕的!”

    就由你来看着自己的女儿,你曾发誓,此生永远都会守护华国,哪怕敌人是你的女儿也不行!

    纳兰凌看着远处的纳兰清,回过神来的时候龙昊天己经离开了。

    手心里那枚龙形扳指清楚的显示着龙昊天的决心。

    他怕。

    龙昊天怕纳兰清会毁了华国……所以把自己当成了最后的一枚棋。

    明知道无法对自己的女儿下手,那个男人却还是这么做了。

    恶劣自私的(性xìng)格到死都改不了。

    ------题外话------

    有票票吗?月票推荐票,都可以投给月光哟!么么哒

    =

    欢迎大家入群一起浪,有软萌月光可以调戏

    清姐姐物语:533710262

    清姐姐物语:533710262

    清姐姐物语:533710262

重要声明:小说《暴君归来:霸宠枭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